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第 6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洗漱完毕的陆朝裹着浴巾刚出浴室,便看见了摆在床上的衣服。

    衣服上摆着一张小纸条,他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迹很工整,却有些稚嫩:

    “我现在去商场给你买新衣服,外卖待会就到了,你收一下,先吃着。”

    陆朝拿起衣服,虽然有些陈旧,但是被洗得很干净,上面还残留着烘干芳香纸的柠檬味清香。

    他将衣物放在鼻前,深深地吸了口气。

    换好衣服的陆朝走到了客厅。

    客厅依旧很乱,但和刚进门的时候的一片狼藉,不难看出其主人已经尽力在短时间内对其进行过清扫了。

    茶几上面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处于待机状态,电脑旁边还放着一串钥匙和一部手机,手机屏是亮着的,上面有一通未接来电,时间显示来看,是刚刚才断掉的。

    他又返回了次卧的门前。次卧的对门应该就是主卧了,他将手放在了门把上,往下按去。

    竟然是开着的。

    毫无防备地将一个陌生人带回家,还在知道对方有犯罪背景的前提下,单独将他留在自己的公寓里,那个把他从警局里带出来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善心发作?不,这简直已经称不上是良善了,只是单纯的愚笨而已。

    或者说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他伫在门口,思忖了很久,又握了握拳,才将门再度合上。

    就这样离开吧。

    陆朝走到了门口,挂在玄关墙壁上的一个像是电话一样的机器突然响了起来。

    他从没看过这种东西,以为是挂在墙壁上的电话,他下意识地拿起话筒,却又觉得自己不该那么做,准备挂掉的时候,电话的屏幕上出现了陆日晞的面容。

    ……

    “听得见吗?”陆日晞左手提着纸袋,右手提着外卖。

    她刚买完衣服回到楼下,正巧遇见了来派送外卖的骑手,于是直接领了餐。但是想要进到楼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把钥匙落在了家里。

    真是太不小心了。她暗自懊恼,想要给物业打通电话,却发现自己连手机也一同落在了屋子里。

    束手无策之际,她突然想起来,早上领回来的少年还留在自己的家里。

    陆日晞在门禁系统上拨出了自己的公寓号,没等多久,有谁接了起来。

    她松了口气,赶忙把脸往摄像头上凑:“是我,我忘记带钥匙了,你会开门锁吗?按一下右下角的那个绿色按钮。”

    通话器那端没有回音,片刻后,一声清脆的解锁声响起。

    谢天谢地。

    陆日晞提着两大袋东西,艰难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时,她还是不免愣在了原地。

    已经将妆容卸下的少年比昨夜里带妆时候的他还要好看,蝶翼一样的纤长睫毛半掩住了玻璃珠一样透亮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下是淡粉色的嘴唇。

    简直跟人偶一样精致美丽。

    那是无关性别的美,既不女气,也没有男人的粗犷感,非得形容的话,他的容颜更像是一件干净而纯粹的艺术品。

    自己大学时代的旧卫衣在他身上意外的非常合身,本来就是oversize的设计,不论是男女穿上都毫无违和。

    还没吹干的头发有些凌乱,发尾的水珠落下,在卫衣的肩膀处形成了两滩水渍。

    陆日晞甩了甩头,把外卖放在了少年面前的台几上:“你先吃着。”

    接着她把纸袋里刚刚买的男装取出,剪去标签后扔进了洗衣机内,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翻出了一条新的毛巾,再度回到客厅时,陆朝却还没将外卖盒打开。

    陆日晞把毛巾搭在了他头上:“待会自己擦擦,不然容易着凉。”

    少年垂着眼眸,既没有看她,也没有继续任何动作。

    她只好打开了外卖盒,把一次性筷子掰开,递到了他眼前。

    直到她的手已经快因为举了太久发僵发麻的时候,陆朝的睫毛终于轻颤了一下。

    然后他伸出了自己纤细的手,接过了那双筷子。

    一口饭菜咽入喉中后,陆朝的进食速度开始指数型上增。

    到后面几乎可以算是狼吞虎咽了,那张不食烟火气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人情味。

    他像是饿了很久,不出几分钟,就一个人把整个餐盒的米饭吃完了。

    还好她多要了份米饭。

    陆日晞又打开了一个餐盒,推到了他前面。

    这回陆朝没有丝毫踌躇,拿起饭盒直接抵在了嘴上,几乎把筷子当做勺子用,往嘴里大口送饭,连菜都顾不上吃几口。

    不一会儿,所有的饭菜一扫而空,他吃得太快,有些噎着,于是拿着汤匙慢慢地喝汤。

    “你今年几岁了?”陆日晞问。

    陆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喝汤的动作也没有停顿。

    “住哪?爸妈的联络方式呢?”陆日晞继续问。

    少年端起碗,直接往嘴里灌汤。

    陆日晞有些无奈:“我可以送你回家。”

    汤碗见底,少年放下了碗,冷淡地:“我吃饱了。”

    “谢谢你。”陆日晞说。

    她突如其来的道谢让陆朝终于抬眸看向了她。

    见对方终于愿意搭理自己,陆日晞连忙说:“谢谢你救了我。”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有什么难处,请尽管和我说,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帮助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家长的联系方式?别担心,我会和他们解释清楚的。”

    她以为陆朝是害怕被家中的长辈责罚,所以才迟迟不肯透露自己的信息。

    “帮我?”陆朝终于愿意接话了,他重复了一遍陆日晞的承诺,像是咀嚼这份诺言的重量,然后发出了一声嗤笑,“能帮我到什么程度?能立刻给我钱吗?能给我多少?”

    陆日晞犹豫了一下,她没理解陆朝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

    这份迟疑让少年唇角讥讽的弧度加大:“善人的报恩游戏结束了吗?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要走了。”

    “等等。”见陆朝想要起身离开,陆日晞赶紧撑着茶几站了起来。

    长时间跪坐在地上让她起身的时候上半身供血不足,陆日晞只觉得胸口又是一阵闷痛,眼前发黑,双腿又是一阵失力,整个人往地上跌去。

    “嘶——”膝盖猛地跪倒在地上,钝痛感让她忍不住抽气。

    制造出来的声响成功让即将开门离去的少年站定在了玄关。

    过了大概半分钟,少年终于忍不住回头。

    陆日晞坐在地上,揉着膝盖,眼角挂着因为疼痛而逼出的生理性泪水。见陆朝伫步回眸,她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接着朝他露出了一个苦笑:“不好意思,我站不起来了,能不能扶我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