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药局意外事件
    ,精彩小说免费!

    药壶里飘出的药香布满了整个木楼,闻起来有种淡淡的莲花味道。

    煮药的两人不再言语,各自坐在药壶的两侧。

    木楼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云极能从药壶的外表判断出这件下品法器在近期时常被人催动,而催动的用处只有一个,那就是炼制丹药。

    虽说丹火地火才可炼制真正的灵丹,也有一些替代的手段存在。

    只要有法器程度的药壶或者药炉,以普通的炉火灼烧之际再辅以真气,也能勉强让药壶里熬制的药材形成丹体形状,成为不入品的丹药。

    别看不入品,一旦熬制成功,那也是灵丹残骸,比起世间的大部分药物都要有效。

    两人在木楼里熬药,外面的天空忽然一下子暗了下来。

    陈老走出木楼,看了看天空,道:“天狗来了,昨天就报了有日食,还挺准。”

    天空的昏暗原来是一场日食奇景,上午的时候云极听程依依也说起过。

    不多时天象散去,天空恢复了光亮。

    药壶咕噜噜冒着热气,一壶药想要熬到火候,时间不够可不行,这壶药至少得两个小时。

    距离日食天象的发生刚刚过去不久,扁鹊药局的大厅出现了混乱,店长陈万延匆匆来到了木楼。

    “爹,前边有个古怪的病人。”陈万延在老父面前无比恭敬,看来陈家的家规颇严,四十多岁的人了,像个店小二差不多。

    “怪病?什么病。”陈无惑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是个小孩子,患了古怪的眼疾……”

    “眼疾上医院去!我这是药局不是病房!你家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了是不是?喜欢看病你自己开医院去!”不等陈万延说完,就被陈无惑一顿臭骂。

    低着头等老父骂完,陈万延无可奈何的说道:“那孩子在我们药局里突然失明,几位坐堂的先生给看了,看不出什么端倪。”

    “在我的药局里失明就得赖我陈家的药局是不是?照这么说心梗死在我药局里的,我怎么还得给赔命啊!你嫌你爹活太久了是不是!”

    “爹您误会了,我就是来告诉您老一声,问问您老是不是去瞧瞧,要是您不爱动,我这就去叫救护车。”

    “让我瞧病?拿一百万来再说话!拿我当行脚大夫了是吧!”

    陈万延被一顿臭骂,低着头就要退出木楼,在他这位老父亲面前,他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

    云极在一旁忽然问道:“那孩子因何突然失明,可有外伤。”

    “没有,小孩和大人来买药,那孩子在玻璃窗附近玩耍来着,玩着玩着突然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陈万延看了看父亲,见陈无惑没吭声,这才将事情讲了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云极又问。

    “就在刚才发生日食的时候,现在还哭呢。”陈万延如实说道,他是怕发生意外才想让老父亲去瞧瞧。

    “人在哪,我看看。”云极说着走出木屋。

    “就在大厅里。”陈万延犹豫着说道,不知这位小客人的用意。

    见云极起身,陈无惑嘀咕了几句也跟了出去,这里离大厅不远,药壶里的药汤至少还得一个多小时才能好。

    当云极来到扁鹊药局的大厅,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哭嚎个不停。

    周围围着不少人,两个药局的坐堂大夫前后忙活着,场面十分混乱。

    “大家让让!让让!”

    陈万延开路,驱散了围观的客人,给小女孩和她的父母让出了一块空地。

    “呜!呜!妈妈你在哪!呜!呜!爸爸!天怎么黑了?我好害怕!”

    小女孩哭得特别凄惨,上气不接下气,几近窒息,她的爸爸妈妈就在身边,可惜任凭如何安慰,小女孩就是哭个不停。

    因为她看不到了。

    黑暗的突然来临,让小女孩陷入惊厥的程度,浑身开始抽搐颤抖,面色青紫。

    “这孩子之前是不是生病了?”一个药局大夫急忙用手指压住孩子的人中,急急问道。

    “是,前两天还发烧来着,今天刚好些,家里的药吃完了,我们这不是来给孩子买药么,没想到这孩子突然就看不见东西了!”

    “宝宝你怎么了?妈妈在这呢!宝宝你可别吓妈妈啊,快醒醒啊宝宝!大夫你们快救救我家孩子!她这是怎么了呜呜!”

    孩子的父亲急得满头大汗,母亲干脆也大哭了起来,原本幸福的一家,不料来了趟药局而已,居然出现这种祸事。

    “还在低烧,怪不得惊厥,叫救护车吧,小孩子惊厥常见,问题不大,突然的眼盲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另一个坐堂大夫比较稳重,给出了合理的建议。

    能在扁鹊药局坐堂,这两个大夫可不是庸医,都是陈无惑的徒弟,这时候见老师出来了,两人立刻躬身施礼。

    “突然就看不见了?”陈无惑撇了撇嘴。

    “是,就在玻璃门前玩来着,玩着玩着突然什么都看不到了。”其中一个坐堂大夫如实答道。

    陈无惑捋了捋稀疏的几根胡子,锁眉不展。

    以他的医道造诣,居然看不出小孩子因何突然失明。

    “刚才看日食了吧。”云极观察了一番小女孩,出声问道。

    “看了,刚才日食,孩子和她妈妈还一起看来着。”小孩的父亲显得无比焦急,道:“你们扁鹊药局名声这么大,能不能救救我家孩子,她到底是怎么了啊!”

    怪病最难治,这一点无论医生还是普通人都清楚。

    尤其这种毫无预兆的失明,如果治不好,小女孩没准会一生都生活在黑暗里,再也回不到光明的世界。

    小孩的父亲和母亲都生出了这种可怕的预感,只是他们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叫救护车。”陈万延当先做出了决定。

    他是店长,却医术不精,别看他无法继承老父亲的一身医道,眼力可不低,见自家老父皱眉不语,他就知道这孩子的病,麻烦了。

    如果连扁鹊药局的老东家都束手无策,只能尽快送到医院,药局也能撇清干系。

    陈万延当机立断,立刻拿出手机就要叫救护车,却被云极挥手止住。

    “不必,拿银针来。”

    云极的吩咐,一时间没人敢动。

    药局有银针,但是外人要在扁鹊药局行医,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