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 20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管陆朝有没有张口要, 陆日晞还是自作主张地帮他买了一堆她自己觉得必要的“生活用品”。

    这么逛下来, 购物袋几乎将后车厢填了一半,陆朝口袋里的账单也变成了一小沓。

    他从头到尾也没有表达什么抵触之情, 只是一张一张把账单叠好收起,一脸未来一定会将所有金额如一还给她的认真模样。

    陆朝的想法其实很单纯。

    先前自己的小姨在他离开前嘱咐过他不要给陆日晞添麻烦, 既然借住在别人家中, 就要乖一些, 不要让陆日晞为难, 所以他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 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不要让陆日晞感到伤脑经的事情。

    就当下据他观察的情况而言,她每次都会在自己摇头或者说“不”的时候,露出相当苦恼的神情, 所以他就全部接受了,这样她反而会松了一口气, 露出欣慰笑容。

    完全不知道对方心理活动的陆日晞见对方那么乖巧,反倒开始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强买强卖了。

    其实不用那么乖的,就算是像之前那样带点刺地顶撞她也无所谓,比起像是现在这样照单全收, 她更想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可徒然开口说希望他表达自己的想法, 反而会给他造成压力吧?

    两个想法南辕北辙却都不希望对方感到困扰的人就这样从中午逛到了晚上, 期间虽然没有什么交流, 但也算得上是相当和谐了。

    从家居店将换洗的床单与被套也买好后, 陆日晞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天色已经渐晚了。

    腿很酸,肚子也很饿。

    陆日晞取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弄了一下,准备就近找家餐厅解决肚子问题。

    对了,这种时候就应该询问一下陆朝想吃什么吧?还可以趁此得知他对食物的偏好,以后就不用总是点同一家餐厅的外卖了。

    不过按照对方的性格,估计会说“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或者是“什么都可以”吧……

    还是问问好了。

    在心中做出了决定陆日晞回头,然后发现身后的小尾巴不见了。

    ……

    不见了?!

    差点被吓破胆的陆日晞连忙四处张望,最后在不远处的一家商店前看见了几乎贴在了橱窗上的少年。

    她疾步走上前,却又站定在了二米之外。

    陆朝手上提着陆日晞刚给他买好的被套,侧着脸,专注地凝视着壁灯下的舞裙。那是一条女性的芭蕾舞演出服,纯白的舞裙仿佛由天鹅的羽毛编织而成,上面缀饰着星辰一样的玻璃碎钻,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反射着虹光,非常漂亮。

    但是凝视着它的陆朝现在要比那条舞裙还要耀眼美丽。

    少年黑色的瞳孔倒映着自己所见的东西,就像是装下了银河的宇宙,他看得很认真,有些出神,嘴唇轻轻抿着,仿佛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和周围的车水马龙是那样格格不入。

    陆日晞脑中却浮现了一个相当煞风景的猜想:……等等,难道这孩子真的对女装感兴趣?

    不对不对。

    她又甩了甩头。

    他是对这家店贩售的东西感兴趣吧?

    由橱窗摆放的衣物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家出售芭蕾舞者用具的专营店。这种店一般不会单独开设,就跟乐器店上面往往就是乐室一样,这样的店铺上面通常是舞蹈课室,课室一般会开设课程给感兴趣的人报名学习。

    “要进去看看吗?”陆日晞走上前问道。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再轻的微风,也会惊动停在花瓣上的蝴蝶。陆朝局促地呼了口气,反射性地回答道:“好。”

    他刚说完,就后悔了,又想改口说“不要”,却看见陆日晞已经推开了店门准备进去了。

    悬挂在门前的风铃被门框碰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提醒里面的人有新的来客进入。

    这家专营店应该开了有一定年份了,即便里面的装修翻新过数次,门口木质地板的摩擦痕迹还是暴露了它已经坐落在这里已久的事实。

    墙壁上就贴着舞蹈室招生的广告,课程多样,从初学到进阶,报学年龄不限,跟随处可见的课外兴趣班一样。

    店铺的右侧就是通往二楼的楼梯,上面传来教师打着节拍的掌声与鞋盒和胶质地板碰撞的敲击声。下面却很安静,一个客人也没有,甚至连收银员都不在柜台前。

    陆日晞进了店内,却发现陆朝还站在外面。

    “怎么了?”她撑着门,“进来呀。”

    陆朝站在原地踌躇着,片刻后又开口说:“还是不了,走吧。”

    刚刚说要进来的人是他,怎么他现在又一脸不愿了?

    陆日晞想问为什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

    “小朝吗?是小朝吗!”

    来者看见伫在门外的少年,匆匆地拂过陆日晞,瞬间就窜到了少年身前,抓住了想要逃跑的他。

    那是个年龄在三十五岁上下的中年女人,颧骨很高,面部保养得很好,但是双颊稍微有些凹陷,就是这点微小的瑕疵暴露了她的年龄。

    她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身形非常苗条,背部挺得笔直,身上穿着米色的舞蹈练功裙,腿上套着针织护腿长袜,脚上还穿着室内用的练习软底鞋,明显是从楼上不小心瞥见了少年,便风风火火地跑了下来。

    “逃什么呀!”中年女人如同机关枪一样地责备道,“真的是!连我都不认了吗?怎么头发都留那么长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被抓包的陆朝看了看还站在门口一脸迷茫的陆日晞,又看了看紧紧拽着自己双手的女人,声音细若蚊吟:“陈阿姨好……”

    “站在外面干什么?既然来了就进来跟我打声招呼呀!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孩子……都多久没来舞室了?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女人还想抓着陆朝絮絮叨叨之时,猛然发现了站在一旁一直被她忽视的年轻女人。

    “您是?”她开口问道。

    ***

    女人的名字是陈雯,她是这家舞蹈用品专营店的店长,同时也是楼上舞室的教师之一。据她自己所言,她当年是陆朝母亲的学妹,也曾经在同一个舞团跳舞。虽然舞蹈演员的职业寿命很短,可她还没有达到退役年龄,就递交了辞呈退出了舞团,自己在这里经营起了一家舞蹈课室。

    “因为薪水太少了啊。”

    陈雯坐在餐桌的那端,指尖搓弄着冰镇酸梅汤的吸管,明明大了陆日晞七岁,却还像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一样朝陆日晞撇嘴抱怨。

    “跟你们那种只要坐在空调房里就能赚钱的高薪it行业不一样,我们这一行又苦又不挣钱,如果达不到金字塔的顶端,每个月就只能领着两千五的保底,在这种大城市里怎么养得活自己?自己开教学班就不一样了,现在的外行人很舍得在这方面花钱的。”

    躺着也中枪的陆日晞只是赔笑,不敢反驳。

    在刚刚在陈雯的店门口打了照面后,陈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自己教的班级推给了别的聘请老师,然后就请陆日晞和陆朝来到隔壁的一家川菜馆吃晚餐,两方一边吃饭一边通过闲谈大致了解了相互的情况。

    “以前小朝的妈妈忙着舞团里的演出时,经常把他放在我这里,要我盯着他练习。”陈雯露出了怀念的表情,接着叹气道,“可惜学姐她……”

    空气凝固起来。

    “算了算了,不提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陈雯意识到气氛有些沉重,立即转移了话题,“所以说现在小朝是住你家里?”

    “是的,因为学校那边出了点问题,所以暂时住在我那里。”陆日晞说。

    “我之前听学校那边的人说你退学了,这是怎么回事?”陈雯看向了陆朝,表情严厉起来,“那边的人跟我说你是因为打了人才被停学的,这是真的?”

    “……对不起。”陆朝没有否认。

    “你这孩子明明那么乖,怎么会干那种事情?”陈雯不可置信道。

    陈雯其实说出了陆日晞的心声。即便相处时间不久,陆日晞也觉得陆朝不像是会主动引起争端的孩子,他性格内向,看起来只有被欺负的份,怎么会跟张志铭说的那样,主动攻击了别人呢?

    可陆朝只是低着头盯着桌面,一副安静受训的乖巧模样,看起来没有解释原因的打算。

    陈雯见他这样,也有些不忍心:“要有什么难处,为什么不来找陈阿姨我帮忙呢?你这孩子真是死心眼……算了,之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想了,能复学就好。”

    “对了。”陈雯又想起了什么,“所以说你已经有一年没练舞了?!”

    陆朝的头垂得更低了:“嗯……”

    “什么?!”陈雯拍桌而起,“把背给我挺直说话,那么畏畏缩缩的一点仪态都没有,你怎么可以那么自暴自弃!”

    陈雯突然点起的火气把陆日晞吓了一跳,周围的食客也转过来看向了他们这一桌。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雯讪笑着坐下。

    刚坐下,又马上俯身几乎贴到了对桌的陆朝身上。

    “待会去练功室,我要检查一下你现在的情况。”不等陆朝回答,陈雯转向了陆日晞,“可以么,陆小姐?”

    陆日晞哪敢拒绝,只能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