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第 14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次日两人去医院探望,林曼霜还是没有醒来。

    陆日晞便带着陆朝回到了老城区,打算将林征接出来。

    站在筒子楼下,望着那绵延无尽的阶梯,陆日晞再次感到了头大。

    好不容易撑着扶手爬到了四楼,她只觉得浑身的骨骼都快散架了,肌肉也酸疼无力,靠着墙壁喘了很久,几乎以为自己又要交代在这里了。

    走在前头的陆朝回头看见了脸色发白,额头不断渗出冷汗的陆日晞,心里有些奇怪。

    这体力未免也太差了一点。

    陆日晞见他回头,只是摆了摆手:“没事。”然后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随着他向上走。

    总算快到第五层了,却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了——是之前见过一面,自称是陆朝老师的张志铭。

    张志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里面的人是故意不予回应,站在门口不停地敲着门。

    半天得不到回答,张志铭以为自己又要失望而归了,叹着气扭头准备离开,恰巧看见了出现在走道尽头的陆朝,他顿时变成了走在路上看到块鲜肉的恶狼,眼神冒光,健步如飞地跑到了陆朝跟前。

    张志铭刚想开口,才发现陆朝身后还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人,他舌头已经准备好的劝说又咽回了的肚子里,变成了一句:“陆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

    陆日晞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艰难地仰起了脖子,这一分神导致她脚下踩空,一个重心不稳往台阶上跪去。

    又要把膝盖磕出一块青紫之前,站在她上几阶楼梯的陆朝眼疾手快地托住了她。

    少年的胳膊虽然纤细,却意外地非常有力,托住她后顺势往上一拉,将她扶稳。

    “谢谢。”陆日晞有些力不从心地说道,她抬眼看向了刚刚呼唤了她名字的张志铭,打了声招呼,“啊,张老师啊……早上好。”

    张志铭明显是奔着陆朝来的,但这并不是一个解释情况的好时机,陆日晞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她和陆朝是回来接林征的,两方人马暂时按捺住满腹的疑问,一起叩响了被陆朝称为“李叔”的家门。

    李叔是个头发花白,年过半百的老人,这个年纪被陆朝用“爷”辈称呼都不为过,但是因为他从未娶妻,膝下无子,便一直被孩子们“李叔李叔”地叫着了。

    可能是因为上了年纪,自己又孤身一人没有儿孙的原因,李叔平日里邻里的孩子们都非常照顾,林曼霜工作忙碌时,经常托他看管家里的小孩。

    对方从来没有见过陆日晞,不敢让一个陌生的女人带走林征,还生怕陆朝年轻被骗,几次想把外面站在陆日晞旁边的陆朝拉进自己家门。

    一旁的张志铭站了出来跟李叔再三保证陆日晞不是可疑人物,自己也会跟着看好两个小孩。李叔虽不认识陆日晞,但见过张志铭好几次,知道他和陆朝关系匪浅,却还是不敢让两个非亲非故的人带走林征。

    陆日晞半是无奈半是欣慰,见李叔那么护着孩子,陆朝也没有什么意见,自己原本的担忧似乎是多虑了,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又带着陆朝离开了。

    只不过这次身后还跟着个甩也甩不掉张志铭。

    见后视镜里的黑色轿车尾随了自己一路,颇有不跟陆朝说上话就不罢休的气势,陆日晞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副驾的陆朝询问道:“要不要和你的老师谈一下?”

    少年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沉默,不答应也不拒绝,他大部分时间就是用这种态度来终止陆日晞想要展开谈话的意愿的,这让陆日晞相当伤脑经。

    “之前擅自跟别人打听了你家里的情况,我很抱歉。”陆日晞便自顾自地徐徐说道,“但是不回应某种意义上就是在逃避问题,这样耗下去事情永远解决不了。不管之前怎么样,趁现在好好坐下来谈谈,把你的想法和你的选择都一并跟老师讲清楚,张老师看起来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少年抿了抿嘴唇,最后看向了陆日晞,点了点头。

    陆日晞专注着眼前的路况,嘴里还在长篇大论解释着诸如“不沟通是无法达成共识的”“逃避问题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他只好张了张口:“好。”

    没想到对方这次那么轻易答应自己请求的陆日晞差点一脚将刹车踩到了底,她故作镇定地稳了稳方向盘,将车停到了车道一侧的停车道上,掏出了手机,从口袋中翻出了那张被洗皱了的名片,生怕陆朝反悔,手指飞速地拨出了上面的电话。

    三个人最后找了家咖啡厅落座。陆日晞原本打算和平常一样要份香草拿铁,多糖,奶也要了高热量的全脂,要求都说完了,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样的点法在陆朝眼里是不是太没有大人的威严了,于是咳嗽了两声又改要了一份无糖无奶的意式浓缩。

    陆朝什么也不点,陆日晞就自作主张地给他要了杯热牛奶,怕他肚子饿,顺便给他点了份巧克力可颂。

    张志铭看起来是平日里不常喝咖啡的人,翻了菜单半天,才要了杯绿茶。

    热饮上桌,陆日晞只尝了一口就被苦得受不了,将咖啡搁置到一旁,再也没有动过。

    “陆朝啊,”张志铭率先开口,毫不委婉,直切自己的中心思想,“学校那边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只要你愿意复学,现在就能回去,之前的记录我会想办法帮你消掉的,你别再意气用事了。”

    回应他的是少年干脆的拒绝:“不要。”

    张志铭有些急眼:“助学金的申请也批下来了,你要是还有什么难处可以尽管和我说,我知道你担心钱的问题,但这哪能说半途而废就半途而废呢?芸青都培养你那么多年了,就因为和同学那点小矛盾就不练了,你这哪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的期待呢……”

    这句话不知道触动了陆朝哪根敏感的神经,他猛然抬眼盯着张志铭:“我说了,我不想回去。”

    两三句话就谈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坐在一旁一直听着的陆日晞终于没忍住,用手按住了陆朝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一些。

    然后她看向张志铭,语气温和地说:“张老师,你能再把情况跟我说一下吗?”

    ***

    从张志铭那里,陆日晞又大致了解了一遍发生在陆朝身上的事情。

    陆朝原本在世的母亲是个芭蕾舞者,因为发现自己的儿子无论是体型还是天资都是上佳,便从小培养陆朝,希望他有朝一日可以走上和自己一样的职业道路。

    陆朝也没有辜负自己母亲的期待,小学毕业后就考上了以前母亲上过的舞院附中,成绩一直都是院内最拔尖的一批。

    可惜的是在三年前,陆朝的父母因为车祸去世了,在监护权转让到林曼霜手上后,陆朝的脾气就越发地乖张,不仅不服教师的训练安排,还时常和自己的同学产生摩擦矛盾,在去年和宿舍里的室友因为一次斗殴,被校方勒令停学一周。

    结果人从学校里出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张志铭虽然并非是直接负责陆朝的老师,却在当年教导过林芸青,如今也算是学校里说话有点份量的老教授了。

    他算是半个看着陆朝长大的人,见陆朝不愿来上学,秉持着惜才之心,便开始隔三差五来林曼霜家里走访,知道林曼霜家里出现的问题,心中暗自着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毕竟林曼霜儿子林征的病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况且他和林曼霜非亲非故,张志铭至始至终都只是希望陆朝回到学校而已。

    张志铭从陆日晞这边得知了林曼霜因为心肌梗塞躺在医院的消息后,只是略表震惊之意,摇头感慨林曼霜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实在是不容易。

    几句话没完,又将话题转回了陆朝身上,斥责陆朝不懂长辈的良苦用心,只知道雪上加霜,又转而称赞陆日晞心善,要她多劝劝陆朝让他不要继续胡闹,话里明面阴里都绕不开让陆朝回去上学这个中心。

    陆日晞这才明白这不是陆朝不愿意沟通,这是对面只顾着劈头盖脸单向输出的问题。

    别说陆朝受不了,就连陆日晞都有点受不了,她干脆扯了个现在要回去继续照顾林曼霜的借口,就带着陆朝跟对方告别了。

    去往医院的途中一路沉默,陆日晞觉得自己刚才似乎又好心办了坏事,腹中酝酿着要怎么跟陆朝开口。

    可这次还没等她把内心中的草稿打完,陆朝主动说话了。

    “林姨手术的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陆日晞满头问号。

    他继续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到了医院我就立欠条给你。”

    “等等——”陆日晞打断了陆朝的话。怎么他这话颇有一种要跟自己划清界限、一刀两断的走向?

    但是这回少年没有理会她的叫停:“谢谢你这两天的帮助,把我送到医院就好,接下来就不麻烦你了……”

    这孩子是不是刚刚跟张志铭讲完话,就把对方“自说自话”的精髓给学到了?

    陆日晞第二次将车拐到了停车道上,闭上双眼,揉着太阳穴,深呼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一些:“陆朝,你说你要还我钱,我想问问你,你要怎么还我钱?”

    尽管没看对方的脸,但是陆朝明显感觉到这次陆日晞喊他名字时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他偷偷看了一眼后视镜,镜子上倒映着陆日晞的面容,神情和气场和之前一直保持着温和的她判若两人。

    仿佛回到了酒吧初见时的那个晚上。

    “我会去打工……”他说。

    “打工?”陆日晞轻笑了一声,仿佛在嘲笑他的天真,“一个未成年人,没有文凭,也没有合法打工的身份,能干什么?像之前一样去做一些见不得光偷鸡摸狗的事情么?”

    她脸上毫不遮掩的嘲弄刺痛了陆朝。

    “你的老师有句话说得没错,你还真是个意气用事的小鬼头。”陆日晞扭头看向了陆朝,话语和目光如刀刃般锋利,“如果别人的好意对你而言是不能接受的怜悯施舍,难道干小偷才会做的勾当就是你眼里所谓的自力更生了么?这是什么逻辑?你说你要还我钱,你拿什么还我钱?你现在能还我多少钱?你要花多久时间还我钱?你能回答我刚刚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