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唇红如血
    地下仓库的大门居然被损坏,俞常山万分诧异。

    这里基本没人来,铁门尽管锈迹斑斑,却十分坚固,即便有小孩儿顽皮,也不可能将铁门撞开。

    而且从弯曲的形状来看,将一扇大铁门撞成这种模样,需要一股很大的巨力才行。

    俞常山发现铁门坏了,错愕了一下,急忙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先走了进去。

    云极在经过铁门的时候,仔细看了看。

    大门的扭曲应该是被人生生用手给掰开,那么大一扇铁门,普通人绝对做不到。

    有个力气很大的家伙,掰开了铁门,没准就在仓库里。

    嘭,嘭,嘭……

    清晰的撞击声再一次出现,没在下水道里,就在这座黑漆漆的地下仓库!

    好像有人用大锤砸着铁罐,一下下十分沉重。

    目光一沉,云极一步迈入了这座古怪的仓库。

    “小菲,小菲!小菲是你吗!”

    黑暗里,俞常山的声音带着回音,随着他的呼喊,撞击声立刻消失。

    “小菲?小菲你在没在,别让爸爸担心,小菲?”

    叮当一声,不知撞到了什么,俞常山低声骂了一句,随后摸索着找到了电灯开关。

    地下室荒废了多年,老旧的电灯早已脱离天花板,悬在距离地面一米多高的地方,草帽状的灯罩满是灰尘,灯一亮立刻飞起很多小虫。

    灯光昏暗,照亮了很小的范围,而且光线很低,光影随着灯泡晃动。

    这间仓库很大,至少有五百平以上,比一个篮球场还大些。

    刚刚走进大门的云极能清楚的看到站在灯光里四处观望,神态焦急的俞常山。

    忽然间,一丝危险的感觉从黑暗里袭来,云极的瞳孔微微一缩。

    在云极看来,站在油灯前的俞常山,此时像极了一只扑进火焰里的飞蛾。

    嘎吱!

    黑暗中响起了刺耳的响动,犹如脚底与地面的摩擦,同一时刻,女孩微弱的尖叫仿佛从水桶中传来。

    “爸!危险!”

    当俞韵菲的声音刚刚出现,黑暗里突然冲出一个黑影,犹如巨锤般撞在了俞常山的身上。

    嘭!!!

    连女儿的名字都没喊出来,俞常山直接被撞飞了出去,飞出十米开外,噗通一声撞在了一堆铁柜上,昏了过去。

    “爸!爸你在哪?爸!”

    俞韵菲的声音,从角落里一个高大的铁罐子里传来,罐子外面还残留着水泥,应该是装水泥的工具,有一个小门般的盖子。

    俞韵菲的声音听不太清,而且模糊,她刚喊了一句,立刻被一声闷响所打断。

    嘭嘭的闷响,来自铁罐的外表。

    一只硕大的拳头,正一拳一拳的砸着铁罐,每一拳下去,都有一个深坑,铁罐上已经坑坑洼洼。

    原来在外面听到的嘭嘭声,不是打桩的声音,而是有人在砸击铁罐所致!

    沉重的砸击声,打断了女孩惊恐的尖叫。

    铁罐很坚固,一时砸不开,留下几个印记之后,黑暗里有什么东西开始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哗啦一声。

    铁桶上,一个锈迹斑斑足有半米长短的铁扳手被一只大手抓了起来,黑暗里的影子来到了俞常山的近前。

    趴在地上的俞常山人事不省,以他当过拳击手的体质都被一下撞昏,可见这股力量有多可怕。

    而更可怕的是,黑暗里的影子,对着俞常山竟举起了铁扳手!

    “拔背而击,破敌盾甲,古武技,熊膀。”

    当铁扳手即将砸向俞常山的时候,云极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即便在如此诡异的局面下,他依旧稳如泰山。

    昏暗的油灯边缘,黑影停下了举在半空的铁扳手,转头盯住了外来者。

    “哼……哼!”

    沉重的呼气声好似野牛奔腾之际的鼻息,怪人放弃了一动不动的俞常山,缓步走进了昏暗的灯光里。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刀削斧砍般的五官,脸上没有血色,是一种古怪的土灰色,眼睛也没有光泽。

    “你是觉醒者?”

    云极淡淡的问道,这个人和大排档里吃铁签子的家伙有些类似,但不是同一个人。

    以云极的记忆力,他不会认错人。

    “哼……哼!”

    怪人好像不会说话,迈开大步,一步步走向云极。

    铸铁的扳手与周围的铁桶碰撞,发出脆响的同时摩擦出一串火花。

    火花代表着怪人的敌意,这人好像十分狂躁,浑身更涌动着古怪的土腥味。

    “君子动口不动手,动手的话……我会要你的命。”云极淡漠的声音里泛起了冷冽的杀意,是忠告,也是警告。

    这次的对手,明显与之前的对手大不相同。

    不像沈辕与秦小川那些大学生,也不像魏乐天那种败类人渣,迎面走来的怪人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又是嘎吱一声刺耳的响动!

    高大的怪人脚下一登,脚底与地面摩擦出锐响,当他脚下发力猛冲而来的那一刻,云极的身形豁然一闪。

    看穿了对方的动作,云极灵敏的避开了高大的怪人。

    轰隆一声!

    一旁老旧的木架被怪人的肩膀撞得分崩离析,轰然坍塌。

    “果然是熊膀,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极的质问,得不到任何答案,高大的怪人一击撞空,犹如暴躁的公牛,转头冲来,手里的扳手带着风声砸落。

    再次闪开对方的猛击,云极的动作比之前慢了一些。

    一次全力闪避,需要腿部的关节爆发出极大的力量,尽管以药气包裹了骨骸,这种剧烈的躲避动作可无法多次施展。

    接连两次的质问都得不到回答,云极不再多问,而是双指并起,指尖夹着一个小巧的纸人。

    “起!”

    一个起字出口,纸人随之飘出,直奔冲来的怪人。

    嘭的一声,纸人与怪人挥动的扳手撞击在一处,双方同时被崩得向后倒去。

    蹬蹬蹬怪人连退了十几步,站定身形发出野兽般的吼声。

    光晕一闪,巴掌大小的纸人在落地的同时变化成常人高矮,身上流转着隐晦的咒文,头上被画出来的黑发仿佛一条条黑蛇,在黑暗里游走。

    奇异的纸人,不仅被画出来的黑发古怪,最为诡异的是,没有五官的脸上居然有一张画出来的嘴。

    嘴巴并不诡异,诡异的,是嘴的颜色。

    唇红如血!

    站在纸人身后,云极掐动出古老的法印,口中低喝:“魔炼之法……纸人魔!”

    随着纸人魔三个字出口,常人高矮的纸人风一般飘出。

    单薄的手臂一晃,抓住了怪人再次砸来的扳手,同时另一只手猛地一推,砸进了怪人的心窝。

    再一次的交手,纸人魔发挥出全部的力量,嗅到了危险的云极再无保留,第一次动用出完整形态的人魔傀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