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搽漆洗衣
    周三,傍晚,乾鼎大酒店。

    来自社会各界的高端人士,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都在今天赶往同一个地点,去赴同一场晚宴。

    银山首富在乾鼎大酒店举办的慈善展览晚宴。

    这次慈善展览不单单是展览,还有着拍卖环节,于是今晚的宴会,也成了各路富豪博弈的场地。

    乾鼎大酒店的大门外铺着红毯,豪车络绎不绝。

    男人们穿着昂贵的西装昂首而来,带着自信的气质,女人们穿着精美的晚礼服,一个个举止高雅,引人瞩目。

    晚宴的场地在酒店最大的一间大厅里,无数的保安在忙忙碌碌。

    这次的拍卖会比较特殊,极地雪莲需要被封存在玻璃冰柜里,出不得半点差池,一旦融化,可就半分钱都不值了。

    大厅很高,穹顶吊着巨大的水晶灯。

    明亮的落地玻璃外,晚霞正在逐渐退去。

    华灯初上,宴会厅里给人一种温暖又奢华的感觉。

    被展出的雪莲就安放在靠近落地玻璃的冰柜里,冰柜上盖着黑布,看不到真容,想必是在等待它的主人亲手来揭晓。

    “张总!您也来了,快快这边请这边请!”

    “呦这不是林董事长么!稀客稀客哈哈。”

    “马老板,上次我们的合同你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尽管跟我说,我做主,改到你满意为止!”

    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在这种场合,各界的精英都算垫底的小鱼小虾,真正的主角是这些精英的老板。

    一个个身家上亿的身影出现在宴会厅,各自和熟人客套着打着招呼,然后寻找适合自己身份的座位入座。

    宴会厅里,围着展览冰柜放着五张圆桌,这五张桌子的位置最好,当夜幕降临,正好能以夜空为背影来欣赏奇异的雪莲。

    内圈的五张圆桌之外,隔开一段距离才是其他的桌子,这种摆放的方法明显在章显着身份与地位。

    能在近距离欣赏雪莲的,只有坐在五张圆桌的四十多人而已,能坐在这里的,将是银山市身份地位最高的人物。

    随着夕阳西下,慈善展览就快要开始了。

    但凡参与这次展会的人,大都觉得十分荣幸,毕竟是银山首富亲自举办的晚宴,而且这种场合是用来结交人脉的重要机会。

    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荣幸,也有人觉得不该来,觉得丢人都要丢到家了。

    “你就不能换套衣服么,这里是晚宴会场啊……”

    走在云极身边的俞韵菲,今天格外漂亮,尤其是那身得体的晚礼服,别看是网上淘来的廉价货,却被她穿出了年轻的朝气,这也是年轻人的优势所在。

    俞韵菲对自己的身材气质都十分自信,别看家里不富裕,谁还没有个公主梦。

    然而这份期盼了已久的公主梦,彻底被身边的家伙打碎。

    不,不该说打碎,应该用撕烂这个词来形容。

    “吃顿饭而已,穿什么不行。”云极倒是大方随意,如果被世俗的规矩限制,那还是仙君么。

    “那也不能穿校服吧!我的天呐,我怎么跟你来参加晚宴……”俞韵菲捂着额头,脸睱发红,她快要受不了周围投来的异样目光了。

    这里是银山首富举办的晚宴,来的都是上层人士,穿着校服的云极就像个愣头青一样,显得与这种高端的场所格格不入。

    尤其是校服背后长秦学院的拼音缩写,是那么的刺眼,那么另类。

    校服其实很普通,就是普通的运动服,但是在这种男人都穿西装女人都是晚礼服的场合,一身校服的云极想低调都做不到。

    倒不是云极想要特殊,而是他觉得校服挺好。

    宽宽大大的穿着舒服,和别人动手也很利索,自重生以来他经常穿着运动服,没觉得什么地方不妥。

    至于周围这群衣冠楚楚的所谓上层人士,云极实在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随意找了张角落里还算安静的桌子,云极和俞韵菲落座。

    这里挨着窗边,正好能看看外面的风景。

    其他的桌子大多被坐满,这张桌坐了一半,都是些年轻人,一个个穿着名贵的西装,看起来家境都不错。

    “运动服?今年流行的新趋势?”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好奇的打量着云极。

    “没听说过,巴黎的时装周我去了,没见到这种土气的流行风。”另一个年轻人嗤笑了一声。

    “别以为去过巴黎时装周就懂得流行风,你不懂的流行元素多了。”说话的是个女孩,晚礼服上纹着金线,一看就是昂贵的服装,她一开口之前的两个青年顿时神态讪讪。

    瞥了眼土里土气的云极,女孩继续说道:“没准人家是其他大洲的流星风呢,比如那些原始土著,前两年流行的是茅草衣,今年也该流行运动服了。”

    噗。

    同桌的几个青年有人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听得俞韵菲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土著风……哈哈哈哈!蓉蓉你这想象力绝了哈哈。”

    “还别说,以后真没准会流行土著风,这个创意不赖啊。”

    “土著穿校服,哈哈哈哈,你们别逗我了,我要笑死了。”

    本来年轻人就好动,喜欢说笑,云极偏偏坐在这桌,俞韵菲也不好自己走开,只好低着头红着脸不吭声。

    几个凡人的嘲笑,云极理都没理,看向窗外的落日,他在等待正主的出场。

    不料正主没来呢,不长眼的杂鱼倒是不少。

    这时候又有几个青年陆续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看到云极的背影顿时笑了起来。

    “cqxy……搽漆洗衣,你是钟点工吧,搽桌子的?干完活可以走了,别在这占地方。”

    说话的青年留着莫西干发型,穿着休闲西装,敲了敲云极面前的桌子,示意他让开位置。

    这几个后来的青年与之前坐在这桌的年轻人都认得,互相打着招呼,可惜位置不够坐。

    将长秦学院的拼音缩写念成搽漆洗衣,莫西干发型的青年带着一种不屑与鄙夷。

    只可惜他的不屑没有得到回应,云极动都没动。

    非但没动,连望向窗外的目光都没变一下,竟是完全将挑衅者忽略。

    被人无视的感觉可不好,那青年尴尬了一下,随即脸一沉,张嘴骂道:“聋了是不是?跟你说话呢搽漆的,让开位置,你可以滚了。”

    说话的青年和他的莫西干发型一样,带着一种骄横,说的话更是难听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