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虢太子
    有关虢太子的事迹,身为传人的陈无惑自然一清二楚。

    当时虢国太子患上了尸厥也就是休克,被误以为暴毙,准备下葬的关头,神医扁鹊经过,救了虢太子。

    虢太子感恩,拜扁鹊为师,成为神医扁鹊的第十位弟子。

    虢太子善于经商,在医道一途天赋不高,数千年后,扁鹊的医道衣钵竭尽失传,唯独善于经商的虢太子这一脉传了下来。

    知道这番典故的人不多,所以当云极提及的时候,陈无惑才会惊讶。

    “三针除疾,你是跟随学的?”陈无惑沉默了半天,还是张口问道。

    云极的这手针法确有奇效,要不然那小女孩也不会复明。

    “扁鹊的绝学,你说呢。”云极拨了拨药壶里的药汤,药香变得更浓了。

    陈无惑没在多问,这是规矩,换成是他,也不会轻易说出独门绝技的消息。

    扁鹊绝学,难道他是扁鹊其他弟子的传人?

    陈无惑越想越惊讶,越想越诧异。

    他虢太子这一脉能传下来,扁鹊总共十大弟子呢,其他的没准也能传下来,如果云极真的是扁鹊传人,和他陈无惑就是一脉相传。

    咕噜噜药汤翻滚,凝固,直至药壶里的药糊只剩下很少的一丁点。

    等到凉了之后,豆粒大小的解药被云极喂给了最虚弱的那只小白鼠。

    “好了,试药结束,至于试药的结果,陈老自己慢慢看吧,至少三天以后才会出现好转的迹象。”云极说罢抓起自己的药材就要起身,却被陈无惑一把按住。

    “先别走,你得说清楚药量,这主药究竟需要多少?”陈无惑所询问的,是药方上那朵画出来的花瓣和枯草,他可看不懂这是多少的药量。

    “要看给谁解毒了,如果给老鼠解毒,我刚才抓的那些足够了。”

    “如果是给人解毒呢?”陈无惑追问,三十万的药材都给出去了,不得到确切的消息他岂能罢休。

    “人解不了。”

    “为什么!”

    “你家只有寻常的雪莲,除非你能找得到千年火候的雪莲,否则中毒的人,死定了。”

    云极的说法,听得陈无惑目瞪口呆,他惊呼道:“千年雪莲?上哪去找千年火候的雪莲啊!”

    千年的太岁扁鹊药局有些存货,而且极其稀少,可是千年雪莲别说陈无惑,从他往上数九代都没人见过。

    千年的雪莲,那就不是雪莲了,而且真正的天材地宝!

    “你是不是胡说八道呢,你见过千年雪莲?”陈无惑一个眉毛高一个眉毛低,半信半疑的质问。

    “信不信由你。”

    “你这家伙……你的左眼怎么了?”

    陈无惑发现对方的左眼不太对劲,仔细辨认了一番,惊道:“你左眼失明了!”

    毕竟是医道高手,只用眼睛看,陈无惑就能辨认出云极左眼的伤势。

    “小伤,过阵子就好了。”

    “瞎了还能好!你唬我呢!”

    陈无惑愤愤不已的说道:“失而复得,盲而复明,这种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我行医多年,治过的眼病可不少,像你这种完全失去视觉功能的盲证,根本无药可医!”

    “那是你医术不精,这药壶,哪来的。”云极依旧淡淡的说道,忽地一指火炉上的药壶。

    “师门传下来的……老夫行医一甲子,你说我医术不精?”陈无惑狐疑的问道:“你见过千年雪莲?”

    “见过。”

    “在哪!在哪能找到?”

    “早绝迹了。”

    “那不是彻底没戏了么!七须五叶草有的是,怎么非得要千年雪莲配药啊!”陈无惑无可奈何。

    “谁告诉你另一味主药是七须五叶草了。”云极语气淡淡。

    “你刚才不是用的七须五叶草吗!”陈老惊呼。

    “刚才配的药是治老鼠的,如果你只是为了救些中毒的老鼠,千年雪莲也不用找了,直接用普通雪莲足矣。”云极说道。

    “我闲的啊救老鼠!”陈无惑急中生智,追问:“不用七须五叶草的话,那该用什么当第二味主药?能不能用别的药材代替千年雪莲?”

    “三十万的药材只值这些消息,想要知道第二味主药和千年雪莲的代替品,用一百万来买。”说完云极扬长而去,不再理睬那位陈老。

    “……狂妄!嚣张!”

    木楼外,愣了半天的陈无惑终于清醒了过来,气得跳脚大骂。

    自己搭出三十万的药材,就换来个没用的药方,想要知道主药还得再付一百万。

    这还不算,他这位扁鹊药局的老东家,七十多岁的陈半仙,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数落了一通。

    堂堂扁鹊药局的陈老,何时受过这种气,气得陈无惑老脸通红,头晕脑胀,急忙吃了几片降压药,才好转不少。

    “多少年没犯病了,差点被这小子气死,千年雪莲……我看你像千年雪莲!还见过,见过你大爷!”

    骂了半天,陈无惑忽然发现那只吃过解药的小白鼠,好像爬动了几下,无神的眼里依稀多了些光泽。

    “真是解药?”

    陈无惑盯着小白鼠,自言自语:“三天,三天的时间只要这只老鼠不死,就说明那小子熬制的解药当真有效,一百万而已,大不了给他!那家伙到底什么来路?”

    陈无惑在疑惑着云极的身份,云极倒是探清了他这位陈老的虚实。

    “果然修士一脉依旧存在于世间,只是境界太过低微,连个低阶的法器都是师门传承。”

    返回住处的云极,感慨着现代世界的修行者。

    不剩多少灵气的下品法器都是师门传下来的,可见那位陈老并不懂得炼器之道,修为更不会有多高,虽然生活无忧无虑,金钱无数,想要在灵气匮乏的天地中修炼,想要进阶更高的境界,却极其艰难。

    一次扁鹊药局之行,云极没花一分钱,换来了价值不菲的药材,这些药材足够他治好左眼。

    至于戏耍陈无惑,并非云极喜欢耍人,而是替扁鹊教训一番这个后辈传人。

    倚老卖老,百万起价诊脉,那位陈老明显目中无人,如此自大的后人,如果让扁鹊得知,怕不是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掐死陈无惑。

    “暴厥而死的虢太子……”

    低语中的云极,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三千年前那位时常与他把酒畅谈的神医,仿佛就在眼前。

    岁月无情,白驹过隙,千载岁月,如梦一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