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轻身诀
    黑暗的地下仓库,昏暗的灯光里,发生着一场殊死搏斗。

    纸人的一只手擎住了铁扳手,另一只手砸进了怪人的心窝,这一击力道可不小,将怪人砸得倒退了两步。

    如果换成普通人,被纸人的一击绝对能砸得直不起腰来,但是怪人抗击打的能力非同寻常,稳住身形之后发一声吼,轮拳猛砸。

    一拳下去,纸人整个上身都被砸弯,头下脚上,失去了平衡,同时那怪人大脚一甩,嘭的一声将纸人踢飞了出去。

    虽然被踢飞,纸人可不像俞常山那般砸中周围的架子,而是向后飘出了两米,就停了下来。

    纸人不是活人,本体是一张扁扁的纸。

    所以它没有多少重量。

    呼的一声!

    飘起的纸人再次前冲,攻向怪人。

    怪人越发暴躁了起来,铁扳手霍霍生风,竖着砸了出去。

    扳手即将砸中纸人的时候,远处的云极手指一动,只见纸人忽地侧身,灵巧的避开了铁锤,一脚踢出直接踢在了怪人的脸上。

    纸人有着天然的优点,正面是人形大小,侧面只有一张纸那么薄,加上动作灵敏,能轻易避开怪人的猛击。

    怪人被踢了一脚,再次倒退了两步,晃晃脑袋,竟是浑然不惧,低吼着再次冲了上来!

    如果说灵敏是纸人的优势,那么怪人的优势就是抗打,纸人的猛击他根本就不怕,就像不知道疼痛一样。

    别看纸人轻灵,以纸张制成,但是全力之下,力道足以堪比一个壮汉的全力一击。

    即便如此,那怪人根本就不怕,而且越战越勇。

    又是嘭的一声。

    怪人贴近了纸人之后,再次施展出熊膀,猛地一撞,纸人是被撞飞了,他自己也不受控制的冲了出去,一头撞在了墙上。

    纸人跟一块布差不多,撞一块布的下场,只能是自己也跌出去。

    怪人好似没有智力的野牛,控制着傀儡的云极则好似敏锐的斗牛士,这场发生在地下仓库里的搏斗尽管险象环生,可是局面始终掌握在云极手里。

    昏暗的灯光,掩盖了暗淡的游丝。

    在云极的单手与纸人之间,存在着五道真气凝聚的真气游丝,正是这五道真气,控制着傀儡灵敏的动作。

    太过低级的人魔傀儡,战斗能力实在有限,这种傀儡被炼制的最初目的可不是战斗,而是收拾屋子而已,如果让其自行战斗,很快会被撕成碎片,所以云极需要自己来精巧的控制才行。

    云极在聚精会神的控制着纸人魔对敌,角落里的铁罐盖子则被缓缓的打开了。

    躲在罐子里的俞韵菲发现外面声音不断,又十分担心她父亲,于是偷偷将盖子打开朝外看去。

    不看还好,当她看到一个高大的怪人和一个纸一样的东西在战斗的时候,吓得猛吸一口气,接着又看到那张纸上有一张血色嘴唇,吸回来的这口气顿时变成了尖叫。

    啊!!!

    哐当一声,铁罐的盖子被死死的关了起来,被吓坏的俞韵菲再也不打算出来了。

    女孩的尖叫,引起了怪人的主意,同样引动了云极的目光。

    高大的怪人拼力将纸人甩了出去,大脚一踩,嘶拉一声,纸人魔的一只脚被踩断。

    云极微微皱眉,控制着纸人魔快速后退,避开了怪人的第二脚。

    被俞韵菲的尖叫所影响,云极控制傀儡的手,慢了那么一点点,致使人魔受损。

    不过问题不大,失去一只脚的纸人魔,战力没降多少。

    尽管战力还在,但是云极的真气已经耗费了近半,如果在真气耗尽之前还解决不了怪人,后果将不堪设想。

    需要速战速决!

    云极这边刚刚打定主意,那怪人已经撇开了纸人魔,抡着扳手砸向铁罐。

    轰隆,轰隆……

    或许是被俞韵菲的尖叫所惹怒,怪人砸向铁罐的力量越来越大,接连砸了五次才消了些火气。

    这时候云极已经决定不惜损毁傀儡来重创怪人。

    纸人毁了,还能从新炼制,只要怪人被重创,危机才算过去。

    咔嚓,咔嚓。

    不等云极再次驾驭傀儡出手,一种碎裂的响动在铁罐上传来。

    意外的局面,发生了。

    随着咔嚓嚓的响动,铁罐上无数的坑洼里出现了裂痕。

    裂痕密密麻麻,互相连接,轰的一声碎裂开来,落了一地残渣。

    原本密闭的大铁罐上,居然出现了一个大洞,大洞里,俞韵菲惊恐的小脸儿惨白如纸。

    “哼……哼!!”

    怪人发出了狂躁的声音,砸了半天的铁罐终于碎裂,躲在里面的女孩,成了他的目标。

    在俞韵菲的尖叫中,怪人探出大手抓去,另一只手里的铁板子被猛地捏紧,可想而知一旦抓住了这只小老鼠,怪人就要痛下杀手。

    俞韵菲避难的地方破裂,云极也是一愣,不过他反应得极快,手指一动,纸人魔快速飘出,赶在怪人抓住俞韵菲之前冲了过去。

    留在铁罐里只能被怪人瓮中捉鳖。

    云极的打算是没错,他要先将俞韵菲救出来,可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女孩子的恐惧心理。

    俞韵菲不是修士,而是普通的凡人女孩,她已经被怪人吓得不轻,此时一见飘过来一个纸人,而且嘴唇好似血染,吓得她连连往后缩,根本不敢碰这种怪东西。

    纸人魔伸出去的手抓了个空,这时候云极才恍然,再想动手已经晚了。

    怪人已经扑了上来,既然纸人挡在面前,他立刻抓住了傀儡,双臂较力咔嚓一声,将纸人的一只纸手臂给撕了下来!

    已经失去了一只脚,又失去了一只臂膀,纸人魔的威能顿时大减,而且速度也大不如前。

    危机关头,云极抬指一点。

    一只手控制着纸人魔与怪人缠斗,另一只手则掐动法决,施展法术。

    “轻身!”

    随着法决汇聚而来的天地灵气形成了奇异的法术,笼罩周身,下一刻他飞身而出,好似一阵清风般掠向铁罐。

    云极不能放任俞韵菲不管。

    那怪人的危险程度绝非寻常,没办法之下,他只好动用了轻身诀,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变成身轻如燕。

    快速的冲到铁罐近前,探手抓住了俞韵菲,云极低喝道:“出来!”

    见是云极,俞韵菲不再害怕,被对方拽出了铁罐。

    “云极怎么是你!那是什么啊,我爸呢?”

    “躲好。”

    不及解释,将俞韵菲推到一边,这时候那怪人竟不顾缠在身上的纸人,凶悍地冲了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