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朱红大门
    仓库门口的灵魂,是当时苏文愣怔的缘由。

    从苏文之口,云极得知了当天在地下仓库里居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灵魂,与那怪人极其类似。

    虽然云极当时没有目睹,但是苏文讲述的大致模样,正好对应着怪人的轮廓。

    “当时那魂魄就站在仓库的大门口,抬头看着天,好像有些不舍,最后缓缓的飘走了,一旦飘起来,魂魄就不会再回来了。”

    苏文讲述的时候始终低着头,说到这他忽然抬起头,看向云极。

    “那天仓库里死人了,是不是?为什么没有尸体?”

    苏文的反问,云极不想回答,摇摇头,道:“仓库里没人死去,或许是小区里的老人亡故,多谢你的消息。”

    “云极,你会帮我保密吧?”苏文站了起来,腼腆的脸上带着期待,再一次发问。

    云极看了看对方,点了点头就此离开。

    “你真的会替我保密么……”站在树荫里的苏文,脸色有些苍白,左手的黑手套好像在颤抖,被他以右手捏了起来。

    刚认识的同学,没那么大的信任感,这也是人之常情。

    苏文带着一丝担忧返回了异能社,云极则走向学院董事会所在的办公楼。

    异能社的报告需要交上去,办公楼不算太远,正好顺路送去。

    “陶土傀儡的灵魂,怪事……”

    云极一路沉吟,本以为陶土怪人是失去控制跑出来的傀儡,如今看来好像没那么简单。

    如果苏文没有说谎,那么陶土怪人就不是傀儡,而是真正的活人!

    因为傀儡没有灵魂,只有活物才会有魂魄之说。

    可那怪人又是一副陶土之躯,并无血肉存在,这就显得奇怪了。

    以魂魄驾驭的傀儡,还是炼制到傀儡当中的神魂?

    得知了魂魄的存在,陶土傀儡变得更加神秘了起来。

    一时猜不出陶土怪人的真相,云极不在多想,这种怪事需要找到源头。

    除非找到弄出这些古怪傀儡的幕后之人,才能真相大白。

    走到一栋高楼下,云极看了看这栋学院里最高的办公楼。

    十八层的高楼,在学院里十分瞩目。

    拿着报告材料,云极走进大厅,正好电梯到了一楼。

    进了电梯才发现是下行,地下负一层有人叫了电梯。

    只有一层而已还叫电梯,这种人实在太懒,不过云极没有多想,既然进来了那就多坐一层好了。

    电梯门关闭,电梯开始下降。

    出乎意料的是,负一层的高度居然足有正常五层那么高,好一阵电梯才抵达。

    电梯门开启,外面没人,空空如也。

    正对着电梯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很高,灯光惨白。

    在走廊的尽头,是朱红的大门。

    大门分两扇,紧紧的关着,每一扇门上都有铺首衔环,而且是金色的铺首,看起来威严中透着一种君临天下般的霸气。

    长秦学院的办公楼里,居然出现了这么一面古香古色的大门,云极倒是有些意外。

    不仅大门古怪,在无人的走廊上,还有一种阴冷的气息在涌动。

    随着电梯门的缓缓合闭,走廊与怪门被隔在门外,电梯开始上行。

    地下室本就阴冷,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只是那金色铺首的朱红大门却让云极想起了一些往事。

    在古时,朱红的大门可不是平常百姓能漆的,朱红的大门与金色的铺首一样,都在代表着帝王。

    或许是某处古代的王府遗迹,毕竟长秦学院里建有大型的博物馆。

    到了顶层之后,云极将异能社的报告材料交给董事会的负责人,就此离开了办公楼。

    距离第四次损坏事件过去了快一周的时间,左眼内的反噬力量经过这些天的炼化,终于彻底消失。

    虽然左眼失明,只要眼里的反噬力量消失,云极就有办法让左眼复明。

    办法有,但是药材没有。

    想要制成复明的丹药,需要种类繁多的药材,而且全都是昂贵的种类,价值至少三十万。

    三十万,对于任何学生来说都是天价,除非家中是豪门,否则没几个能拿得出来。

    云极身上的钱不多,上次剩下的三千块,这些天用来吃饭就花掉了好几百,别说三十万,连一万他都没有。

    虽然没钱,云极倒是不急,他相信早晚会有人来登门拜访。

    算算时间,那位脾气暴躁的陈老,也该尝试熬制第二炉解毒丹了,而且一定以失败告终。

    “为什么!为什么又失败了?我用了无根水啊!特意接了半宿的雨水,还将脏雨水制成蒸馏水才开始熬药,怎么还是不对!”

    扁鹊药局后院的木楼里,陈老抓着稀疏的头发快要发疯了。

    在他面前是一只刚刚咽气的小白鼠,看样子是用来试毒的试验品。

    自从上次听信了那年轻人的话之后,这位陈老盼了好几天终于盼来了一场雨,于是亲手接了一大桶雨水。

    嫌雨水脏,又将雨水制成蒸馏水,可惜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解毒的丹药没熬制出来不说,连熬制丹药的材料也被尽数用尽。

    “这可怎么办……药材没了,解毒丹再也没希望了,哎,龙老头非得恨我不可啊。”

    唉声叹气的陈老颓废的坐在木楼里,看着失败的解毒药发呆。

    这是他的老友所求的解毒丹,可惜他没能熬制出来。

    这时陈老的儿子,那位药局店长陈万延从前院匆匆赶来,道:“爹,查到了,上次买药的客人是长秦学院的大一学生,叫云极。”

    “才大一啊,十七八岁的娃娃,他家在哪里。”陈老沉着脸问道。

    “没家,是个孤儿,有养父母,材料都在这呢。”将一份材料交出去,陈万延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

    “孤儿,大一新生,超级脑力海选赛第一名,十五推盘新世界纪录创造者,这小子脑力不错啊,啧啧,还是个世界纪录创造者……六秒!”

    陈老看到十五推盘的结果差点把材料撕了。

    他十分清楚这种脑力游戏的难点,能以六秒完成十五推盘的家伙,不是作弊就是怪胎。

    “难道他觉醒了异能?不应该啊,就在长秦学院里,隐龙部的眼皮子底下,一旦觉醒必定被带走。”

    陈老一个人嘀嘀咕咕了半晌,吩咐道:“去,把他给我找来,你亲自走一趟。”

    “是,我现在就去。”陈万延急忙答应,退了下去。

    “死马当活马医吧,希望龙家那个晚辈命不该绝,哎……”

    无人的木楼里,徒留老者的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