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 18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日晞, 女, 今年二十七岁,短暂的二十七年人生里充斥着c++和j□□a这类令常人会崩溃的语言,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母语都要成为c++了,导致本人不太会说人话, 难以跟正常人进行普通沟通, 以致至今单身, 没有任何恋爱经历。

    每天的日常生活就是蹲在电脑面前, 开发去中心化程序, 测试算法,打码运行,被bug整到神经衰弱, 然后磕着功能饮料彻夜debug。

    这样的一个,仿佛一条咸鱼一般的女人, 在三天前,她对一个比自己小了一轮,只有十五岁的美少年,提出了同居要求。

    更不妙的是,对方答应了。

    她的人生从那一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bug, 修复不能, 是直接会导致整个程序崩溃的无解bug。

    她仿佛听见了警笛响彻在耳边的声音, 和蔼可亲的警察正坐在小黑屋里, 向她微笑着招手。她被押着进去了, 场景瞬间变成了法庭, 法官木槌一敲,无期徒刑,她这辈子都要在监狱里替别人debug。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啊……”陆日晞猛地睁开眼,掀开被子从床上直起身,气喘吁吁地捂住了额头。

    她四顾望了望,没有小黑屋,没有警察,只有壁钟的秒针在滴答前进着,时针已经指向中午十二点了。

    万幸万幸,是在做梦。

    陆日晞擦了擦冷汗,准备起床刷牙。

    ……

    不不不不,事情根本不是那样好吗?为什么她要潜意识把自己当做诱拐犯,事情根本不是这个样子,根本不是非正常同居关系!准确来说只是暂住而已!仅仅只是暂住而已!

    真相是这样的。

    时间回到一个星期前,她去和张志铭协商关于陆朝复学手续的时候,对方表示自己会全力支持她,但是这件事情其实还有一个遗留问题。

    舞院附中是全寄宿制,宿舍方却拒绝让陆朝入住。

    原因是之前陆朝之前和同宿舍的室友斗殴。如果是普通的小打小闹还好,陆朝将对方的牙齿打掉了一颗,下手太重,事情闹得很大,差点没让对方的家长直接报警,这也是校方直接停学掉陆朝的理由。

    这样的暴力前科记录,以退学处分来处理都不为过,如果不是张志铭在背后周旋了许久,陆朝当时得到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一张停学通知书了。

    虽然他为什么要和别人打架的理由至今未知,那已经不重要了,造成的结果不会改变,没有任何一个寝室愿意接纳他,这就是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代价。

    如果说是寻常的中学,全寄宿制和走读似乎也没有太大区别,但舞院就不一样了,这群年轻的学生们每天得比公鸡还起得早,六点半不到就要站在早功室的大门等着开门了。

    陆日晞听完张志铭描述完后整个人处于呆滞状态:早上六点钟?那不是她平常的睡觉时间么?太拼了吧……

    言归正传,林曼霜家在老城区,那里连走道公交车和地铁站都要花费半小时,更何况老城区离市中那么远,根本不可能让他在这种情况下走读。校方估计也是清楚陆朝家中的情况,才用这种方式委婉地劝退他不要再回去了。

    但是——

    陆日晞随手把学校的地址输进了手机地图里,发现那学校竟然离自己的公寓距离不足三公里,就差了两条街。

    她两耳不闻窗外事,生活永远只在公司和公寓之间两点一线,除了临近周末的时间偶尔去和朋友去酒吧喝点小酒缓解一下成年人的生活压力,对这个自己生活了接近两年的城市,至今都跟一个外来的游客一样感到陌生。

    不过这些暂且不提,现在问题的解决方法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了:

    让陆朝住她在她家,直到她想办法把学校那边的关系打通了,这不就好了?

    现在她又庆幸当年这公寓只剩这间两居室的套房租给她了,反正客房放着也是放着,能借此解决掉这个问题实在是天助她也。

    于是她那日在林曼霜的病房里提完了想要帮助林征和陆朝的请求后,立刻跟她解释了这个问题,林曼霜表示非常感谢和理解,但是说要再问问陆朝的意见。

    站在门外的陆朝估计一字不漏地把她们的对话完全听进了耳中,才会在后来那么简单地答应了自己。

    这就是陆日晞“在三天前,对一个比自己小了一轮,只有十五岁的美少年,提出了同居要求”的真正原因。

    得到了其监护人和本人允许的,非常健全,没有任何不正当因素的暂住关系而已!

    可喜可贺,陆小姐,不用进局子了呢。

    ……

    “咕噜”一声,陆日晞将口中含着的水吐进了洗手槽内,然后擦了擦脸。

    她前脚刚把陆朝带回家,公司那边就出了问题要她去善后,这两天基本都没怎么在家里待过,好不容易昨天解决了,半夜刚回家就直接睡倒了,直到现在才醒。

    陆日晞对着镜子拍了拍脸,深呼吸一口气。

    今天是星期六,难得的休息时间,她得赶快趁自己还有空的时候,安顿好陆朝。

    换好衣服走出房门,客厅相比之前已经截然不同。

    昨天回来的时候太累了没有仔细去看,现在四处望望,平日里被她拿来垫屁股的沙发枕头摆回了原位,电视机上的积灰也刚被人擦过,一旁连接着阳台的落地窗大开着,只关上了里层的纱窗。

    陆日晞平日里总是把两层窗帘全部拉上,不分昼夜永远开着室内灯,这样她就不用考虑现在是夜晚还是白天,窝在家里安静发霉。

    现在窗帘被挽了起来,阳光随着清风窜进了房内,整个客厅仿佛被洗涤过一般清爽干净。

    太耀眼了,太清爽了,这就是青春的力量吧……

    等等,陆朝到底在她不在家的时候打扫了多久卫生?

    为什么她会有一种自己在压榨童工的感觉?

    将客厅打扫得焕然一新的陆朝并不在客厅里,她昨天半夜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他,但是鞋子放在玄关,应该是缩在自己的房间里。

    既然暂时一起住在同一个房檐下,不可能让他以后一直都蜗居在自己的房间里,她好歹是答应了林曼霜会好好照顾陆朝的。

    陆日晞又返回了客房门前,先是拿出了随身的镜子照了照,确保自己嘴角旁没有未擦干净的牙膏,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敲了两下。

    没人回应。

    是还没醒吗?

    陆日晞准备加重力道再敲两下之前,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少年低着头站在门口,身上穿着她之前给她买的运动服,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拘谨又畏缩。

    陆日晞僵硬地:“早……呃,中午好,今天一起出去吃午饭吧?”

    这几天她没有留宿在家中,每天都是给陆朝点外卖吃,今天怎么也得出门放放风了,还要考虑给他买些生活用品。

    陆朝点了点头。

    然后就尾随在陆日晞身后,一路跟着她走到了地下停车场,乖乖地上车,乖乖地系上安全带,一同抵达一家牛排店落座,全程就跟条小尾巴一样,跟她不近不远地保持着一米的距离。

    乖巧是乖巧,可太僵硬了,无论是对话和相处方式都很僵硬,然而到底要怎么跟这个年纪的孩子沟通,她早就不记得了。

    十五岁是不大不小的年纪,已经对世界有了基本的认知和判断,却还不够成熟完善,看上去像白纸一样干净,但是已经会叛逆,会被漂亮可爱的女孩们吸引,已经有了大人看不透的小心事了。

    不能单纯地将对方当做不懂事的孩子忽悠,无论做什么都要先充分了解他的想法,尊重他的的意愿,却也不能一味迁就。

    道理都很简单,实践起来非常困难。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到底是该温柔一些,还是该严厉一些,如何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点,都是令人苦恼的问题,更何况陆朝还跟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他的生长环境太曲折了。

    陆日晞看着少年低头吃着菲力牛排。他使用刀叉的方式非常标准,甚至谈得上得体优雅,在之前服务员询问生熟度的时候也非常熟稔地说了“三分”,上菜的时候也会点头致谢。

    不难看出他原先的父母都是相当有素养的人,从小将他教养的很好。

    陆朝注意到陆日晞在打量着他,抬起那双漂亮的眼眸,回望着陆日晞,侧了侧头,及肩的头发微微晃荡在空中:“怎么了?”

    这是陆朝这三天对她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之前都是她问他答或者干脆不答。

    陆日晞内心在捂嘴尖叫,恨不得将这个场景录下来然后在广场上重复播放个二三十次,到处逮着路人炫耀一番。

    但是她面上不动声色,只是咳嗽了两声,用自认为非常成熟的大人姿态,关切地询问道:“生活上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么?我们吃完饭后可以一起去买。”

    陆朝:“没什么特别需要的……”

    “要不要换个新的床单?或者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或者说衣服呢?对了!衣服!”陆日晞选择性没听见他的回答,连忙像是抄底一样抛出了几个选项,“买多几套衣服吧?”

    “不用。”陆朝摇了摇头。

    “需要的,现在那么热,多买一些衬衫短裤吧?对了,还有袜子,鞋子,内裤……家居服也买一套吧?”

    陆日晞见陆朝今天身上穿的竟然还是自己之前给他买的那套运动服,心中猜想他是不是根本没几套衣服,只能一两套来回洗着换。

    但是说话的时候还要顾虑到对方的自尊心,于是陆日晞赶紧补充道:“因为每天用洗衣机洗衣服太浪费水了,多买些换的衣服吧?然后逛的时候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好不好?“

    这种蹩脚的理由谁都听得出来她是在胡掰乱扯。

    但是她明明很紧张却一直故作镇定的姿态非常有趣,自以为振振有词试图说服他的样子也很好玩……

    陆朝又垂下眼眸,掩盖住了眼底的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左手的叉子将一口牛肉塞入嘴中,以此掩饰自己嘴角仍不住上扬的弧度。

    一口牛肉咽下肚子,他又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朝对面以为自己再度沟通失败正在沮丧的陆日晞发出了一声延迟了三十五秒的回应: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