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 21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饭后接近八点钟, 陈雯的舞蹈教室已经清场了, 只剩下几个还没离开的年轻女教师在清洁着地板。

    陈雯遣散了她们, 将陆日晞和陆朝领到了舞室里。

    舞室大约一百平米左右, 室内铺着专用的地胶,对着街道那边的墙有两扇巨大的窗户, 透过窗户能看见马路上的行人与车辆来来往往,两侧的墙壁则被镜子覆盖着,旁边就是扶手。

    陆日晞见两人都把鞋子脱下放在了鞋柜里,便效仿着做。

    陈雯进了舞室, 先是用力拍了拍陆朝的背,力道之大让一直含胸驼背的陆朝往前踉跄了一步。

    “还驼背?”陈雯呵斥道,“腰腹都给我板直了,连这点基本都保持不了了吗?!”

    现在的她和刚才在川菜馆时的她对比起来简直是换了个人。

    陆朝被她骂得瑟缩了一下。陆日晞有些按捺不住, 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结果陈雯一个眼刀杀到了她身上, 教师的威严是那么恐怖,连陆日晞都咽了口口水,把规劝的话一并吞入腹中。

    陆朝渐渐地挺直了背,像是一朵被雨水打塌的雏菊终于重新舒展起了枝干, 仰起了自己的花萼,陆日晞这才发现少年的身高其实比她印象中的还要高上三四厘米。

    陈雯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低头看了看陆朝的双脚, 目测了一下他如今的尺寸, 给他取了双软底鞋。

    “太晚了, 别换衣服了,把运动裤的裤腿挽起来,我先检查一下你的基本功。”陈雯将软底鞋递给了陆朝。

    陆朝接过,穿上了鞋子。

    “先热身拉伸一下,然后擦地……算了,没什么时间了,擦地就免了,下腰劈腿那些基础的都给我做一遍。”

    陆朝应了一声,却没立刻照做,他看了看站在一旁角落里望着自己的陆日晞,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看陆小姐干嘛?”陈雯佯装生气地调侃道,“陆小姐也救不了你,快做!”

    一番热身下来,陆朝额间出了点汗。陈雯看着他,一边皱眉,一边点头,也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她张了张嘴,突然念起了节拍,手上开始比起了手势。

    陆朝瞳孔锁紧了一瞬,身体下意识开始按照陈雯的指示动了起来。

    这是他儿时曾经在陈雯课上训练出的习惯,虽然脑海中对事件的记忆已经模糊了,身体却还本能地记得陈雯的每一个指令,连思考都不需要,自然而然就动了起来。

    踢腿,伸展,击打,划拳,脚尖旋转……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地做了下来,没有丝毫停顿。

    那只是简单的基本动作堆砌在了一起,没有什么章法,中间被陆朝自行用零碎的舞步拼凑而成,伴随着陈雯的节拍,倒也有点像是一支已经完成的舞曲。

    陆日晞看得有些出神,倒不是看出了什么门道,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少年此时身上的气场和先前的已经截然不同。

    无论是眼神,还是神情,抑或是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剑刃一样锋芒毕露。

    陈雯皱着的眉间总算是松开了,满意地说:“可以啊,还记得我当年的手势。”

    结束了最后一个旋转的陆朝站定,他插着腰,微微喘着气,之前的畏缩和颓废一扫而空,就连平日里无神黯淡的双眼都仿佛被光点亮了。

    “那你还记得以前跳过的编舞吗?”

    陈雯说完,不等陆朝回应,就掏出了手机,点开了一首曲子,插进了旁边地上的扬声器里,里面顿时传来了悠扬舒缓的音乐。

    才播了数秒,陈雯又按下了暂停,看着一动不动的陆朝问:“快跳啊,该不会是忘啦?”

    陆朝摇摇头,又小鸡啄米般地迅速点头。陈雯见状眯了眯眼:“怎么了?现在还不好意思起来了啊?”

    陆朝扭过头,脸颊有些绯红,无声地向陈雯的指示表达抗议。

    陆日晞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个人的互动。

    “我都看你跳过多少遍了。”陈雯笑骂,“你这孩子跟我还害羞啥?快跳。”

    她说完,提起了地上的扬声器,行至了陆日晞的身侧,和她一同伫立在教室的最边上。

    “给你三十秒钟时间调整心情,三十秒到了我就放音乐了。”陈雯拔高声音对陆朝喊道。

    站在原地的陆朝用脚尖摩擦着地板,像是在焦虑着什么。

    陆日晞不禁朝身旁的陈雯偷偷问:“陆朝怎么了?”

    “小朝啊……”陈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害羞呢。”

    陆日晞不明所以,先前那番热身下来让陆朝看上去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怎么轮到正片的时候反倒退却了呢?

    这回她没来得及继续问下去,三十秒已到,陈雯果断地喊道:“我要开始了。”

    陆朝脸上一瞬间闪过了英勇就义的悲壮之情,他只好视死如归地闭上了双眼,挺直了腰肢,双手抬到了头顶上,交叠在了一起,做出了一个准备的动作。

    陆日晞还没见过他的表情那么生动过,更好奇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一段悠扬舒缓的钢琴前奏从扬声器中传出,g大调,四六拍,柔板。

    陆日晞高中时代学过一些乐理,音乐刚播一段,就判断出了它的基本构成。

    站在她身旁的陈雯轻声开口道:“这首曲子是‘动物狂欢节’的第十三节——‘天鹅’。”

    前奏已经结束,低沉忧郁的大提琴开始演奏起了舞曲的主旋律。

    站在舞蹈室那端的陆朝睁开了眼,原先的锐气已经完全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无助和脆弱。

    “由圣·桑的编曲,米哈伊·福金用它为安娜·巴甫洛娃编了一支舞。”陈雯继续解释道。

    陆朝踮起了足尖,伸展的手臂如同天鹅挥动着翅膀一样,开始上下缓慢地摆动着。

    “名字叫做《天鹅之死》。”陈雯狡黠地眨眼,“当然,是一支女性芭蕾独舞。”

    陆日晞已经听不进陈雯的说明了,她的目光和注意力已经全部凝聚在了已经开始舞蹈的少年身上。

    男舞者不穿足尖鞋,但陆朝踮起的小腿依然笔挺修长,那双纤细的腿交叠着细碎的舞步,从舞蹈室的一端行至了中央。

    没有演出服,没有聚光灯,只有最简陋的音响设备,但是她仿佛已经置身在了弦月下的宁静湖泊旁,从芦苇之间,一只白色的天鹅拍打着带着伤痕的羽翼打破了这份沉静,在如同镜面一样的湖泊上荡漾起了一阵涟漪。

    少年踮起的脚尖没有彻底离开过地面,行至“湖泊”中央的他开始缓慢地旋转,修长的脖颈向后弓着,仿佛望向的不是室内的天花板,而是有着璀璨星河的夜空。

    天鹅拍打着翅膀,想要飞离所在的湖泊,它的第一次振翅失败了,受伤的翅膀无力地挣扎了数次,最后跌落回了湖面上。

    乐曲暂停的同时,陆朝站定,右腿跨上前弓起,向后躬身,双手垂在了身侧。

    音乐声再度响起,天鹅又开始拍着脚蹼挥动起了翅膀,尝试着第二次起飞,这次它比上一次更加用力了,背对着她们,猛地展翅,但是它的脚蹼还没离开湖面,又再度落下。

    如此反复了数次,随着音乐声进入了高/潮阶段,天鹅进行了它的最后一次振翅,费尽所有力气的它终于腾空而起。陆朝旋转的动作逐渐加快,挥舞的双手像是离地的翅膀一样疾速扑闪着。

    终于离开了湖面的天鹅在空中盘旋飞翔。陆朝脸上的脆弱和无助消失了,如今的他身上迸发出了燃烧自己的生命换来的耀眼光芒。他飞到了她的身前,仿佛流星从眼前坠落,那一瞬间留下的光芒比任何星星都要绚烂。

    然而受伤的天鹅并没有飞行多久,耗尽了自己所有生命的它又落回了地面,这一次,它的翅膀再也挥舞不动了。

    陆朝交叠着双手,在她面前进行了最后一个旋转,膝盖渐渐屈起,身体向前垂下,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倒在了地上,竭尽全力地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臂,指向了遥远的天空,指向了陆日晞在的位置。

    然后天鹅闭上了眼,翅膀彻底落下,死在了她的面前。

    陆日晞捂住了嘴巴。

    ***

    表演完毕的陆朝被陈雯打发到了洗手间里,要他擦干净身上的汗水再回来舞室。

    “见识到了吧。”陈雯趁着和陆日晞独处的时间,朝她念叨道,“虽然技巧可能有点青涩,但那都是能用练习弥补的东西。他对角色的掌控和代入非常强,爆发力和对肢体的掌控力也无与伦比,很容易就能用演绎把观众带入到所表演情景之中,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才能。”

    陆日晞还没缓过神,的确,她那时在陆朝身上已经找不到属于“陆朝”这个人的影子了,在他跳舞时,站在她面前的就是一只即将死去的天鹅,一只临死前还想飞翔在天际的天鹅,他的眼里只有对天空的渴望,即便为之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

    “这支舞当年林学姐……啊,我是指陆朝的妈妈,曾经在舞团里作为独舞演员表演过。”陈雯脸上露出了一丝怀念之情。

    “他妈妈教他的么?”陆日晞问。

    “不是。”陈雯摇头否定了陆日晞的猜想,“不是‘教’,他只是看了几遍自己的母亲跳过这支舞。”

    陆日晞愣住了。

    陈雯叹了口气,感慨道:“那个孩子是天才,只看了几次,就将所有动作记在了脑子里,就算是女步,他也能重新用身体呈现一遍。”

    “有些人是天生的舞者,注定要站在金字塔顶端的。”

    “他就是其中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