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仙君谣
    ,精彩小说免费!

    宽敞的包厢里,音乐不断。

    过生日的俞韵菲先一展歌喉,接着一众同学纷纷开唱,气氛热闹无比。

    被强行拽来的云极,只好继续忍受着噪音。

    别的女生唱得还好,一到王抄和陈藐,连云极都有种要出手灭杀两人的冲动。

    那就不是没在调上,而是这两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调儿。

    他们的歌喉,基本和杀猪的声音没差多少。

    热闹的包厢里,大家纷纷唱过两首,这时候段馨将麦克交给了云极,道:“我们的冠军这么闷啊,是不是在想着该如何花那二十万的奖金呢!该你了,给我们唱一首吧。”

    “云极来一首!”

    “云极唱一首!”

    俞韵菲带头欢呼,怂恿着云极唱歌,她知道云极别看身体不好,唱歌却非常好听。

    “想听?”云极笑了笑。

    “最喜欢听你唱歌了,今天是我生日,我不管,你必须给我唱一首!”俞韵菲蛮横的说道。

    “必须唱!谁让你是超级脑力的冠军来着。”刚转回来的秦小川跟着起哄,其他人纷纷大呼唱一个。

    “好。”

    云极也不推辞,答应了下来。

    “唱什么歌,我帮你点。”俞韵菲坐在点歌台,回头询问。

    “我的歌,这里没有。”云极淡淡一笑,道:“清唱吧。”

    听闻清唱,大家再次叫好。

    比起重节奏的歌声,清唱的难道其实更高,有半点跑调立刻能听得出来。

    伴奏被关掉,包厢里安静了下来,只有淡淡的背景音乐配着大屏幕上一段古典风的mv。

    画面上,一轮明月之下,少女在舞剑,剑光清冷如月,远处是一条大河,河上有一叶孤舟,远行的少年回首凝望。

    这是一幅相送的画面,让人略感萧瑟。

    伴着这副月下舞剑的画面,云极的声音,低沉而起,似唱似述着一曲仙君谣。

    罗汉身十清九浊,

    金刚骨百战不败,

    罗刹音千古一律,

    菩提心万物归墟。

    行如絮絮雨无迹,

    动如风风雷相依,

    乱百世世人有悔,

    赦苍生生死无惧。

    修一身浩然正气,

    炼武魂惊天动地,

    可把酒笑问苍天,

    换半世春秋如意。

    春逢秋,秋迎春,转年来,难如意,

    云上仙,仙乘云,踏天去,一场戏。

    戏中有仙君,修得屠龙技,披甲战谷玄,何曾问归期,

    天乙剑在手,踏遍万界狱,冰丝蕴火凰,噬灵破天地。

    夏转冬,冬临夏,千载前,曾快意,

    极为终,终无极,破六道,谱传奇。

    诸天有万界,万界生千灵,千灵分百族,百族争锋,铁马长刀,

    云起山海外,风来六月天,万载如前尘,我自为仙,独行穹宇。

    ……

    一曲毕,全场无声。

    不是惊,没人听懂。

    虽然听不懂云极唱得是什么,但是所有人都能从这段仙君谣里体会到一种傲然。

    还有淡淡的孤寂。

    调不高,却能动人心弦。

    词晦涩,却能震撼人心。

    宛如来自远古的一阵秋风,在岁月中吹拂而来,金戈铁马的远古岁月,诸天万界的无尽星空,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陌生的歌词,熟悉的音律,总好像上辈子听过似的……”

    “引人共鸣,我好像能看到真的有仙君在横跨天河。”

    “词虽然陌生,听起来好好听,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这是什么歌啊,我这种常年听歌的人怎么从没听过?”

    “不会是云极原创的吧!”

    在俞韵菲与一群同学的追问下,云极点了点头。

    这首仙君谣,的确是他原创,于是再次迎来了一阵惊呼。

    原创倒是不假,只不过这首仙君谣的创作时间有点长。

    仙君谣,始创于三千年前……

    不仅是一首歌谣,这段歌谣里还藏着繁多的功法绝学,更有一份弥天的隐秘藏于其中。

    “什么仙君谣,我还玉皇大帝呢,该来了,这群家伙这么慢呢……”秦小川在角落里撇着嘴嘀嘀咕咕,时不时的看看手机。

    “谁来了?老大你说啥呢?”

    “没没,我说该你唱了,该你唱了。”

    “该我了该我了!麦给我呀!”

    包厢里再次恢复了热闹,只是段馨没有再继续唱歌,而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云极。

    在她的眼里,云极依旧是个普通平常的大男孩,斜倚在沙发上,带着一种淡淡的慵懒,嘴角始终挂着随和的微笑,看起来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学生。

    可是不知为何,段馨却从刚才的仙君谣里听出了一种孤寂与萧瑟的味道。

    那是一种特别的沧桑。

    是一个男人经历了数不尽的艰辛才会出现的成熟,或许那些经历过战乱年代的老人会拥有,却不该出现在一个大一新生的身上。

    “难道,是他这些年的自我封闭,形成了另一个虚拟世界,他在虚拟的世界里纵横天下,征战多年,才会沉淀出这种古怪的沧桑?”

    段馨了解一些心理学,他认为云极在得知了自己的病症无法治愈的情况下,自己虚构出了一个世界,这种症状在绝症病人身上不算少见。

    越想越觉得悲从心来,段馨没心思在待下去了,她前阵子联系了一个在国外的医生朋友,准备咨询一下脆骨病在国外的情况。

    “我约了个朋友,先走了,你们玩得尽兴。”段馨起身,看了眼云极,告辞离开。

    她实在不忍心看着云极会在几年后死去,如果能找到办法,她甚至愿意付出一切。

    老师一旦离开,学生们更加肆无忌惮,玩得开心不已。

    段馨将云极当做了最好的朋友,她想帮云极延长生命,但是有人却始终与云极为敌。

    在段馨走后不久,包厢的大门被蛮横的推开,一下子走进二三十人。

    这些人有的染着头发,有的纹着身,为首的光头青年还戴着鼻环,大晚上的带着漆黑的墨镜。

    “都他么小点声!你们吵到隔壁了知道吗!”

    为首的光头青年仰着下巴大吼了一句,顿时唱歌的王抄一缩脖子,赶紧将音乐关了。

    “吵到隔壁?这里是ktv啊,不就是来唱歌的么?”陈藐觉得不可思议。

    在家唱歌能吵到邻居,没听说过在ktv唱歌还能吵到隔壁的。

    “废话!不吵到我,我能过来么!”光头青年不容分说,一个脑盖拍在陈藐的头上,啪的一声吓得陈藐没敢动弹。

    “一个个鬼哭狼嚎的,不知道隔壁有人在写作业吗!”光头青年指着屋子里的众人,蛮横道:“你们影响我学习了!都他么知道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