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三眼冰螅
    ,精彩小说免费!

    阳光下,山顶冰晶般的条状怪虫在半空扭曲,一口口将千江雪的手臂吞了下去。

    奇怪的是,这条冰蛭在半空中扭动的姿势。

    看起来好似扭动,又很像挣扎,尤其探出冰雪的身体,几乎只剩了尾巴在雪里。

    以力学的角度来看,这条冰蛭的姿势十分诡异,除非它的身体很长,否则不该出现这种飞腾般的古怪现象。

    千江雪的失手,惊得其他人不敢妄动,但也有不要命的。

    那位崖空道人把心一横,飞身跃起抓向雪莲,另一侧的灰发怪人也塌着冰花飞身而至,两人的目标一致,速度也相仿,就看谁能更快一步。

    不远处,落下来的千江雪砸进了雪堆,算她命大,雪堆下不是深渊。

    见师父没死,短发女子仍旧将弩箭对准着云极,后退着来到千江雪近前。

    “师父你怎么样?”

    “疼死我了……香儿你怎么回事!斩那怪虫怎么斩了我的手臂!”

    “是那人踢我的鱼叉发射器!”

    “谁!敢斩我手臂,给我杀了他!”

    千江雪歇斯底里的吩咐,名作香儿的女子不敢不听,对准云极就要勾动扳机。

    此时陈无惑已经如临大敌,更做好了出手的准备,这时候山顶处传来古怪的吼声。

    吼声尖细,好似风啸,不止一声,仔细听去仿佛有三道声音纠缠在一起,而且隐约还能听到犬吠。

    听起来不止渗人,还无比怪异。

    吼声刚起,雪莲周围的雪地再次卷起漫天的风雪,轰隆隆的怪响中,雪地里钻出了一头庞然大物!

    刚刚接近的崖空道人与灰发怪人纷纷被震开,朝着两侧的山体跌落了下去。

    崖空道人还算幸运,跌落的地点是爬山的路径,那个灰发人就倒霉了,直接掉进积雪层,陷入了深渊再无踪迹。

    “那是什么!”

    陈无惑在惊呼,两眼发直,在他眼前竟出现了一头怪物般的东西。

    怪物一人多高,三只长脚上分别长着三张大口,每一张大口都有脸盆大小,能看到布满大嘴的一圈细牙,每张大嘴上方都有一只独眼,看起来极其恐怖。

    “山、山神!山神发怒了!”

    山脚下,被秦小川抓着不放的向导常原野听到了响动,用高倍望远镜只看了一眼,就像见了鬼一样扭身就跑,连秦小川那么壮都没拽住。

    “妖……”

    千江雪连疼痛都暂时忘了,盯着山顶的庞然大物痴痴说道:“那是真正的妖族,雪山之妖!”

    冰蛭怪虫尽管危险,只要小心避开问题不大,然而这头出现在山顶的巨兽所带来的危险,明显比冰蛭要大出太多。

    因为那巨兽的一只大口里正是之前咬住千江雪手臂的那头冰蛭!

    咔嚓!咔嚓!

    拼命扭动的冰蛭,在吞吃了人类手臂之后,被更大的巨兽吞噬,不多时只剩下头部隐约可见。

    巨兽另一只大嘴里也在不断的吞噬着,仔细辨认的话,能看到一个人形的轮廓存在,三张大嘴只有一张空着,发出尖细的吼叫。

    “好险,好险,如果被它咬住,就不是丢一只手了……”

    千江雪跌坐一边,老脸惨白,看向云极的目光充满了复杂,那位短发女子也是愣在了当场。

    原来,人家踢了她的鱼叉发射器,的确是在救人。

    如果以她的方法发射鱼叉,切不断冰蛭不说,到时候更大的恶兽就会将她的师父整个人都吞进去!

    “有劳陈老,帮我止住血就行。”

    千江雪强忍剧痛救助,陈无惑这时候二话不说,取出急救药,三两下将对方的断臂处封住包裹了起来。

    山顶的恶兽,盘踞在雪莲上方,犹如个罩子一样,第三张空着的大嘴悬在极地雪莲的头顶,看模样随时都会将其吞噬。

    “这位……小先生,多谢了。”

    千江雪不清楚云极的身份,刚才她还喊打喊杀,自从看到隐藏雪地里真正的恶兽她才知道自己冤枉人了。

    如果没有对方的出手,她这时候应该躺在恶兽腥臭的肚子里。

    云极不予理睬,目光看着山顶,对于此时的感谢更无动于衷。

    正如他出手时所言,的确就是顺手而已。

    “这下好,谁也别想得到极地雪莲了,那怪物应该是等待多时,等着极地雪莲彻底成熟,它吞吃过接近山顶的冰梯子,也吞吃过攀山的人。”

    陈无惑长长一叹,满心遗憾。

    如果是冰梯子,他还有一战之力,能以冰梯子为食的恶兽,他实在没信心战败,更别提从恶兽的口中夺食。

    “白来一趟……”千江雪更是没有再登山的信心,手都丢了一只,再去丢的就是命了。

    “师父,我去。”名为香儿的短发女子发出提议。

    “去送死吗!”千江雪喝斥了一句,对方立刻不敢多说。

    不仅陈无惑与千江雪失去了信心,其他人马全都惊恐万分,有人已经小心翼翼的开始撤离。

    “它吃不到。”

    陈无惑刚想问问云极有什么打算,忽然听闻云极说了句古怪的话语。

    “什么吃不到?”陈无惑看向山顶,这次他发现了一些不同。

    三首恶兽极其可怕,而且第三张大嘴就在极地雪莲的头顶,却落不下去,就好像这头恶兽的尾巴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一样。

    “极地雪莲不是植物,不存在成熟之说,从它被凝聚出的那一刻,就已经成熟了!”陈无惑惊呼道:“是那恶兽够不到雪莲!”

    “三眼冰螅,倒是少见,这东西最喜吞噬天地灵草,找到极地雪莲不算意外。”

    云极背着手看向山顶,自语道:“缠住三眼冰螅的,又是什么呢,看来铁山上很是热闹。”

    “螅类的妖族?那它应该还有腿啊,陷入雪里被其他的冰梯子咬住了?”陈无惑疑惑着说道。

    “不会是冰蛭,三眼冰螅能吞噬冰蛭,冰蛭不敢咬它,是另一种东西,而且很凶。”

    云极的话声未落,随着山顶的狂风再次有犬吠传来,犬吠好似呜咽,在风雪里显得孤单又凶残。

    辨认着犬吠的声音,云极的目光动了动,若有所思。

    “山之魂,守山犬,原来如此……”

    嗷呜!!

    在云极的低语中,山顶传来了凄厉的犬吠。

    硕大的三眼冰螅被一股巨力抡了起来,直接砸在了一旁的雪地里,于此同时,一头雪白的巨犬从雪海中翻滚了出来,出现在山顶。

    犬如獒,浑身白毛。

    牙如刀,锋利凶悍。

    这头白犬极其神武,好似百兽之王,只是气息奄奄,遍体鳞伤,口中死死的咬着三眼冰螅的长脚。

    原来这两头异兽在山顶恶斗,而且斗了不止一天,已经持续了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