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 10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陆朝一言切中要害,陆日晞怔在了位置上,一时无从辩驳。

    见她不言,陆朝继续道:“收起你无处安放泛滥的同情心吧,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什么,钱我们也收了,两万块买救你一命,扯平了,不要自以为是地干涉别人的人生了。”

    “陆朝!”林曼霜马上反应过来,她拔高了音量,“你怎么可以那么没礼貌地和陆小姐说话!快道歉!”

    陆朝冷哼了一声,坐回了原位,继续埋头吃着饭。

    然后餐桌上就再也没有展开过任何交谈了。

    在这顿聚餐几乎可以称之为不欢而散之前,陆日晞从挎包内拿出了便签和纸,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她塞给了陆朝,后者一开始没要,在林曼霜眼神施加的压力下,才勉强收下。

    最后陆日晞将两个人送回了老城区,她目送着一老一小上了楼,才缓缓地驱车离去。

    回到公寓时已经是半夜了。陆日晞还没驶进地下停车库,就看见了自己公寓隔壁的灯光是亮着的。

    那是杨澜的家。

    没想到杨澜竟然比她还早回,而且看样子,对方也还没休息。

    但是陆日晞却没有什么和杨澜在这个时间点交谈的兴致了,她决定明天早上再将车钥匙还给杨澜,于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屋内有些闷,也很乱。陆日晞洗了个澡,想把换下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却发现里面还放着她上午给陆朝买的衣服,所有事情发生得太过匆忙,她最后也没将这套衣服送给他。

    她把潮湿的衣服取出,放进了旁边的烘干机里,然后再将自己的衣物丢进了洗衣机。

    洗衣加烘干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完成,陆日晞干坐在客厅里闲得无聊,又不想打开电脑,干脆走到阳台吹吹晚风。

    只是这晚风中怎么还夹杂着一股烟味?

    “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吸烟?”陆日晞率先开口。

    她的阳台和杨澜的只有一墙之隔,这半夜能闻到烟味,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话音刚落,隔壁就传来了杨澜的声音:“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吹风?”

    陆日晞沉默。

    片刻后,两个阳台同时传出了一阵笑声。

    “明明是医生还整天吸烟。”陆日晞调侃道,“跟我说忌烟酒,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杨澜却没接她的话茬,她笑完后,声音又恢复了平静:“心情不好?”

    陆日晞点点头,尽管杨澜看不见。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好像真的不擅长跟别人交流。”

    “跟那小子有关系?”杨澜把烟头捻灭在了摆在栏杆上的烟灰缸中,她知道陆日晞不喜欢烟味。

    尽管中途便离场了,但以她对陆日晞的了解,她不难想象接下来都发生了什么。

    “嗯,我把事情搞砸了。”陆日晞闷闷地说,她努力回忆着当时少年说话的语气,模仿道,“‘收起你无处安放泛滥的同情心吧’,我被那孩子这样说了。”

    杨澜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迟迟没有停下。

    “你笑什么……”陆日晞不满道。

    “哈,那个小子看起来讨人厌得很,”杨澜竟然满是赞同,“说话倒是非常一针见血。”

    陆日晞抗议:“我现在很难过,你能不能不要火上浇油?”

    “好。”杨澜的笑声说止就止。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

    又过了一会儿,陆日晞低落地自言自语道:“我到底哪里搞砸了?是因为态度不够好吗?”

    这家伙情商到底得有多低?

    反正没人看得见,杨澜干脆翻了个白眼:“如果有一个相识不足一天的人冲到你面前说要送你房子送你车送你钱,你是什么想法?”

    “嗯?”陆日晞竟认真地思考起这番话,“但是我不缺房子不缺车也不缺钱呀?”

    “……我只是打个比方。”

    “好吧。”陆日晞正了正神色,“我也没有要送他房子送他车送他钱啊。”

    “别装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杨澜都有点受不了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无端献殷勤,正常人都会觉得非奸即盗。”

    “但是我图他们什么呀。”陆日晞意外地开始毒舌起来,“他们什么也没有啊?”

    杨澜沉思片刻,然后说:“美貌?”

    “噗。”“噗。”

    “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确长得挺好看的。”一向不苟言笑的杨澜竟然起了打趣的心思,“但太小了。”

    陆日晞咳嗽了两声:“这种玩笑就别开了。”

    “好。”杨澜应下,接着话音一转,“工作最近还好吗?

    “就那样吧。”陆日晞有些兴致缺缺,“刚刚组里完成了一个项目,说要把我提升成工程总监。”

    杨澜皱眉:“不是当初挖你的时候就承诺让你当工程总监吗?怎么现在才提?”

    “我那时拒绝了。”陆日晞淡淡地,“初来乍到就直接担任重职免不了和别人有摩擦,磨合期过了再当也不迟。”

    “所以现在呢?你打算怎么办?”杨澜轻声问,“还要继续吗?”

    陆日晞伸了个懒腰,遥望着月亮:“不然呢?”

    “如果工作能让你觉得充实,那我也无话可说。”杨澜摇了摇头,“但是以后就别再拼命了,下次如果再发生那种事情,我可不会和再和你的同事重复‘是因为过度疲劳而休克的 ’这种谎言。”

    “……”

    “……”

    “拜托了。”

    “……”

    “我现在能理解你为什么想帮那小子的理由了,但是——”杨澜声音中带上了疲惫和无奈,“没有必要,你要是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去找谁谈个恋爱也行,周游世界也行,何必一定得在一个无关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陆日晞苦笑了一声:“恋爱就算了吧,我这种人,还是不要祸害别人比较好。”

    杨澜读懂了陆日晞话里的意思,沉默了很久,才发出一声叹息:“也对。”

    “反正那么多年也一个人走过来了。”陆日晞伏在了栏杆上,“我只是觉得,看见那个孩子这个样子像是看见了过去的自己。”

    杨澜无言。

    良久,她才缓缓说:“太晚了,去睡吧。”

    “嗯。”

    和杨澜道了声晚安后,陆日晞返回了室内。

    陆朝的衣服已经烘干了,她把它取了出来,整整齐齐地叠好,装进了袋子里。

    未来如果还有机会,再交给他吧。

    陆日晞这样想着。

    接着她将自己已经洗干净的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却发现在滚筒的底部有一张泡软了的名片。

    拾起一看,才发现是下午那会儿张志铭给她的。

    怎么连这件事也忘了?

    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仿佛这样就能让思维变得更加活跃清晰一些。

    最近她在琐碎的小事上的粗心大意度简直指数上升,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健忘了。

    张志铭走前跟她说有机会再联络,但没有人知道所谓的“有机会”是什么时候。

    陆日晞把名片放在床头柜上,任其慢慢晾干,接着她关闭了床头灯,闭上了双眼。

    想那么多事情也没有用,不如先睡一觉再说。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机会”会来得那样之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