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你这个骗子
    来自豪车主人的邀请,云极并不意外。

    算算日子,那位陈老该找来了,自己也要走一趟扁鹊药局,抓些治疗左眼的药。

    来人正是扁鹊药局的店长陈万延,那位陈老的儿子。

    云极不意外,别人可意外,秦小川瞪着眼睛不可置信。

    “千万级的豪车来接云极?这架子太大了吧!”

    “不会他们家是富豪吧?完了,选错寝室老大了,早知道选他当老大啊。”

    王抄和陈藐都要傻了,其他人纷纷议论,认为云极攀上了什么大人物,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么贵的豪车。

    绿头发的老鬼发动着油门就等着撞车了,这时候看到有辆劳斯莱斯来接云极,他连点脾气都没有。

    段馨的车才二十万上下,撞烂了有保险在,他根本不惧,但是千万级的豪车他可不敢撞,撞完了保险都不够赔的,他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拎着棒球棍的紫头发犹犹豫豫的退后了几步,靠在吴昊晨身边。

    “晨哥怎么办,动不动手……”

    “动你吗比!滚一边去!棒子收起来!”

    紫头发没想到吴昊晨这么大反应,豪车虽然贵重,这位晨哥的身家也不菲,他一时愣在了一边。

    人们都在惊讶着豪车的价值与云极的面子,吴昊晨却在惊讶着来接云极的人,他甚至开始惊恐。

    “陈叔!嘿嘿,您老怎么来了?”

    吴昊晨凑到近前对着陈万延点头哈腰,跟个晚辈一模一样,倒不是这位晨哥自降身份,而是人家陈家抓着他们家的命脉。

    吴昊晨家里靠着收售倒卖药材起家,他们家是做药材生意的,家产上千万,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又有那位银山市首富的五叔照应,吴昊晨一家这些年可以说顺风顺水,财源不断。

    但是这份财源的尽头,却死死的掐在扁鹊药局手里。

    千年古店扁鹊药局,分店遍布全国,人家陈家才是华夏最大的药材商,其余的药材商全都要看陈家的脸色。

    在医药界,可以说扁鹊药局跺跺脚,大地都要颤三颤!

    尤其扁鹊药局的老东家,普通人不知道,吴昊晨这种药材商早就如雷贯耳,陈无惑的名号比起银山市首富吴半城都不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昊晨怎么也想不通,他不过是要教训一个大一新生而已,怎么扁鹊药局的少东家居然出面,还这么客气的请人家?

    见吴昊晨过来,陈万延根本没理他,等云极上了车,他把车门关好,才转过身。

    “是昊晨啊,我来接位客人,对了,你们家上次送来的那批药,成色不太好,老爷子不满意,叫人去取走吧。”

    瞥了吴昊晨一眼,陈万延语气平淡的说道:“如果下次还是这种成色,就不用再送来了。”

    “是,是,我知道了,陈叔放心,下次我亲自经手,一定让扁鹊药局满意!您放心,放心。”

    吴昊晨点头哈腰,连连承诺,直到目送着劳斯莱斯离开,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

    在银山市得罪谁吴昊晨都不怕,唯独扁鹊药局,如果他得罪了陈家,他老子能把他腿打折。

    “开豪车了不起吗。”老鬼这时候也不敢多说了,捂着腮帮子直抽冷气,他看得出吴昊晨在害怕。

    至于沈辕,至始至终就没敢从车里出来。

    不多时三辆宝马灰溜溜的离开,自从陈万延出面,吴昊晨连个屁都没敢多放,更别提帮沈辕出气了。

    整个找茬过程,云极根本就没有正眼看那三个混混,在他眼里吴昊晨等人不过是蚊蝇一般的小虫,连惩戒他们都是自降身份。

    “来辆豪车就给吓跑了?什么晨哥啊,太逊了吧,我太失望了!”

    秦小川顿足捶胸,怒道:“什么鬼哥晨哥的,原来全都是纸老虎!就没人能收拾云极那可恶的家伙了么!”

    “为什么收拾云极啊,他怎么了?”

    “老大,云极欺负你了?”

    王抄和陈藐不忘八卦,好奇的打听了起来。

    秦小川哪能说被人揍了,支支吾吾搪塞了过去,他丢不起这份人。

    一场闹剧结束,云极坐上了陈万延的车,也不问陈老找他何事,在车上闭目养神。

    不多时汽车停在了药局门口,云极再次见到了那位陈老。

    木楼里,两人对坐,陈老面无表情的盯着云极。

    “无根水我用了,结果还是失败,你这个骗子!赔我药材!”陈老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居然找云极索要赔偿。

    “我教你熬药,你却让我赔偿,有些说不过去吧。”云极淡淡一笑。

    “用你教我!”陈老横眉立目,道:“老夫陈无惑!扁鹊药局第三十九任东家,十岁开始跟着师傅走南闯北,救人无数!你知不知道现在每天登门求我把上一脉的人有多少?”

    陈老沉着脸,越说越气:“我都七十多了,早已退隐江湖,闹中取静在这城市里盖一座木楼,外人根本不见,想让我诊病也行,一百万起步,没有百万钱财,见我一面都没有资格,小子,你已经见我两次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

    陈无惑这么一说,云极听乐了。

    “原来便宜这么好占,把个脉就要一百万,扁鹊的衣钵难道真传了三千年?”云极略感好奇。

    “废话!我师父是正宗的扁鹊传人,我这师门一脉的先祖是虢太子!”陈无惑摇头晃脑,提及师门显得很是自豪。

    “虢太子……哦想起来了,扁鹊第十个徒弟,原来你是虢太子一脉,倒也算得上扁鹊的传承。”云极微微点头。

    “什么叫算得上!小子,你口气太大了吧。”陈无惑拧眉瞪眼。

    “陈无惑,陈老是吧,你找我来,究竟有何贵干呢。”云极微笑着问道。

    “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我用无根水熬药也失败了,是不是你在骗我!”陈无惑气呼呼的说道。

    “想知道?”云极好笑的问道。

    “你说呢!”陈无惑气得胡子直翘。

    “笔墨伺候。”云极洒然一笑。

    等到陈老拿来笔墨,他刷刷点点写下了三十余种药材,斤两标记得清清楚楚。

    等云极写完,陈老一把抢了过去,看了半天,狐疑道:“你都不知道解什么毒,就敢提前开方子,你当自己是神医?”

    “我说了这是解毒的方子么,这是我需要的药材,照着去抓吧。”

    “你要的药材……你这是空手套白狼啊!价值几十万的药材,凭什么给你?”陈老哼了声,将手里的药材清单放在一边。

    云极的方子上罗列着极其珍贵的药材,价值不菲。

    “凡事都有代价,难道你就不想熬制出真正的解毒丹么。”云极语气平淡。

    解药是陈老的命门,也是陈老的痛脚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