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 22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的天资甚至远远超过了他的母亲。”陈雯说, “只要他愿意练下去,迟早能站在更宽广的舞台上,说不定还能成为中央舞团里的首席。不,也许他能走得比那更远。”

    陆日晞怔怔地:“是么……”

    “嗯。”陈雯走到了鞋柜前, “所以说, 谢谢你能让他回去, 就算是我这种早就不在业内混了的人, 都觉得还好他留在了那里,不然该是多大的损失。”她取出了鞋子换上, 顺便把陆日晞的中跟鞋也递给了她。

    陆日晞道了声谢, 刚把鞋子穿上,陆朝拿着毛巾擦着汗水回来了。

    陈雯她一扫先前和陆日晞对话时的正经, 脸上笑开了花,她迎上了陆朝, 一手揽过了他的脖子:“来来来, 下周学校就要开始集训了, 你的东西都买好了没?没的话直接从我这边拿……”

    “集训?”陆日晞抓住了关键词, “下周?”

    陆朝倏然咬紧了嘴唇, 陈雯却没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 朝陆日晞解释道:“对呀,他没跟你说么?附中下周一就要开始暑期集训了。”

    陆日晞闻言望向了陆朝,后者没有看她, 只是望着别处, 似乎是不想迎上她探究的视线。

    既然陆朝现在不想开口, 那她也不想让他为难,于是陆日晞笑了笑,对陈雯说:“我差点给忘了,那麻烦你了,我来付账。”

    ***

    回家的路上,陆朝抱着一大袋陈雯塞给他的用品,坐在副驾上,侧头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日晞的视线专注在路况上,红绿灯时偶尔偷偷地瞥了他一两眼,每次想张口问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关于学校暑期集训的事情,却总是问不出口。

    自己并非他的家长,的确于名义上管不了他那么多事情,况且说到底是自己这两天太忙了,刚把他领回家就脚不沾地在公司忙了两天,什么都来不及安排。

    “陆朝。”陆日晞总算是鼓起勇气开口道,“以后像是这样重要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提前告诉我,虽然我没有权利干涉你去干什么,但是既然你的小姨托我照顾你,我起码得知道你的学习生活上需要什么东西。”

    陆朝转正了头,良久,他突然轻声开口:“暑假集训,可以不去的。”

    “唉?”陆日晞放缓了行驶的速度,“陈老师不是说这个很重要么?”

    陈雯刚才分明跟她说了假期的集训是学业生涯重要的一环。在正常的学期时间,学生还要同时兼顾文化课,而暑期集训没有文化课,只有单纯高强度的体能锻炼和舞蹈基训。

    “那个要多缴学费。”陆朝说。

    听到这个理由,陆日晞竟然也没有多少意外,她叹了口气:“钱的问题我会帮你解决,以后不要因为钱就擅自隐瞒这种事情,好不好?”

    “……”

    “你想想啊。”陆日晞用上了哄小孩子的语气循循善诱道,“只有在学校里表现好了,未来才有进入著名舞团的机会,早点成为职业舞者,才能赚钱。你现在是学生,主要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不要考虑钱的事情,那些东西大人会解决。”

    “嗯。”陆朝应了一声,又扭过了头,望向了窗外。

    陆日晞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奇怪,又不知道这份奇怪出自何处,这份微妙的感觉让她觉得他对学校的抵触并不仅仅是“学费”那么简单,却不知道怎么提问。

    怎样才能让他更积极……别说积极,只要愿意跟她主动沟通,她都要烧香拜佛了。

    说是省心懂事,但省心懂事过头了就会让人感到头疼了,如果自己有个弟弟,也会像现在的陆朝一样么?

    好比写完了一个程序,结果运行的时候屡屡报错,就是不知道哪行代码、哪个函数出现了问题,只好一行一行看,一次一次试,结果到最后,程序还是崩溃了。

    暂时换个话题吧。

    “呃,对了……”尬聊之王陆小姐冷不防蹦出一句话,“今天那个……嗯……你跳的舞很美。”说完她自觉都觉得尴尬,想要自暴自弃地松开方向盘捂住脸。

    副驾上的少年闻言抓紧了腿上的袋子,片刻后,轻声说:“没有。”

    陆朝的声线有些发颤,陆日晞以为他是不自信,当即继续夸奖鼓劲:“真的非常厉害,陈老师也夸你特别有天分,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很厉害的舞者。”

    “不是,”陆朝猛地转过了头,声音略微提高了一点,“可不可以不要再说这个了……”

    车已行至公寓楼下,陆日晞利落地倒车入库,停稳熄火后才迟钝地反应过来:“啊?”

    “请你把今天看见的忘掉。”陆朝迅速地抛下这句话后,提着东西打开车门溜走了,背影颇有落荒而逃的意思。

    情商低下的陆日晞琢磨了数秒,才惊觉——那孩子还在害羞?

    唉唉唉,她居然刚才没有察觉到还自顾自地说了那么多话!没有惹他生气吧?!

    不过他这富有人情味的反应总是比之前硬邦邦跟个木头人似的时候好上不少。

    陆日晞锁上车,忧心忡忡地向正门走去,发现陆朝还等在门口。

    对了,他没有钥匙,她一直没把备用钥匙给他,自己怎么能忘记那么重要的事情?

    已经深刻认知到了自己情商低到盆地的陆日晞一边从自己的钥匙环上取下两把备用钥匙,一边走向了陆朝。

    她站在陆朝身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陆朝的耳根还有点红,平复好情绪的他面无表情地回头看向陆日晞。

    陆日晞将钥匙递给了他,解释道:“之前忘记给你了,这是家里的备用钥匙,这个是大门的,大门的不要轻易弄丢,跟业务申报很麻烦。”

    陆朝的脸上一直没有什么波动,现在眼睛却微微睁大了一些。

    陆日晞见他不动,牵起他的手,把钥匙塞进了他的掌心里:“开门回家吧。”

    陆朝站在原地,看着手心里的钥匙许久,握紧了拳头。

    他转过身,拿出了相对较大的那把钥匙,插进了孔眼中。

    两个人走进了电梯内。陆日晞偷偷观察着陆朝的表情,她也不敢断定陆朝的情绪如何,绞尽脑汁后将好不容易打好的腹稿说出:“陆朝,虽然我不是很懂这个,但是我知道艺术是不分性别的,所以……”你也不要太介意之前跳了女步这种事情了。

    她这句话还没讲完,陆朝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低下头用头发挡住自己发烫的脸,急冲冲地:“请不要再提了。”

    “拜托你了。”他又局促地补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