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俞韵菲的手艺
    深秋的银山市格外美丽,秋风瑟瑟,花海萧萧。

    满城的秋菊,开得正艳,秋风涌起,花瓣满地,好似满城金甲。

    作为华夏的大都市之一,银山市的旅游业也格外发达,深秋时节,正是无数游客涌入银山观菊的时节。

    尤其金银河的两岸,被飘落的花瓣铺成了金黄,远远看去犹如一条金玉带,由北而来,朝南而去,最终冲进大海。

    “金银河,银山市,好美的景致。”

    河岸边,带着无框眼镜的中年男人,面带微笑赞美着面前的景致,流畅的华夏语听不出他外国人的身份。

    他叫宫岛弘树,来自东瀛,世界心算高手排名前三,在速算界,宫岛弘树被认为是神一般的男人,真正的脑力天才,世界级的大师!

    “秋菊而已,天寒才会盛开,这是一种懒惰的花,它错过了最为美好的春夏两季,这也是一种愚蠢的花,挑了个不合时宜的秋天开放,等到冬天来了,它会在寒冷中凄凉的死去。”

    说话的,是一位长发的男子,三角眼,气势阴沉,他是宫岛弘树的好友,也是东瀛人,名叫秋原晴明。

    “梅、兰、竹、菊,被华夏人誉为四君子,可见华夏人对菊的喜爱,更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传世名句。”

    宫岛弘树始终面带微笑,道:“入乡随俗,可不能辱没了他国的君子之花。”

    “君子?一群自以为是的匹夫而已,好吃懒做的华夏人不配占据这片龙脉之地,他们该被驱除到塞外荒野,与猪狗同栖,中原,应该是我东瀛的土地。”秋原晴明的语气阴沉低柔,长发随风摆动,整个人显得越发阴冷。

    “秋原君,别忘了我们来的目的,战败华夏心算高手才是我此行的终点,不要节外生枝。”宫岛弘树叮嘱着同伴,那位秋原晴明竟毫不在意,用鼻子哼了一声。

    宫岛弘树这位速算界的大师出现在银山市,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华夏国年底举办的超级脑力总决赛。

    他是北山瞭的老师,自从听说了有人以六秒的速度完成十五推盘,宫岛弘树就决定亲自出山,走一趟华夏。

    他要让华夏的速算界高手知道,真正的速算大师,只在东瀛。

    河岸边,观景的游客络绎不绝,宫岛弘树与秋原晴明只是人海中的一员,没人发现他们的身份与目的。

    更没人知道的是,在东瀛,秋原晴明的身份,比起宫岛弘树还要可怕百倍。

    临近年底,长秦学院变得越发热闹。

    自从得知这一届的超级脑力决赛定在了长秦,学院方十分重视,将巨大的封闭体育馆作为了赛场。

    决赛采取的是直播的方式,真实,也是超级脑力一处吸引人的地方,选择长秦学院作为决赛场,主办方是想借用长秦的名号,打出一手学生牌。

    而长秦一方也正好借此宣传学院,双方可谓一拍即合。

    决赛的时间,定在了周六,周五的时候就有各地的选手先后抵达。

    长秦学院迎来了数以百计在海选中独占鳌头的高手,特意腾出来的宿舍楼人满为患。

    与长秦学院类似,云极的住处,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错嘛!装修得满豪华,空气新鲜,环境安静,本姑娘还算满意!”

    拿着钥匙自己开门而入的俞韵菲,连被褥都给带来了,看样子是准备长住。

    “我住北面这间就行了,我这人不挑,在家我也是住北屋,不过事先说好,房租我可不管,你也知道我没钱。”

    说着俞韵菲往沙发上一扑,就不起来了,浑身乱颤的模样好像在海里畅游,一边抖一边欢呼。

    “好舒服啊!我最爱的沙发,终于不用听那些丫头们叽叽喳喳了!”

    学院的宿舍俞韵菲始终住不习惯,更受不了同寝女孩的嘈杂,于是跟云极抱怨:“你是不知道,我们寝室有个女孩一给她男朋友打电话至少两个小时以上,说起来就没完,嗲得我浑身鸡皮疙瘩,咦,受不了受不了,还是跟你住比较习惯。”

    长腿担在茶几上,电视被按开,俞韵菲舒舒服服的休息了起来,看得云极无可奈何。

    “房租不用你出,晚饭你解决吧。”也不能赶人家出去,云极在俞家借宿了大半年呢。

    “没问题!我的手艺你还不知道么,比我爸强多了。”俞韵菲倒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对了,明天就是超级脑力的决赛了,你可要好好发挥啊,我把你上次海选赛的事告诉我爸了,他明天准守着电视,你要再拿个冠军,他一定高兴。”

    想起了明天的决赛,俞韵菲顿时神采飞扬,提前给云极打气。

    “超级脑力的决赛?”云极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他连电视都基本不看,一个人闭关修炼,几乎与外界隔绝。

    “是啊!地点就在长秦学院的体院馆,今天有很多选手都到了,就等着明天的比赛了,你可别去晚了,早上我给你做顿好吃了,补补脑。”

    俞韵菲撸胳膊挽袖子,跳起来说道:“不如早点补吧,我们今晚就开始补脑,正好我也饿了嘿嘿。”

    “没兴趣。”云极扔下一句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初参加海选赛是为了奖金租房子,如今房子连租金都不要了,云极哪有兴趣和一群凡人比什么脑力。

    见云极毫无兴趣的模样,俞韵菲万般不解,眨着大眼睛自言自语:“当初报名海选赛拉都拉不回来,这次决赛怎么没兴趣了?决赛的奖金更高啊,第一名足足有二十万呢!”

    虽然是发小,从小玩到大的亲戚,可是俞韵菲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云极了。

    她没好气的隔着门喊道:“你不会想弃权吧?多好的机会啊,没准能一战成名呢,那可是二十万的奖金啊。”

    “喂,你真不去啊?”

    “喂,开饭了……喊开饭你怎么出来的这么快。”

    俞韵菲烧菜的手艺不赖,简单的几个家常菜味道很好,云极吃完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免费的厨师还算合格。

    “是不是怕丢人啊,没关系,我陪你去,就当长长见识好了。”俞韵菲以为云极上次的比赛只是运气,这次决赛怕出丑才不愿去。

    “名额给你,你去吧。”云极也不解释,吃完饭回屋关门,继续修炼。

    “你这家伙,真没趣……这么大的背包,装的什么呀。”俞韵菲瞪了云极的屋门一眼,扭头看到沙发上的背包,打开一看顿时惊呼了起来。

    “这么多钱!!云极你在哪弄的!!”

    俞韵菲的惊呼尖锐无比,充满了好奇与不可置信。

    “别人送的。”

    云极隔着木门的声音十分无奈,本以为多个人同住也没什么,如今看来他是低估了一个现代女孩的好奇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