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 12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医院里。

    “急性心肌梗塞,已经进行了pci治疗,搭了支架,人已经抢救回来了,还没醒,醒来也要留院观察起码三天预后。”

    “好的好的。”

    “病历和缴费单在这里,你去办一下住院手续,然后一并把手术治疗和住院费用缴了。”

    “行。”

    陆日晞从护士手上接过单据和病例,出于对别人**的尊重,她没敢打开病历详细查看,只是随便瞥了一眼封皮,才注意到林曼霜的年龄一栏竟然是三字打头,就比自己大了五岁,她之前居然还喊她“林阿姨”。

    也不怪她眼拙,林曼霜看上去实在是太苍老了。

    她转身,少年还蹲坐在病房外,明明对面就是一排空椅,他却偏偏就是要跟一只小兽一样蜷缩在这里,仿佛这样就能给自己一丝安全感一般。

    陆日晞走到他身前蹲下,想揉揉他的头发,手却停在了半空。

    “你的小姨没事了。”她的手最后伸到了他的眼前。

    那双比死水还要沉寂的黑眸中恢复了一丝光亮。

    “跟我一起过来把资料填一下,好不好?”她轻声道。

    陆朝终于把手放在了她手心中。

    陆日晞领着陆朝去前台的一路上,陆朝都什么话也没说,大概是被自己唯一的亲人突然倒下这件事情吓懵了。

    “陆朝,你的小姨已经多久没休息过了?”陆日晞冷不防突然开口问道。

    陆朝迟迟才反应过来,怔怔地开口:“我不知道……”

    “医生说你阿姨的情况,应该是……”陆日晞的舌尖打了个转,才将这个词语缓缓说出,“过劳。”

    陆朝垂下了头:“林姨她说最近工作忙,这两天一直待在厂子里,一直没回家。”

    “一直没回家?”陆日晞蹙了蹙眉,“家里只有你和小征吗?”

    “嗯……以前也是这样的。”陆朝说完,意识到了不对,又立刻补充道,“林姨会把生活费留给我。”

    她并没有要责备躺在病床上的林曼霜的意思。陆日晞摇摇头,主动换了话题:“那小征呢?”

    “我把他交给住在旁边的李叔,让他帮忙先看着了。”陆朝说,“李叔叔人很好,在楼下开杂货铺的。”

    “是这样啊。”陆日晞夸奖道,“你做得很好。”

    也难为这样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尽他所能将一切安排妥当了。

    只是还是不免在医院这样的地方乱了阵脚,最后情急之下拨出了她的电话。

    两个人又沉默地走过了一条走廊,正要拐弯走进缴费大厅时,陆日晞注意到一直尾随在自己身后的脚步声突然停住了。

    她回头,发现陆朝站在原地,盯着地面。

    “谢谢你。”少年突然说。

    陆日晞愣了愣,眼神温柔地看着不敢跟她直视的陆朝:“跟别人说‘谢谢’的时候要看着别人的眼睛才有诚意哦?”

    她说完这句话,过了足足有十秒,陆朝才慢慢地抬起了头。

    干净澈亮的双眼像清澈的湖泊一样,倒映着她的身影。

    “谢谢你。”陆朝说。

    陆日晞弯了弯眉眼:“也谢谢你。”

    少年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似乎是不解她的意思。

    陆日晞转过了身,继续不疾不徐地往收费厅走去:“谢谢你信任我。”

    尽管看不见陆日晞的表情,陆朝却能从她这句话中听见一份浓厚的暖意。

    他愣了一下,然后追上了她的步伐。

    缴费的时候,陆朝看了一眼收据单上的数字,那是把先前杨澜给他的两万块全部搭进去都远远不及的金额。

    但是陆日晞倒像是全然不在意,直接掏出银行卡直接递给了柜台。

    陆朝咬了咬嘴唇:“我以后会把钱还给你的。”

    “嗯。”陆日晞直接点了点头,仿佛没将他的许诺放在心上,只顾着埋头签着收据。

    于是陆朝又重复了一遍,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加真实可信,还特地补充了一个副词:“我以后真的会把钱还给你的。”

    陆日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扭头看向身高还差了她半个头的少年,清了清嗓子:“我听见了。”

    虽然她努力地将笑意压在舌下,音调却还是不免透露出了主人调侃之意,语气就像是敷衍着小孩的长辈一般,说出的言语却异常认真;“那我等你以后会赚钱后再还给我。”

    两个人在医院忙活了半天,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太阳也快落山了。

    陆日晞伸了个懒腰,觉得有些疲倦,便向陆朝问道:“你要我送你回家吗?”她还记得陆朝的家里有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林征在。

    陆朝摇了摇头,仿佛知道陆日晞在担心什么一般,解释道:“李叔说了这几天都会帮我看好小征的,以前林姨加班、我去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尽管之前就已经在门外从张志铭那里了解了个大概,只是还是没想到他的家庭情况已经那么岌岌可危了。

    陆日晞皱了皱眉,继续问:“那你想留着等你小姨醒来么?”

    对方出乎她意料地摇了摇头。

    “不。”

    陆朝突然笑了,只是唇角是毫无温度的弧度,眼底只有深深的自我厌弃。

    “林姨她不会想在醒来的时候看见我的。”他说。

    这个超脱了他年龄的表情让陆日晞失神了一下,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扯住陆朝的脸颊,狠狠地往旁边扭扯,将那个笑容从他脸上抹去。

    陆朝的脸被她捏得生疼,眼里差点溢出生理性的泪水。

    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逾越了界限,陆日晞立刻收回了手,咳嗽了两声,接着一本正经地:“小孩子不要整天皱眉假笑。”

    ***

    陆日晞原本是想带他去附近的餐厅先吃饭,但是开车开到一半开始打盹,觉得自己绝对不能继续疲劳驾驶了。公寓离医院不远,她干脆直接开回了家,路上拨通了上次点的外卖的电话,一如既往地点好了菜。

    下车的时候又因为贫血眼黑了好一阵子,陆日晞靠在车门半晌才等到视线恢复清明。

    陆朝见状,才想起眼前的年轻女人就在不久之前也大病了一场进了急救病房。

    今天陪他在医院东奔西走,办理各种手续,的确是太透支一个大病初愈者的体力了。

    陆日晞注意到了陆朝在打量自己,便一边揉着肩膀一边苦笑道:“你还年轻,多注意身体,别弄得像是我和你小姨这样。”

    她把陆朝领回了家,吩咐他待会外卖来了后自己直接领了吃,就实在抵不过倦意,自己倒在沙发,把卫衣往脸上一搭,闭眼小憩。

    这是陆朝第二次进来这个公寓,它比自己上次来的时候更乱了,一路走来,到处都是她穿完没洗的衣服,就连内衣都扔得到处都是。

    洗手台里的快餐盒又堆成了一座山。

    这个公寓比他家在的筒子楼明明是云泥之别,却偏偏被陆日晞住成了一个狗窝,卫生环境极其堪忧。

    陆朝端坐在地毯上,静静地凝视着睡得香甜的陆日晞。

    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其实自己一无所知。

    一开始对她的心情只是单纯的敌视,仇视她这种明明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了解的家伙,跟个伪善者一样站在那里像是施舍一样怜悯地给予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最讨厌这种人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背叛了思想,在她倒下的时候救了她。

    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做梦一样,他没想到对方会回警察局找自己,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将他冒认回家,给他食物,给他洗澡的地方。但是当她说出“如果有什么难处,请尽管和我说,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帮助你。”时,心里莫名就有一股无端的怒火。

    “能力范围内”是多大的能力范围内?“尽管”的程度又是多少?为什么她能那么毫无负担地许下这样的承诺?

    其实这股怒火并不是针对陆日晞,只是在针对自己而已。

    她是个好人,她应该是个好人,而且估计是个脑子不太好用的烂好人。这种家伙从小养尊处优,不愁吃穿,于是对世界的感知和理解太过理想,对路边的小猫小狗都报以一种无法坐视不管的态度,以为自己的善心能够普度众生,便毫无额度地挥霍自己的善意。

    这样轻易的善意最容易伤害到别人,因为轻易的善意是最轻易被耗尽的。

    一旦知道对方是一个棘手的烫手山芋,谁都捧不了多久,这是他跟随林曼霜辗转在亲戚之间后学到的最残酷的现实。

    陆日晞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可以毫无负担地对他说出“请让我帮你”这样的话。

    一旦她知道自己其实只是社会的渣滓,自己的家庭有多么不堪和困难,跟他纠缠不了多久就会对他感到嫌弃和厌恶。

    既然对方是个好人,就让这份善心化作别的丑恶的东西前点到即止吧。

    他是那么想的。

    但是世事无常,最后他还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死马当活马医,打通了她留给自己的号码。

    而她居然也真的回应了自己的要求,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了病房前,替他处理完所有可以压垮这个家庭的困难。

    但是现在的他却又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才好了。

    那笔医疗费也许是他这种人大半生都攒不下的金额。

    这份恩情实在是太重,他根本无以回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