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多谢云先生
    ,精彩小说免费!

    雪崩绝险,埋在冰雪里的足有几十人。

    这些人没有简单的,最低的身份都是一脉武道高手。

    然而再高的身份,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都会一样恐惧。

    当这些各路高手纷纷绝望的时候,周围居然起风了!

    强大的气流掀开了雪层,恐怖的龙卷刮走了寒冰,当他们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哪来的风?一定是天神显灵!”轻功高手腾云跃惊呼出声,半截身体还埋在雪里。

    “雪崩引动了气流,气流形成了旋风?”空崖观的崖空道人冻得脸都紫了,看不出是惊讶还是激动。

    “难道地底有龙脉,好像两头翠绿之龙形成的龙卷风,还是我看错了?”楚嫣红惊疑不定,大雪覆盖了山体地貌,以她的本事可看不出雪层之下的地理走势。

    “双龙衔尾,风卷残云,那是法术!”丢了手臂的千江雪暗自震惊,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陈无惑。

    打量了一番陈老,她摇了摇头,又将目光转向陈无惑一旁的那位小先生。

    “云极……”

    “师父我们得救了!得赶紧去医院!”

    香儿的呼喊打断了老妇的沉吟,那道远去的背影,在千江雪眼里越发神秘莫测。

    回到营地,陈无惑将极地雪莲小心翼翼的放入小型冰柜,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好险哪……多亏云先生。”陈无惑不知该如何感谢,他始终处于震惊当中。

    别人不知道那龙卷的来历,陈无惑却一清二楚。

    他眼睁睁看到有两道龙影从云极的眼里冲出,随后卷动起狂风将周围的冰梯子全都刮飞了起来,要不是云极,他陈无惑现在已经是一副白骨了。

    陈老的感激,云极只是点了点头,回来之后立刻闭上双眼。

    此行还算顺利,极地雪莲到手,修为更破入了炼气中期,只不过剑眼第二目的动用,再次伤及了双目。

    剑眼神通的第二目,至少要筑基境才能施展。

    只有筑基境的灵力方可护住眼瞳不受反噬,以炼气中期就提前动用的结果,轻则眼瞳受损,重则双目失明。

    在地下仓库施展第一目的时候,云极的左眼就已经被反噬一次,如今是第二次,如果再有一次,他的眼睛就再难保住了。

    筑基之前无法在施展第二目的剑眼而已,对云极来说不算什么,眼睛的伤势回去修养一番也将无碍。

    为了龙家的重木,这次冒险之行险象环生,两种主药之一的极地雪莲已经找到,接下来只要找到千幽草就行了。

    想起千幽草,云极摇了摇头。

    正如他当时所言,千幽草比起极地雪莲还要麻烦。

    “小花!小花你没事吧,有没有冻坏了?快进屋暖和暖和。”

    金斤教授拉着他的小花满脸关切,看得陈无惑直翻白眼。

    “能不能先管管活的?”

    “你都半截入土了,算什么活的。”

    “你放屁!我能活过百岁!”

    “吹吧,等你九十九那年一定嗝屁。”

    两个老头子吹胡子瞪眼,跟两个孩子一样理论,秦小川则讪讪的替他二叔端茶泡水,忙前忙后。

    “二叔,那什么神行符还有没有了?”

    “你要神行符做什么。”

    “我就是备着点,有备无患嘛,我肯定不做坏事嘿嘿。”

    “没有。”

    秦小川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张奇异的符箓,只可惜用完之后化作了飞灰,半点都没剩。

    见云极不理自己,秦小川也不尴尬,又跑到小花身后帮着捶起肩膀。

    “花姨辛苦了!以后花姨我来照顾好了,您想吃点什么尽管说!”

    秦小川也不怕这位尸鬼了,自从对方将他扔出冰窟,他终于知道尸鬼虽然可怕,对自己却十分友好。

    小花一动不动,就坐在金斤教授身边,笑吟吟好似个雕像。

    “去去去,少来拍马。”金斤教授瞪了秦小川一眼,提议道:“既然任务结束,我们也该回去了,我的发明都被耽搁了好几天。”

    在金斤教授的抱怨下,长秦隐龙部的队伍撤离了天山。

    回程的飞机上,陈无惑感慨不已,自言自语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看来解毒药大有希望,云先生,你说那九曲摄魂之毒,用三针除疾的绝学能不能治好?这药理一说,可不止用药,还有内外兼治的说法,如果用三针除疾配合解毒丹,应该能将九曲摄魂毒驱除得更干净吧。”

    现在这位陈老还在惦记着三针除疾,听得云极一阵好笑。

    “陈老也算医道名家,难道你不知道但凡奇毒,必须奇药来解么,三针除疾的确玄奥,但还没达到解毒九曲摄魂的奇效。”

    “我想也是,嘿嘿。”

    陈无惑厚着脸皮,继续问道:“云先生,你那手三针除疾,一定是师门绝学了,我知道窥探人家绝技不好,但你也知道,我这人专研医道一辈子了,亲眼看到这么奇异的针法,实在眼馋,商量商量,能不能教教我?”

    “可以。”云极闭着眼,看似随意的说道。

    “真的?不会又让我捐出所有钱财吧,不瞒你说,我捐的钱比那什么吴半城多多了,咱行医的不说医者父母心,也不能太差不是,捐钱没问题,但多少给我留点,扁鹊药局那么大一摊子,那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基业,总不能也给捐了吧。”

    为了三针除疾,陈无惑已经豁出去了,只要留下来他的扁鹊药局,其他的钱财他都不在乎了。

    “医者父母心,能记得这句话,算你良心未泯。”

    云极点了点头,道:“拿笔来。”

    一听拿笔,陈无惑差点没蹦起来,急忙要来纸笔,瞪着小眼睛盯着笔尖,周围谁也不能靠近,谁过来他跟谁急。

    这不是交流经验,这是传承!

    刷刷点点,笔走龙蛇,不多时,闭着眼的云极将三针除疾的完整步骤尽数记录了下来,递给了陈无惑。

    “多谢!多谢云先生!”

    陈无惑激动不已,捧着纸张泪眼汪汪,这可是他师门的绝学,早已失传,如今居然在他这一辈失而复得。

    能得到三针除疾的真本,对陈无惑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交给陈无惑三针除疾这门绝学,不仅看在对方是扁鹊真传的情面上,还因为陈无惑不久前的护法。

    尽管险些出现意外,至少人家尽力了。

    对于这种真心出力的朋友,云极向来大方,得到失传绝学的陈无惑更如获至宝,感激涕零。

    “云先生年纪轻轻就身怀绝技,还如此慷慨,将来的造诣绝对不可限量!一定是石中之玉,人中之龙!”陈无惑得到了绝学,立刻大拍马屁。

    “什么玉什么龙,到底是龙还是猪啊。”

    陈无惑的马屁刚拍完,就听到后座的秦小川在自言自语,好像在挖苦人。

    “臭小子说什么呢!”陈无惑大怒。

    “啊?说这个呢,玉龙猪啊。”秦小川指着手机屏幕上的一则新闻。

    “玉龙猪?我看你才是猪!那叫玉猪龙,字都不认得你到底是不是大学生啊。”

    陈无惑的骂声中,云极忽然睁开眼,探手将秦小川的手机拿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