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 17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靠在门外的陆朝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中, 他缓缓地蹲了下来。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晚上。

    他在快餐厅打完临工, 从店老板那里得到了免费的剩菜,打包带给家里的小姨和表弟。

    隔着并不严实的门, 他像是如今这样,听见了里面林曼霜的叫骂声。

    门内的林曼霜跟所有被生活压迫到极点的中年妇女一样, 即便没有任何人倾听她的牢骚和抱怨, 嘴上却依旧念念叨叨, 事无巨细数落着生活中的不如意。

    所以陆朝当时没有进去, 而是站在外面静静等着, 等待着他的小姨在这珍贵的个人时间中发泄积攒多日的压力,因为林曼霜在他面前总是克制着自己的负面情绪,那是她出生的家庭给予她最基本的教养:永远不能在后辈和孩子面前暴露自己的丑态。

    然后他听见了一句话。

    “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为什么他还不消失!他是想逼死我吗?!”

    站在门外的陆朝倏然握紧了拳头。

    这里面的“他”除了自己之外, 还能是谁呢?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一点也不意外, 平日里其实也能隐隐约约感受到小姨对他的厌恨,他知道她并不是真的憎恶她,她只是太难受了,无处发泄,结果就变得越来越扭曲了。

    陆朝相当平静地将塑料袋挂在了门把上, 从家门口踱步离去。

    但是他没有离开太远, 他只是坐在一片黑暗的楼梯下, 抱着自己的膝盖, 思考着接下来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他坐下来没多久, 就听见了“嘎吱”一声。

    林曼霜打开了房门, 屋内的灯光倾斜而出。

    躲在楼梯后的陆朝屏住了呼吸,然后他再次听见了那句话,声音不大,却飘荡在走道中,直到清清楚楚地在他的耳廓中回响。

    “别回来了。”

    然后是重重地关门声。

    陆朝不知道自己的小姨当时有没有发现他就躲在不远楼梯下,不过这并不重要,他在楼梯上坐了大概半个小时,最后选择实现自己从小敬爱着的小姨的这个微不起眼的心愿。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

    门外的少年捂住了脸,门内病床上的女人也捂住了脸,两个人的指缝之间同时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

    陆日晞安静地听着无助的女人哭诉自己的罪行。

    因为陆朝不在,林曼霜便将这个房间当做了她的告解室,将陆日晞当做自己可以对之倾诉罪孽的圣职者。圣职者只会倾听,不会批判她的丑恶,亦不会将她的罪行泄露,只会代表神宽恕她的罪过。

    这样就够了,这样就足够了。

    可应该沉默的圣职者这次在罪人告解完自己的罪状后开口了——

    “是这样啊。”陆日晞垂下了眼眸,似乎在回忆什么,“所以那孩子才不愿意将你的联络方式告诉警察。”

    她的话让林曼霜愣住了。

    “陆朝在派出所的时候拒绝将你的联络方式告诉警察,我将他接出来后,他也不愿意跟我说。”陆日晞说。

    明明她只是在陈述着自己的回忆,毫无谴责的意味,每一句话却像是刀一样剐在林曼霜的心上。

    “我当时以为他是怕你担心,怕你责骂他。”陆日晞明白了什么,“原来他真的只是不想回家……”

    林曼霜泪如雨下。

    陆日晞从林曼霜那里抽回了双手,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我不是你,我没办法站在你的位置去理解你的痛苦,我知道我并没有资格对你的行为进行任何评判。”

    陆日晞望着她的眼睛。

    “但是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这些话应该留给那孩子,而不是跟我说,跟我说这些话只能让你自己得到解脱,可是陆朝呢?”

    “我没办法面对他……”林曼霜刚说完,连自己都发觉这是她给自己找的借口。

    她不是没办法面对陆朝,她是没办法面对自己。她终究最在乎的还是自己,明明自己的痛苦已经给无辜的孩子带来了悲伤,她事到如今优先考虑的却依然是自己的心情。

    “待会等他进来的时候,再跟他原原本本地重复一遍刚才的话。”陆日晞仿佛没有听见林曼霜那句话,“陆朝是那么温柔的一个孩子,会愿意听你说完的。”

    林曼霜像孩子一样地问:“会吗?”

    “会的。”陆日晞目光温柔地凝视着茫然无措的林曼霜,“他很爱你,也很爱小征。”

    不然不会在她倒下的时候那么焦急,放下一切来找她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

    林曼霜:“但是……”

    他们一个是嫉恨他的小姨,一个是连神志都不能保持清醒的表弟。

    即便这样,就算不用陆日晞点明,她自己都清楚着陆朝仍然爱着这两个他在这世上相依为命的血亲,即便这份亲情已经因为时间的推移变质了,在他眼里,自己仍然是当年愿意摸着他的头,在姐姐严厉地训斥他跳得还不够好时,夸他已经进步很大了的小姨。

    他从来没有向自己抱怨过,也从来没有嫌弃过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林征,他只是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任何怨言地分担着她的痛苦,照顾着她都视为累赘的儿子。

    “一定是很爱你们的。”陆日晞无论是眼神还是声音都相当温柔,“所以才那么努力地想要为你做点什么,只是他还太小了,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罢了。”

    “所以。”陆日晞顿了顿,然后道明了自己这次真正的来意,“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林曼霜摇头:“我哪有能帮上你的资本呢?”她甚至连躺在这里的钱都是陆日晞出的。

    “有啊。”陆日晞淡淡地抛出了一个炸|弹,“我希望你能允许我替你承担所有林征需要的医疗费用,并且希望你能说服陆朝接受我的资助,回去舞院附中上学。”

    林曼霜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脸上毫无玩笑之意的女人。

    她的的确确是以请求的语气说出那些话的。

    ***

    安抚完林曼霜,陆日晞推门而出,看见了一直站在门口的少年。

    “你都听到了呀。”陆日晞毫不意外,只是朝陆朝笑了笑,“进去和你的小姨谈一谈吧?”她说完,侧了侧身,给他让出了通道。

    陆朝走上前,没有进门,反而站定在她身前。

    “为什么……”他问。

    “唔。”陆日晞挠了挠下巴,有些苦恼,“一定要给出理由吗?”

    少年抬起头,仰视着她,眼眶有些红。

    陆日晞叹了口气:“别为难我了,我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不是万事都要有个明确的所以然的。”

    她伸出手,这次没有犹豫,轻轻地揉了揉少年的头发,然后双手按在他的肩上,把他推进了房内。

    在他还想跟他说什么之前,陆日晞朝他笑着关上了门。

    ……

    少年的身影完全隐于门后,陆日晞总算是放松下了一直紧绷的身体。

    这一系列弄下来,她总觉得自己酷似准备抢银行的劫匪,而不是什么日行一善的好人。

    她疲惫地坐到了外面的椅子上,翻了翻挎包,掏出了一沓文件。

    这是她焦头烂额了一个星期的心血,又是跟张志铭联系复学手续,又是四处去调查林征的骨髓配型,虽然后者尚无什么进展,但是前者的复学申请书监护人同意书都已经准备好了,只差本人和家长签个名了。

    她对陆朝的问题的解决方式相当简单粗暴,既然他不想回去上学的本质原因出自于他的家庭,那她就直接把这个问题替他摆平。

    好在林曼霜并不像是陆朝那样凡事都要追根刨底,她清楚自己身上没有任何陆日晞可以图谋的东西,也明白自己的儿子已经等不下去了,已经是绝境了,事情不能再差了,这个时候只要有一点希望,她都会紧紧拽住。

    陆日晞不难理解别人对她的的警惕心。

    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任何一个陌生人可以对另一个陌生人将事情做到这个份上。

    这是共识。非亲非故,萍水相逢,这个世界上苦难的人多了去了,谁又有空和能力去普度众生呢?

    陆日晞总是把“陆朝救了她一命”这个理由挂在嘴上当作所有自己无偿行为的借口,但谁都知道,她就算是报恩,也早就足够了,剩下的已经远远超过报恩的范畴了。

    但是陆日晞却诚如她所言,只是想做,所以就做了。

    做完这一切的她并没有什么感想,也没有什么自我陶醉和感动。

    她像是完成了一个自己给自己定下的任务,单纯地松了口气而已。

    陆日晞翻阅着所有的文件,打算等陆朝出来后将它们交给林曼霜过目签字。

    手指却在翻到一张表单上停顿了一下。

    陆日晞皱眉,食指和中指将它从里面抽出。

    她大概是收拾桌面上的东西时太匆忙了,竟然不小心把它也夹在了里面,还好现在提前发现了。

    这时候,病房门突然打开了。

    陆日晞连忙将那张单子折叠起来,放回了包内,看向了门口。

    黄昏时分,斜阳透过走道尽头的玻璃窗,为陆朝的轮廓镀上了柔光。

    他的鼻头有些红,不知道是阳光给陆日晞造成的错觉,还是因为刚刚大哭了一顿。

    陆日晞站了起来,走向了他。

    事后陆日晞对这个场景片段总觉得有些记忆模糊,大概是夕阳太温柔了,或者是少年的表情太无助了,不然她为什么会不自觉地朝他伸出了手?

    “要不要来我家住?”陆日晞问。

    时间似乎被定格了,无论旁边匆忙快走在走廊里的护士,抑或是每个病房前呼叫器的提醒声,它们全部都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一样,被她流动的世界排除在外,她甚至觉得在光芒下清晰可见的尘埃都悬停在了空气中。

    陆朝看着她,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过了一瞬。

    他的手缓缓抬起,划过了悬停的尘埃,承载着残阳最后的光芒,最后和那份余热一同落在了她的手心中。

    “嗯。”陆朝点了点头。

    于是世界再次运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