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高手齐聚(下)
    ,精彩小说免费!

    涉及极地雪莲的归属,在座的众人立刻神色各异。

    有的面无表情,有的暗自冷笑,有的翻着眼皮看天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归属还不简单,自然是能者居之!”小胡子的腾云跃当先开口,看样子把握很大。

    “要我看应该联手,如果极地雪莲只有一朵的话,我们以叶片来分配,如果不止一朵就平分。”

    说出平分建议的是矮壮的南拳一脉高手,他叫曲猛,外家功夫了得。

    “平分?笑话!和你们这些武夫平分天材地宝,我们练气士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来自空崖观的崖空道人,冷冷的道出一句,他说完之后,气氛立刻变得火药味十足。

    “崖空道人说得也在理,毕竟极地雪莲这种宝贝,谁都想吃独食,那就各凭本事吧。”老妪千江雪看向陈无惑与楚嫣红,道:“二位,意下如何?”

    “好。”楚嫣红目光冷冽,只说了个好字。

    “难得遇到这么多同道中人,各位都知道我陈无惑的买卖,你们谁要是摘到极地雪莲,我出高价收购,价钱绝对让你们满意!”

    陈无惑提出了收购的提议,他说完只有那南拳曲猛的目光变了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其他人大多似笑非笑,甚至嗤之以鼻。

    “陈老,省省你那份心思吧,你认为我们这里有人会差钱么,我千江十六寨的买卖,不比你扁鹊药局小。”千江雪冷笑了一声。

    “陈老既然出得起价钱,如果摘到极地雪莲,我卖你。”楚嫣红的话倒是出乎预料,不过紧接着她又说道:“不贵,两千亿。”

    “你放屁!”陈无惑直接骂了出来。

    两千亿的报价没人能拿得出来,把所有的扁鹊药局全都卖了都未必够。

    “买不起,就别张嘴,你们不是有一位云先生么,他那么大能耐,让他去摘雪莲好了,也让我楚嫣红开开眼界。”

    楚嫣红说完,在座的各路高手纷纷将目光落在云极身上。

    “云先生?没听过这个名号,小子,你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怎么没听过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呢。”

    老妪千江雪这句话说得不太客气,冒出来这种说法够难听的,而且倨傲的模样分明是在倚老卖老。

    “三千年前,你家先祖穿开裆裤的时候。”

    云极的回答很简单,听得众人全都愣了。

    倚老卖老,在座的这些小家伙可卖不过云仙君,即便八旬老妪千江雪,在云极面前一样不够看的。

    “噗!你家先祖开裆裤哈哈……”秦小川直接爆笑出声,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哼!连老人家都敢戏耍,现在的小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连点教养都没有!”千江雪气得怒目而视,不等她多说几句,人家云极居然起身而去。

    本以为看看如今华夏的各路高手,结果让云极大失所望。

    不说这些所谓高手的实力如何,一个个自以为是的模样已经落了下乘。

    真正的高手,不屑于显示什么,不出手则以,出手则惊人,这才是高手风范。

    陈无惑没走,他坐在公共帐篷里和各路高手唇枪舌剑,目的是探探这些人的后手,反正他脸皮够厚,就当和喝茶谈天了。

    秦小川跟着云极回到了宿营地,日落西山,营地的帐篷里亮起灯光。

    一眼就能看到金斤教授的帐篷里,两个影子在手舞足蹈,不知在高兴着什么。

    看到尸体的影子,秦小川就觉得后脑勺发凉,躲在云极身后回了帐篷,还特意烧水给云极沏了壶茶,表现得很像晚辈。

    其实他是怕晚上被云极给撵出去,有金斤教授的地方,秦小川觉得跟墓地差不多。

    简单吃了些晚饭,秦小川探头看了看远处的公共帐篷里依旧灯火通明,陈无惑还和那些高手们唇枪舌剑呢。

    “又是千江十六寨,又是南拳的,都什么人啊,绿林好汉?”

    嘀嘀咕咕的秦小川觉得无趣,拿出手机看了看,信号不好,游戏是玩不成了。

    见云极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秦小川凑了过去。

    “画什么呢二叔?现在都流行往皮子上画画了么,一定是抽象派吧。”

    “不是画,是符箓。”

    “符箓?那些弯弯曲曲的是啥?”

    “是符文,古老的符咒纹路。”

    “这么玄啊,一定不能出错了是吧。”

    “错上毫厘,前功尽弃。”

    “毫厘!有那么精确啊,那二叔还能和我说话,不怕画错了?”

    “无妨,和你说话不需要脑力。”

    “二叔我听懂了,你在骂我……”

    秦小川噘着嘴,蹲在一边,云极画什么他没兴趣,他只想知道明天用不用自己上山。

    “二叔,明天你不会真要和他们爬雪山吧,那山太陡了,掉下来会没命!”

    秦小川语重心长的说道:“二叔要是缺钱,你可以找我爸啊,我爸有钱,你们不是结拜兄弟么,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冒险的,如果二叔张不开嘴,我帮你要去,你想要多少我就帮你要多少!”

    “明天,不用你爬山。”

    “哦,那祝你们一路顺风,其实我家挺穷的,欠着好多外债呢,我去睡觉了。”

    小人,有时候比伪君子要可爱多了。

    至少秦小川能将他小人的一面展现无疑,不像公共帐篷里的那些所谓的高手,一个个把心思藏得极深,生怕别人看到一样。

    “知道什么是小人么。”

    云极画完了最后一笔,随口道:“如果要做小人,记得做到极致,口是心非,心是口非,都是下乘,唯有心口皆非,才是真正的小人。”

    “二叔,你说的我怎么听不太懂呢,不过我好像觉得你在夸我。”秦小川裹了裹被子,还是觉得冷。

    “没夸你,我是在教你如何做人,做小人。”

    “做小人啊,不用教,我挺会做小人的,不就是心口皆非么,我知道了,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都不一样,就是真正的小人了。”

    秦小川缩了缩脑袋,说:“二叔画得符箓真不错,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你看,做小人多简单,我刚才就做了一次。”

    说完秦小川忍着笑,大脸憋得通红,他认为刚才说的那句话就是心口皆非。

    “想做真正的小人,你差得还远,连心都没有,谈什么心口皆非。”云极查看着手里的符箓,随口说道。

    “二叔,你又骂我,这次我听懂了。”秦小川笑不出来了,噘嘴道:“你说我是缺心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