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天哥
    ,精彩小说免费!

    在ktv学习,这种说法明显是在找茬,这群人来者不善。

    尤其为首的光头青年,给人一种狠辣的感觉,腰间鼓鼓囊囊,不知别着什么家伙。

    “对、对不起啊大哥,我们小点声,小点声唱歌。”王抄已经腿肚子哆嗦了,这种架势他实在没见过。

    “小,小你妹啊小!”反手又是一个脑盖,继陈藐之后,王抄也被人打了。

    一群长秦的学生,还是女生居多,这时候一个个被吓得不知该怎么办。

    如果段馨在这还好点,毕竟是老师,可段馨刚走,这群不良青年就冲了进来。

    别人都在害怕,秦小川却暗自欣喜,在角落里给为首的光头青年递着眼色,直往云极这边努嘴,竟是给人家指点方位。

    看到秦小川的指示,光头青年点了点头,大大咧咧来到云极近前,脚往茶几上一踩,骂道:“刚才,是不是你唱得最欢?”

    “他根本没唱!”俞韵菲挡了过来,急忙解释:“我过生日,我们就是来庆祝一下,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过生日?呦寿星老啊哈哈!”

    光头青年哈哈一笑,一把将俞韵菲扒拉到一边,指着云极说道:“你给我出来!去外面男厕所门口,唱一百遍生日快乐歌,要英文版的,唱不够一百遍别想走出秦时月的大门,听见没有!”

    光头青年这么一说,他身后的那些年轻人全都呜嗷乱叫,跟着起哄。

    角落里的秦小川听得痛快极了,他可算有了报仇的机会,这次他要让云极颜面扫地,丢人丢到姥姥家。

    面对一群地痞的挑衅,云极连看都懒得多看这群人一眼,更没去理睬。

    见他这种淡然的模样,光头青年误以为对方被吓住了,得意洋洋的回头对自己的同伴们比量着手势,然后猛地回身,一个脑盖又拍了下去。

    啪的一声,没等打到云极,光头青年的手腕子被人在抓住。

    他挣了挣,抓他的大手居然纹丝不动!

    起身的王都,居高临下的看着光头青年,他虽然没唱歌,也不说话,但是不代表他这位散打高手并不存在。

    “松手!疼疼疼!你他吗松手!”光头青年哀嚎了起来。

    “松手大个子!这边没你的事!”

    “识相的赶紧走开!”

    “滚远点!找打是不是!”

    一众青年骂骂咧咧,呼呼喝喝,王都的手却纹丝不动,不仅没松开,反而越捏越紧。

    “手折了!你给我松开!”光头青年吃疼,另一只手往腰间一抓,竟然拽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猛地一划,终于让王都松手。

    “你很能打是不是!今天你也别走了!还有你!”光头狠狠的瞪着王都,又一指云极,骂道:“你们两个别想站着出去!”

    “你们别欺人太甚啊,这里有保安的!”程依依在一旁提心吊胆的说道。

    “保安?”一个寸头戴着唇钉的青年哈哈大笑。

    “我们就是秦时月的保安哈哈!知道这位是谁么,老板的外甥!”

    唇钉青年指着光头介绍,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知道我是谁么?我是秦时月老板的侄子,他是保安队长哈哈!”

    被称为保安队长的是个胖子,留着长头发,他一甩头发,道:“我就是保安队长,你们有什么事?”

    来自胖保安的调侃,惹得这群不良青年哈哈大笑,好像群魔乱舞。

    这时候一个服务生听见动静走了进来,一见是这群青年,顿时声都没敢坑扭头又走了。

    “看见没有,这里我们说了算,说了你们俩今天别走,就别走。”唇钉青年指着云极和王都。

    “他们又没犯法,他们也没惹你们,凭什么不让走!”俞韵菲气得瞪着眼睛。

    “是没惹我。”为首的光头青年冷笑道:“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一句不顺眼,秦小川听得暗挑大拇指,心说果然是大表哥,这句不顺眼说得漂亮。

    不等秦小川高兴呢,高大的王都忽然发难,趁着光头青年不注意,一脚踢飞了他的刀子,紧接着贴在对方身后,将其双臂琐死,竟是一招制伏!

    “王都小心!”

    程依依尖叫了起来,看到动手,其他的女生几乎缩成了一团,只有胆子最大的俞韵菲还能站着。

    尖叫声此起彼伏,不过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当女生们看清是王都制伏了光头青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女生们是放心了,但是王抄陈藐这些男生却知道事情变糟糕了。

    人家二三十人呢,制伏一个光头,还有好几十人,这要一拥而上,那些女生未必会挨打,他们这些男生就惨了。

    “别、别动手!”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王抄和陈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急忙解释的解释,劝架的劝架。

    “松开!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唇钉青年抓起了酒瓶子,凶神恶煞。

    “都给我老实点!不想挨打就都坐好!”长头发的胖队长语气森森。

    一群不良青年拿瓶子的拿瓶子,亮刀子的亮刀子,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凝固到了冰点。

    “让他们别动。”王都抓着光头青年,沉声吩咐,同时双臂用力,疼得对方嗷嗷直叫。

    “别动都别动!我胳膊要折了!”

    光头青年的嚎叫,让其余人不敢妄动,双方出现了对峙。

    一场闹剧,看得云极无聊不已。

    当他正要站起来亲自解决麻烦的时候,包厢门再次被人推开。

    这次来的不是服务员,也不是保安,而是一个穿着黑西装,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

    此人目光凶戾,脚步稳重,身后虽然只跟着两人,却与那些不良青年都不同,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天哥!”

    “天哥来了!都让让。”

    “正好天哥来了,这里有两个小子不识好歹,居然欺负我们!”

    “天哥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

    一群不良青年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他们先来找事,却说成了云极王都在惹事。

    刀疤脸的天哥走进来之后没说什么,而是挥了挥手,身后的两人立刻守住门口,里面的人别想出去,外面的人也别想进来。

    “你们在我的地盘欺负我的兄弟,胆子不小。”

    天哥翻着眼皮看向王都和云极,语气不善。

    “是你们来惹事,我们没惹任何人。”王都架着光头青年,沉声说道。

    “是么?那为什么我看见的,是你在欺负我兄弟呢?”

    刀疤脸的天哥冷哼了一声,伸手往怀里一探,接着抬手指向了王都头顶。

    天哥的手里可没空着,这时候的王都头顶,多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