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只要现金
    将药材分成了两种,一种外敷左眼,一种熬制后服用。

    既然开始了疗伤,接下来的日子,云极就没打算再去长秦学院。

    第二天一大早,段馨照例出现在楼下,按了两下喇叭,不多时看到带着眼罩的云极走了下来。

    “怎么了?”段馨吃惊,她知道云极的左眼被诊断为失明,看不懂人家带着眼罩的用意。

    “恢复期,最近不去学院了。”云极如此说道。

    “那……好吧,我帮你请假,你的眼睛真能好过来?”段馨将信将疑。

    “过阵子就会痊愈。”云极的模样不似玩笑。

    “帮你请假没问题,你可别乱走,注意身体,过几天我在来看你。”段馨看了看表,快到上课的时间了,摆摆手驾车离去。

    除了神秘的隐龙部与第十宿舍,长秦学院实在对云极没什么价值可言,正好趁着左眼来休息一阵子,修炼境界。

    长秦学院虽然没什么价值,但是这所学院里有些有趣的东西。

    比如说那位身中异毒的图书馆女神龙晗,比如董事会办公大楼地下室的朱红大门。

    “龙晗,龙老,看来他们是一家人了,陈无惑炼制的解毒丹,该是为那龙晗所炼。”

    自从见到龙晗手腕上的血痣,云极猜测到龙晗与扁鹊药局的关联,再看过陈无惑所炼制的解毒丹丹方,更能断定两者的牵连。

    上次在木楼里遇到的那位龙姓老者,定是为了自家晚辈才去扁鹊药局求药。

    只可惜龙姓老者求错了人,龙晗所中的古时异毒,陈无惑根本就解不了。

    九痣成诛,九曲摄魂之毒绝非短时间内爆发的剧毒,最明显的特点是手臂上出现九颗血痣,看龙晗手腕上的血痣不像最后一颗,所以近期那位图书馆女神应该没事,如果时间长了,那就说不准了。

    对于九曲摄魂,其实云极也束手无策。

    解毒不难,难的是世上已经见不到配制解药的药草了。

    虽然云极知道以何种药材能替代千年雪莲,但是替代品,一样不好找。

    尤其是第二味主药,在千年前都几乎见不到,如今更是难寻。

    一连三天,云极都在家中修炼,服药敷药。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电话响起,对方正是陈无惑。

    这次陈无惑十分简练,只说了个地址,让云极去取钱。

    取钱,自然是一百万的酬劳,陈无惑打定了主意用一百万来买云极的方子。

    “说吧,第二味主药是什么,到底用什么才能代替千年雪莲,这张卡里有一百万,密码写在背面了。”

    一家高档的咖啡厅里,陈无惑沉着老脸将一张银行卡推了过来。

    云极没接。

    而是看了眼,道:“只要现金。”

    陈无惑愣了半天,怒道:“一百万现金我怎么带着!现在谁不用银行卡!卡多方便!我知道了,你小子是信不过我,我堂堂亿万富翁,还能诈你一百万吗!”

    “不习惯而已。”云极喝了口咖啡,淡淡说道。

    “不习惯……”陈无惑都要抓狂了,揪着稀疏的头发哀嚎:“什么毛病啊!非得要现金,好!你等着,我让人送来。”

    陈无惑无奈,打了个电话,不多时陈万延亲自背着一个大背包赶来。

    一百万现金可不轻,足足装了一个超大的背包。

    看都没看背包里的百万现金,云极说了句:“极寒之地,冰雪莲,幽冥之所,千幽草。”

    “极寒之地,冰雪莲……极地雪莲!”陈无惑听闻豁然一惊,道:“你是说,用极地雪莲代替千年雪莲?”

    见云极点了点头,陈无惑哀嚎了一声:“上哪找极地雪莲去啊!以极寒的冰雪天然混杂而成的冰雪莲花,那玩意根本不是植物,而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二十年前我在国外一处部落见过一次,给多少钱人家都不卖,最后居然融化在汤里给部落的首领喝了,这群败家玩意,哎气死我了。”

    想起多年前曾经见过的极地雪莲,陈无惑顿足捶胸。

    雪莲大多生于雪山附近,所以才有雪莲之称,但是极地雪莲所生长的地方,通常是最寒冷的雪山之巅,而且绝非植物,是一种冰雪混合物,呈莲花形态,极其罕见。

    “还有别的代替么,极地雪莲实在太少了,另一种千幽草是什么东西,我都没听说过。”陈无惑皱着眉头。

    “找不到极地雪莲,就得用千年雪莲,百年份的都无效,至于千幽草,比极地雪莲还难找。”云极起身,背上背包,道:“药方给你了,我们两清。”

    说罢云极离开了咖啡馆。

    一百万卖一个消息,他不认为自己赚了,而是那位陈老赚了。

    无论现代还是古时,一个珍惜的药方,可以说千金难求,云极给出的可是解九曲摄魂毒的真正方法。

    如果他不说,累死陈无惑也配不出解药。

    “极地雪莲,千幽草……”

    咖啡馆里,陈无惑呢喃着两味让他头疼不已的主药。

    “爹,不用太伤神,那云极说得未必是真的。”陈万延在一边安慰了一句。

    “不,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陈无惑渐渐恢复了正常,沉声吩咐:“派人给我找,只要有极地雪莲和千幽草的消息,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龙老头的孙女能不能活命,在此一举了。”

    “那云极怎么办,用不用派人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陈万延问道。

    “千万不能派人去骚扰他。”

    陈无惑摇了摇头,浑浊的老眼中闪现起睿智的光泽。

    “万延你给我记住,我可以和他吵和他闹,那是我倚老卖老,你不行,你对这个云极一定要十分尊重,他身后,很可能有我们的师门长辈。”

    “那云极也是扁鹊传人?”陈万延惊奇了起来。

    “应该没错了,他居然会三针除疾,那可是祖师的独门绝技啊,历代扁鹊药局的大掌柜都会口口相传,从无文字记载,更早已失传多年,传到我这里,只剩下三针除疾这四个字而已,没想到啊没想到,我陈无惑还有光复师门的希望……”

    原来这位扁鹊药局的老东家不是没听过三针除疾的传闻,而是佯装不知。

    其实治疗小女孩的日蚀盲之时,陈无惑已经对云极另眼相看,这三天里那只吃下解毒药的小白鼠更变得活蹦乱跳,于是陈无惑认定,瘦瘦弱弱的大学生云极,一定是一位隐世的高人。

    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能给得如此痛快,别看陈无惑嘴巴臭,他其实已经开始示好云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