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失踪事件(上)
    周四傍晚,云极在家中炼制着傀儡。

    纸人魔这种傀儡,在等阶上相当最低级的下品法器,但是真正的强度绝对达不到法器的程度,用处也很小。

    纸人魔仅仅是被云仙君用来当做仆人,能端茶倒水收拾屋子即可,战斗能力实在有限,而且最为怕火。

    一旦纸人魔沾染火焰,很快会化作飞灰,再无用处。

    尽管战斗能力低微,完整形态的纸人魔可以轻易打到几个凡人壮汉。

    之前教训秦小川的纸人魔,都没达到完整的程度,就能揍得两百斤的胖子哭爹喊娘,可见完整的纸人魔对上普通人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用了两个晚上,耗费了大量的真气,云极终于在周四将完整形态的纸人魔炼制了出来。

    “两天全力炼制才完成了一具完整的纸人魔,炼气期的境界实在太低了,如今的真气程度只能炼制纸人傀儡,连下品法器都炼制不出,除非修出丹火,或者找到合适的地火之源。”

    望着面前灵动的纸人魔,云极无奈的摇了摇头。

    纸人以真气能勉强炼制,法器则需要地火甚至丹火。

    丹火为金丹之火,可炼丹炼器,达到金丹期才能出现,而地火则是来自地心岩浆的天然火焰,在火山附近能找到。

    炼器之道,涉及的经验与材料及其繁复,以炼气期的境界修为很难驾驭,想要真正的炼制出法器,寻常的修士至少要到筑基才行。

    云极则不然。

    三千载修炼,散仙之境,他的炼器经验足够惊人,但是没有那么多的炼器材料。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也是云极无可奈何的地方。

    夕阳的余晖在屋子里缓缓挪移,云极提笔,在纸人的身上画出了一头黑发,还有一张小小的嘴。

    那是一张小巧的嘴,只属于女人,却没有眉眼,看起来有些诡异。

    悬着的笔尖,停留在纸人脸上。

    画出了嘴之后,这支笔就没在动过,好像它的主人陷入了一场久远的回忆当中。

    叮。

    被丢在一边的手机响了一下,打断了云极的回忆。

    响动是提示音,打开一看,是一个地图定位。

    地图定位来自俞韵菲,没有其他信息,看到定位的地图之后,云极略一回想,将手机扔在一边。

    定位的地方,正是俞韵菲的家。

    明天才是周末,云极认为是俞韵菲在家玩手机的时候点错了,这才把自己家的定位发了过来。

    没去理睬手机,云极下楼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刚要继续修炼,电话铃声响起。

    皱了皱眉,云极不大喜欢手机这种现代世界的通讯工具,而且也不准备带在身边。

    他是修士,以修炼为主,这要运转心法修炼的时候,来一条广告或者诈骗电话,不说打扰自己修炼,接起来该怎么说?

    喂,您好先森,我们厂家营销各种品牌,小到纽扣大到豪车,还可办理不限期贷款,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怎么回答?

    问问他有没有灵石?上品法器多少钱一件?有没有法宝卖?

    云极本想关机,来电号码却显示出俞叔两个字,竟是俞韵菲的父亲打来的。

    这就不能不接了,电话刚一接通,对面就传来焦急的女子声音。

    “云极啊!你见没见到小菲?那孩子手机没人接,半天不见人,都急死我们了!”

    电话对面传来沙沙声,好像换了个人,有男人的声音传来。

    “云极啊,我是你俞叔,小菲那孩子一直说宿舍住不惯,这礼拜都是回家住的,今天却没回来,学校我们问了,寝室没有,不知道去哪疯了,你要是看见她告诉我们一声啊。”

    电话对面很吵,好像有很多人,能听到俞母在一边说话。

    “我家小菲那么懂事,怎么会出去疯玩,就算她出去玩也得提前打招呼啊,就这么不声不响的,会不会出意外啊,哎呀急死我了!”

    俞家父母的来电,让云极略微意外,等对方说完,他才说话:“俞韵菲没在家么?她的手机是不是留在家里了。”

    “手机没在家啊,今天放学她就没回来,手机应该在她身上,只是打了没人接。”俞父的声音听着还算镇定,但也难掩焦急,继续问道:“云极啊,白天你看到小菲了吧,她怎么样,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

    为人父母,大多如此,孩子如果回来晚了,都会心急。

    “看到了,俞韵菲很正常,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云极如实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好了我们在找找,你好好休息吧,应该没事的。”俞父的声音远离了话筒,看样子要挂断电话。

    “让云极也帮着找找啊,他和小菲从小玩到大,一定能找到小菲。”俞母的声音在听筒里断断续续。

    “都这么晚了人家还得休息,他身体不好,你忘了啊,我们自己找就行了……”听筒里,俞父的声音终于消失,电话被挂断。

    “没回家?”云极点开之前收到的地图定位,仔细辨认了一番。

    的确是俞家没错,他这副身体曾经在俞家借宿过大半年,云极不会认错。

    人没在家,手机却传来了家里的地图定位,这种怪事云极一时不解。

    俞父俞母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说明俞韵菲的确没回来,也没在学校,更不存在手里留在家里忘带的可能。

    因为白天的时候云极亲眼见过俞韵菲拿着手机。

    “怪事……”

    拨通俞韵菲的号码,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拨号音,始终无人接通。

    “她去哪了。”

    沉吟片刻,云极抓了件外套,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俞家。

    俞家待云极可不错,俞韵菲又是他的发小,尽管是这具身体之前的记忆,他也无法不闻不问。

    他修的是逍遥,而非无情。

    俞家住在惠民小区,路程不算太远,半个小时之后,云极走进了这处满是老建筑的小区。

    惠民小区,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处年代久远的小区,小区里都是五层的老楼,一些楼宇还建有地下室,用来当做商铺或者仓库。

    刚到俞家楼下,就看到不少人在奔走相告。

    这种小区里住的都是坐地户,邻里之间大多熟悉,一家出事很快整个小区的人都能知道。

    一些老人三五成群,在楼下对着俞家的方向指指点点,有些年轻人听到消息自发帮着出去寻找,楼门口人来人往,十分嘈杂。

    云极到的时候,所见的就是这么一副乱哄哄的景象。

    穿过人群,云极直接上楼,在经过楼门口的时候,能听到一种打桩的声音从脚下断断续续的传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