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 4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日晞醒来后,从郑蕊和宋明航那里大致地了解了在她昏迷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依稀记得自己昏死之前和夜店里那个陪酒女郎产生了争执,最后一幕便是少女远去的背影。

    宋明航那边却告诉她,正是那个少女报了警,还通知了他她晕倒在走道里这件事情。

    杨澜先前也说了,如果不是有人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持续不断地为她做人工呼吸,她的大脑恐怕会因为长时间缺氧而受损。

    联想一下,救了她的人别无他选,肯定就是那个女孩了。

    她还得知了那女孩和夜店的老板暂时在警察局内为当时的情况做口录。恐怕警方是担心陆日晞的晕厥是外力所为,毕竟夜店那种地方什么事都时有发生,保不准是有人恶意下药,所以直到陆日晞醒来之前都没敢将当事人和责任人给放了。

    郑蕊便给警局打了电话,告知他们陆日晞并无大碍,以及证实了陆日晞的休克的确是自发的。

    打完电话后,郑蕊又告诉了他们警方无意中说漏嘴的一段小插曲。

    报警的压根不是什么陪酒女郎,那是个男孩子,还是个未成年。

    当时已去跳舞的郑蕊和顾泽自然没见过那少年,两人还调侃这年头怎么会有男孩子假扮陪酒小姐这种事情还不被发现的。

    陆日晞和宋明航久久无言。

    他们还真没发现。

    陆日晞倒是注意到了对方年纪不大,可她万万没想到那女孩竟然是个男孩子,也难怪他挣脱她钳制时能突然爆发出那么大的力气。

    宋明航则回忆起不久前那瘦弱漂亮的 “女孩”贴在他身上时的情景,瞬间起了身鸡皮疙瘩。

    事情到这里本该结束了。郑蕊再三向杨澜确认陆日晞的情况是否需要留院观察,而杨澜甩了他们一张账单要他们付完费后赶紧滚蛋。

    宋明航见状,主动拿走了账单去收费台付钱,没想到掏口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皮夹不翼而飞了。

    “会不会是留在夜店里了?”顾泽一边说,一边拿出了自己的钱包,直接将一沓现金递给了收费员。

    宋明航皱眉:“我不记得自己拿出来过。”

    “明天你们再去问问吧。”郑蕊搀扶着步伐还有点虚弱的陆日晞,对顾泽说道,“阿泽,我今天先送日晞回家了。”

    “行行行。”

    一旁听完他们对话的陆日晞保持了缄默。

    四个人互相道别。待郑蕊把陆日晞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早上五点了。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明明前阵子才刚完成了一个项目,就拉你出来喝酒。”郑蕊愧疚道。她满脸疲倦,原先精致的妆容也已经脱得七七八八了。

    陆日晞摇头:“不是你的错。”

    “请个带薪休假吧,本来你就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郑蕊说,“之前总听前辈们说干我们这行的人秃头还命短,我以前还不信,现在总算是信了。”

    “我知道了,你先回家休息吧。”陆日晞劝慰道,“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真的不用我留下来吗?”郑蕊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在她的印象中,陆日晞一直都是独居在高级公寓里,也没有别的亲朋好友,要是再晕过去,没有人发现该怎么办?

    这时候,一道郑蕊有点耳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能别在这个时间里在公共走廊叽叽喳喳么?”

    郑蕊扭头,发现之前才告别的女医生杨澜拎着挎包,打着哈欠向她们的方向走来。

    她怎么也在这里?郑蕊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要真担心她,就现在让她去休息,而不是在这里继续讲一些有的没的废话。”杨澜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陆日晞隔壁的公寓门前,掏出了钥匙。

    “你……”

    “我就住在她隔壁。”杨澜瞥了一眼郑蕊,“现在放心了没?”

    郑蕊从未听陆日晞提过这件事,疑惑道:“日晞,这是怎么回事?”

    后者眨了眨眼:“我也是上星期才发现杨医生住在我隔壁的。”

    “是上星期才发现住在隔壁的是杨医生吧?”杨澜嗤笑了一声,随后便进了自己的公寓,关上了门。

    杨澜的出现像是给郑蕊吃了一颗定心丸,虽然这年轻的女医生脾气似乎不太好,但刚才那句话算是给了郑蕊一个保证。要是紧急情况发生了,自己也肯定不如一个专业医师管用,于是郑蕊干脆地向陆日晞道了别。

    陆日晞在郑蕊走后将一身烟酒味的套装换下,洗了个热水澡后躺在床上想要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郑蕊说到那个少年的时候并没有提及关于偷窃钱包的事情,大概是因为她的突然晕厥让所有人都慌了阵脚,没有人注意到这回事,但要是等天亮了,宋明航和顾泽去昨晚那家店问关于钱包的事情该怎么办?

    人已经在所里了,要把这件事情查出来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毕竟那天晚上跟宋明航直接接触的,只有那个少年了。

    陆日晞闭上了眼,努力地放空自己的思绪,试图让自己不再思索这件事情。

    但脑海中却浮现起了昨夜里少年困兽一样的眼神,有些不忍心:这个年纪出来干这种事情,想来肯定也是有些不能言的苦衷。

    当时情况那么混乱,那个孩子大可不必理会她直接离开,他却选择留下救了她一命。

    陆日晞又睁开了双眼,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点。她不再犹豫,直接起床换了身运动服,下楼驱车前往了当地的派出所。

    ……

    倚靠在阳台上的杨澜吸着烟,望着楼下黑色轿车绝尘而去,吐了口烟圈,自言自语道:“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那么随性,真是不让人省心。”

    “算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她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

    派出所门前。

    陆日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她和那孩子非亲非故,也不知道能不能见上一面。

    但是既然都来了,那就试试看吧。

    她这样想着,走进了派出所内。

    刚进门,便看见前台负责执勤的警察正伏在桌子上吸着牛肉粉丝汤,他看上去已是不惑之年,双鬓有些发白。

    应该是接班时间,替班警察还没正式进入工作状态,见来了人,赶忙把口中的粉丝咽下,将碗筷藏到了桌子下面,胡乱地抹了抹嘴:“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陆日晞走上前:“我来找个人。”

    “啊?找人?”警察愣了愣,一时没明白陆日晞的意思,干脆跟着流程走,“那你出示一下身份证,然后登记一下名字。”

    “身份证?”陆日晞犹豫了一下,“身份证没有,护照行吗?”

    “也成。”

    还好出门之前随手带了护照。陆日晞暗自庆幸,然后将那本蓝色封皮的证件递给了警察后,开始在表格上开始填写自己的信息。

    警察接过一看,陌生的字母让他觉得有点懵,随口问道:“你是外籍啊?”

    “嗯。”陆日晞刚写完了名字和联络地址,“不能用吗?”

    警察闹了脑后脑勺,倒也不是没见过这类人,毕竟现在海外华人如今回国工作的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在他们这样国际都市,便说道:“可以是可以……但你要找谁?”

    陆日晞将填好的表格递给了警察:“昨天是不是有个没成年的孩子被扣留了?”

    警察扫了一眼表格,目光在名字一栏停留了片刻,恍然大悟道:“你是陆朝的亲属?”

    “啊?”陆日晞没反应过来:陆朝是谁?

    “你是他谁?姐姐对吧?怎么现在才来领人?”警察擅自用自己以往的经验做出了判断,然后责备道,“我现在去把人给你带出来,你们这些年轻人也真的是,就不能管好家里的小孩吗?现在的小孩也真是难以理解,怎么一个两个玩的花招都那么多……”

    他没给陆日晞辩解的时间,一边自顾自地念念叨叨,一边离开了前台,徒留陆日晞一脸茫然地留在原地。

    ……

    陆日晞没等多久,方才那个中年警察又出现了。

    这回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孩。

    不,现在已经不能用女孩来称呼他了。昨晚光线太暗,她看不清楚,现在她在已经知道对方是男孩的前提下,仔细一看,发现的确无论是关节,还是肩膀,都不是像是女孩子的。

    只是少年的长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大概是因为长得漂亮这件事情本身是无关性别的缘故?

    对方看见她,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和慌张,这份情绪停留不足一秒,便被他故作镇定地压抑住了。

    “一个男孩子穿成这样在外面乱晃,都不知道你们现在这帮年轻人在想什么。”警察带着他走到她跟前,“赶快把人带走吧。”

    中年警察是替班的,不清楚昨晚事情的详情。他只是从前面那个小警员哪里得知所里扣着一个少年,对方不愿意告诉他们自己亲属的联系方式,只好先拍了照,等次日户政管理处的人上班了,再把照片上传到局子的内网上,看一下能不能匹配出来,查清对方的身份。

    不过要是亲属自己来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现在这种年少犯事的人多了去了,成天扣着也不是办法,能赶快就赶快打发掉吧。

    陆日晞喃喃:“不、那个,不是这样的……”

    她隐约明白警察大概是因为少年和自己的姓氏相同误会了什么,可想要解释的时候,站在警察身后的少年突然抬起了头,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

    那是恳求和期盼的眼神,就像是路边缩在纸盒里的流浪猫。

    这个眼神让所有准备好的话语被陆日晞咽回了肚子里。她犹豫了大约三秒,然后神使鬼差地脱下了自己的运动外套,走上前,披在了少年身上,温声说:“阿朝,我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