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拜把子
    陈无惑的示好,云极不在乎。

    那一百万的现金,云极也不曾多看一眼,背回家之后直接扔在沙发上。

    接下来的一月时间,云极没再去长秦学院,时常闭门不出,独自修炼。

    修出了精元之花,接下来云极开始修炼第二步的气元之花。

    如果放在三千年前,从炼气初期突破到中期,以云极的经验三天足矣,可是现代世界的天地灵气匮乏到了一种极其稀薄的地步,想要进阶炼气中期,没有三个月的时候基本做不到。

    这还是以云极散仙的经验,换成普通人,三年都算早的,甚至三十年也未必摸得到炼气中期的门槛。

    一月的时间,丹田的真气壮大了不少,境界虽然没变,修为却比之前深厚了许多。

    第二个完整的纸人魔被炼制了出来。

    人魔傀儡没有生命,也不懂讨好主人,它们自从被创造出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为了战死而生。

    人魔傀儡却有灵魂,因为是云极创出的魔炼之法,所以每一个被炼制出的人魔傀儡,都带有特殊的灵魂。

    这份灵魂,是主人的希翼,期盼,辛劳,还有怀念。

    这份并不存在的灵魂,被云极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傀儡之心。

    只是这颗傀儡之心,其实不过是虚幻而已,代表着一份特殊的意义。

    一月之后,价值三十万的要药材被用尽,摘下左眼的眼罩,眼眸已然恢复了灵动深邃。

    失明的左眼,终于复明!

    在云极恢复了左眼视觉的同时,另一位病人也远离了病魔。

    秦大廉登门拜访。

    “云老弟!嘿嘿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这可是帝王蟹,咱俩今天一人一只,把它们消灭掉哈哈。”

    拎着两只巨大的帝王蟹,秦大廉满面红光,气色极好,连上楼都不喘了,敲开门跟回自家一样。

    “房东气色不错。”云极点了点头,看来秦大廉已经没事了。

    尸气银针拔除之后,只要多晒太阳将剩余的尸气清空,以秦大廉这种身子骨,恢复起来速度极快,一月时间足够他生龙活虎。

    “多亏了云老弟妙手回春啊!要是没有你,我秦大廉就算交代喽。”

    秦大廉带来的东西可不少,不止有帝王蟹,还有一个生的猪头,一捆香烛,三个假的金元宝。

    帝王蟹被仍在厨房,其他的东西都被秦大廉摆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将香烛点燃,顿时屋子里烟雾弥漫。

    房东拜访,云极倒是没在乎,但是这顿折腾,看得他微微皱眉,不知这个秦大廉发什么神经。

    点上香烛,秦大廉倒了两小碗白酒,自己噗通一声跪在茶几前。

    “苍天在上!我秦大廉得亏遇到贵人云老弟,要不然这条命都要不保,今天怪病康复,我秦大廉愿与云老弟结拜为兄弟!”

    听着胖房东的言词,云极这才知道原来这位是要和自己结拜,顿时哭笑不得。

    不说一个凡人之躯的秦大廉,单单云极三千年的岁数,做他祖宗都够。

    “来来来,云老弟喝了这杯结拜酒!从此我们就是兄弟,我是你大哥,今后有什么事我全都给你摆了!”

    说罢递给云极一碗酒,秦大廉自己先干为敬。

    云极无奈的摇摇头,也没喝酒,也没结拜,将酒碗放在了一边。

    没料到秦大廉根本不在乎,自己喝完就当是结拜完毕,将一个纸袋子拍给了云极。

    “这里是十万!当是哥哥的见面礼,上次坑你三千块钱的房租是哥哥不对,你可不能怪我。”秦大廉倒是大方,认准了这个兄弟,直接出手就是十万。

    “钱财而已,不必放在心上。”云极淡淡的说道,他没怪过秦大廉,而且三千块的亏,早就用三十万的药材补上了。

    “视钱财如粪土!就知道云老弟是个高人,你这个弟弟我认定了嘿嘿!”

    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秦大廉自己倒是不见外,张口兄弟闭口老弟,显得这个亲切,一家人似的。

    留下十万现金,秦大廉拎着大螃蟹拉着云极到了小区外的翔马大排档。

    正好是午饭时间,云极也没拒绝。

    “嚯!好家伙帝王蟹!”大排档老板惊呼了一声,接过蟹子左看右看。

    “辣炒!壳给我蒸蛋。”秦大廉吆喝了一句,想必没少吃过这种巨蟹。

    “老弟你这手医术真是了不得,那么多大师给我看过都没看出个所以然,你一出手,嘿!哥哥就好了,真是神了!”

    秦大廉说着比量个大拇指,道:“要我说你就该开个大药房,什么扁鹊药局,我看都没我兄弟的医术厉害。”

    “三十万的药,如果还吃不好,岂不是白买了。”云极淡淡一笑。

    “那也是我兄弟的手段高啊!要不然别说三十万,吃三百万的药我都好不了,还别说,云老弟你给我的药一点都不苦,还有点钙片味道,甜丝丝的。”秦大廉嘿嘿笑了起来,他这辈子头一次吃药是甜味的。

    看着对方的高兴模样,云极莞尔一笑,也不戳破。

    那就是钙片,能不是钙片味么。

    等菜的功夫,秦大廉喋喋不休,既然认定了云极是自己人,秦大廉也就没什么提防,有什么说什么。

    “不瞒兄弟,这一年来啊,老哥我是寝食难安呐,生怕哪一天就咽了气,要是没遇到你,我都怀疑自己能不能挺过今年。”

    秦大廉时而摇头叹息,时而拍桌大笑。

    “以后你就住在翔马小区,这房子我不收租了,等老弟以后结婚那天,老哥就把这房子当彩礼,送你了!”

    秦大廉豪迈了一次,比起自己的小命,一套房子不算什么。

    云极虽然没理睬对方的结拜举动,却能看得出秦大廉的真诚。

    以诚相待,才是朋友。

    “犯病之前,遇到什么事了。”

    丰盛的饭菜已经端了上来,云极看着热气腾腾的辣炒帝王蟹,随口问道:“是不是得罪了人,或者,惹了不该惹的人物。”

    原本秦大廉唾沫横飞,讲得神采飞扬,听闻云极这么一问,他顿时沉默了下来,连笑容都凝固在胖脸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