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 15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朝眼睛有些发红,他从运动裤的口袋里掏了掏,竟然将杨澜之前塞给林曼霜的两万块拿了出来。

    他将钱递给了陆日晞,目光倔强。

    陆日晞回视着陆朝,两个人的目光交汇了很久,谁也没有挪开。

    最后,陆日晞伸手将钱从他手上拿走,发出了一声嗤笑:“你觉得这点钱够么?”

    陆朝又垂下了头,低声说:“剩下的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想办法?荒废掉学业现在着急着去打工赚钱吗?那未来呢?”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太过刺耳,陆日晞尝试着放柔自己的声音。

    换来的却是对方不领情的拒之千里:“这和你没有关系。”

    真是个完全无法沟通的死小鬼。

    “关系大得很,如果你想按照这种方法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现在就是你最大的债主,我有权知道你要怎么还我钱,什么时候能还我钱。”陆日晞强忍着没爆发,话语又急促起来,像是逐渐膨胀的气球一样,“难道你一辈子都想干最底层的工作,赚最基本的薪资,然后拿那些钱来还给我吗?那你要还多久?还一辈子吗?”

    “……”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阿姨醒来后会怎么想?你觉得她真的会让你这样的小孩来还钱么?还是说你又想像上次那样瞒着她离家出走自己去赚钱?”

    她的声音越来越高昂,但是膨胀到极致的气球在爆炸之前泄气了,她像是对陆朝说,又像是对自己喃喃自语:“这么做除了害爱你的人担心之外,还能达成什么?”

    “你不想想你阿姨究竟是怎么进医院的?急性心肌梗死究竟是什么,你到底有没有点概念?”陆日晞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变调,“就算现在恢复了,要是再恢复原本的操劳,不出半个月,你信不信她就会因为并发症再次心力衰竭?人是很脆弱的,很容易就会从你的人生中彻底消失的……”

    明明陆日晞在直视着他,陆朝却觉得她的目光落在了更远的地方,她仿佛在透过他看着谁的幻影一样,脸上莫名浮现着他看不懂的神情,仿佛在怀念谁,又仿佛在悔恨什么。

    但是他还没看清楚,陆日晞又将头扭回了前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公路。

    良久,她伸出手指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缓缓开口:“对不起,我有些失态。”

    陆朝没有说话。

    “如果心里有负担。”于是陆日晞又踩上了油门,将汽车驶回了公路,“就按照你之前说的,把这个当做是一个闲的发慌的人心血来潮的报恩游戏,帮助你对于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理解么?”

    “我不懂。”陆朝开口了,“我们又不认识,只是……”

    又来了,就知道又是这种老调重弹的问题。

    “老实说,动机真的那么重要吗?”陆日晞打断了陆朝,“重要的我想干什么,我将要干什么吧?我只是恰巧走在路上,手上拿着袋饼干,自己不饿,所以分给了别人,就是那么简单的道理。”

    “况且——”

    陆日晞话音一转,腾出手,甩了甩陆朝还给她的两万块钱。

    “‘收起你无处安放泛滥的同情心吧,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什么,钱我们也收了,两万块买救你一命,扯平了’。”

    竟然一字不差地原原本本将那日陆朝对她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连语气和音调都学得惟妙惟肖。

    但是身上的锋芒般刺人的锐气又敛去了,她温和地笑了笑:“现在两万块钱回到我手上了,事情没有扯平。”

    她将钱塞进了自己的挎包里。

    ***

    林曼霜的病房外。

    陆朝静静地坐在医院走廊里的绿色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日晞在一旁踱步,暗自懊恼自己为什么先前要对陆朝讲出那样的重话。她一直都尝试让自己对那孩子的态度温和一点,因为他年纪小,不懂事,她不想用太严厉地态度伤害他。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陆朝在这种情况下都毫不配合的样子时,不自觉地就恼火起来。

    这不应该,她不该太过将自己的私人情绪代入到这件事当中。

    只是还是没忍住。

    陆日晞闭上了眼,努力让自己不再想过去的事情。

    她又深呼吸一口气,壮完胆后走到了陆朝身旁,挨着他直接坐下。

    “陆朝。”

    她喊了声对方的名字。

    得说些什么,讲些什么都好,她得跟他好好谈谈,但是之前就已经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地直接发泄出来了,现在又能说些什么呢?

    陆日晞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话:“你真的不想回去上学吗?”

    刚说完她就想右键点击撤回,然而现实对话可没有这种功能。

    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就着这个最糟糕的话题继续展开:“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吗?”

    理所当然的,少年没有回应她。

    “那我换个问题吧,你讨厌芭蕾吗?”

    陆朝只是像个木偶一样看着自己交叠在腿上的手,不说话也不表态。

    陆日晞却看见了他的双手握紧了一下。

    她盯着那双手,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供两人沟通的“渠道”。

    “你不讨厌芭蕾,对吧?”陆日晞试探性地继续道,“那是因为学费吗?”

    舞院学费不亚于美院,每年仅是学费和住宿费用加起来就不下一万,这还只是明面的账单,舞者需要的练功服、舞蹈鞋都是快速的消耗品,表演需要的道具费演出服都是不小的开销,累积下来甚至远超学费本身,更何况这还不含学生日常生活的开销和伙食费。

    这不是现在的林曼霜能负担的费用,所以张志铭才会四处帮陆朝申请助学金。

    然而陆朝即便得知了自己可以用助学金上学,也没有任何犹豫地拒绝了张志铭,这背后就必然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更深层的原因了。

    陆日晞却莫名觉得自己清楚对方这么做的理由。

    “你是想休学打工,帮小征赚医药费,缓解林姨的压力是么?”

    少年闭上了眼睛,将她探究的视线隔绝在外,双手握成了拳头。

    陆日晞清楚自己想得已经**不离十了。

    所以才在那个时候问她能帮他到什么程度,能给他多少钱。

    证明了自己猜想的陆日晞哭笑不得,陆朝这孩子,可以说是早熟到老成,又可以说是天真到幼稚了。

    她还想说什么,病房前的显示屏突然亮了起来,那是病房里的病人按下了呼叫器的提醒灯。

    护士长也随着灯光的亮起出现在了走道尽头,她快步地向他们走来,边走边挥着手上的病历表。

    “病人的家属是么?杵在外面干嘛呀?又不是监护病房,直接进去就行了,病人已经醒了。”

    她朝傻坐着的两个人抛下这句话,然后推门进入了林曼霜的病房里。

    陆日晞站了起来,向陆朝伸出了手:“进去吧?”

    病房内的护士已经给林曼霜做完了常规检查,确认没有大碍后就离开了。

    刚醒来的林曼霜身子还没恢复,嘴唇苍白,双目一片浑浊,才三十来岁,却宛如一个将行就木之人,旁边的心电监护器上跃动的波纹都比她更有生气一些。

    她混沌的视线触及陆日晞的时候终于明亮了一些,枯树枝一样的手朝对方抬起。

    陆日晞走上前顺势握住了她的手,轻轻地摸了摸她手背,用眼神示意她别太激动。

    “谢谢……”林曼霜虚弱地说。

    她在看见陆日晞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能好端端地躺在这个地方大抵都是托了眼前女人的帮助。

    道完谢后,她首先是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陆小姐,小征呢。”

    明明和陆日晞只有过一面之缘,林曼霜却无端地相信眼前的女人会给予她答案。

    陆日晞安慰道:“陆朝托李叔看着了。”

    林曼霜听见“陆朝”这个名字的时候睁大了眼,她又诺诺地问:“那阿朝人呢?”

    一直躲在陆日晞身后的陆朝闻言缓缓站了出来,低头看着空荡荡的地板,像是要将自己的面容完全隐于垂下的刘海之后。

    病床上的女人望着他这副模样,双眼霎时被泪水充盈。

    林曼霜松开了陆日晞的手,转而伸向了陆朝的方向。

    陆日晞拍了拍陆朝的肩膀,后者才回过神,坐到了林曼霜的身侧,挽起了自己小姨枯瘦的手。

    “对不起……”林曼霜看着少年和自己逝去姐姐六成相似的面容,喃喃道。

    她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地将他的样子望入自己的眼中了。印象中的陆朝似乎还停留在数年前,那个时候的陆朝像是一个天使一样趴在她的腿边,逗着她怀中的林征,甜甜地喊着她小姨,问她弟弟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一起玩。

    在他的双亲逝去后,林曼霜对陆朝的印象就变得无限模糊起来,不是她记不住,是她不想记住。

    而且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了?

    林曼霜的眼泪流了下来,已经一把年纪了,却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不断地重复着:“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