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 23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分分钟把天聊死了的陆日晞决定回家后立刻上网查询一下有没有关于跟青少年正确交流的一百种方式之类的丛书, 她迫切地需要一本来帮她缓解一下这种难以言喻的尴尬。

    电梯总算到了自己公寓所在的楼层,陆日晞刚走近, 发现家门下的缝隙里透着亮光。

    是上午出门的时候忘记关灯?

    不对啊,出门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哪需要开灯呢?

    她的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这样惴惴不安地打开了家门。

    有个不速之客坐在了她的客厅里, 阴沉着脸调着电视频道。

    ——是杨澜。

    杨澜也有自己公寓的备用钥匙, 可洁癖如杨澜从来不屑来她的“狗窝”做客,怎么今天有空来视察了?

    陆日晞看见对方的那一瞬间,心中警铃大作, 脑海里飞速运转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她压根没把陆朝住进她家这件事情报备给杨澜。

    但是杨澜又不是她爹妈,她干嘛心虚?

    这样想着的陆日晞给自己壮了壮胆, 结果杨澜目光如刀地扫了她一眼, 让陆日晞顿时又怂了。

    好在杨澜极具压迫力的目光只是在她身上掠过了一瞬, 它最后停留在了她的身后,也就是陆朝的身上。

    陆朝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陆日晞感受到了身后的少年对杨澜产生了畏惧,又鼓起勇气, 挡在了他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杨澜的视线。

    杨澜挑了挑眉:“呵, 你还真敢把杂七杂八的人带回家。”

    陆日晞咽了口口水:“你听我解释。”

    “没兴趣, 你爱干什么干什么。”

    杨澜关掉了电视, 从沙发上起身, 她径直走向了陆日晞的卧室, 站在门口前, 见陆日晞还在原地母鸡护崽着,阴测测地一字一顿道:“陆、小、姐,今、天、是、星、期、六。”

    陆日晞终于反应过来杨澜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里了:今天是杨澜每星期给自己例行检查身体的时间。往常她都是直接去杨澜公寓让她诊察,今天杨澜估计是看大晚上也没见她回家,终于等不下去,直接上她家门“查水表”来了。

    她赶紧让陆朝回去他自己的房间,然后随着杨澜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内。

    陆朝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心里有些纳闷。

    他的印象中,那个脾气阴沉不定的女人每次出现的目的都跟陆日晞挂钩,他也不知道那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朋友?恋人?

    ……

    陆朝甩了甩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情。

    ***

    陆日晞的卧室内。

    杨澜结束了例行的问话和检查,朝坐在床上缓缓系上衣扣陆日晞伸出了手:“药还剩多少?”

    “什么?”陆日晞决定装傻。

    “上次开的药,我要检查一下剩下多少。”

    “……”

    杨澜见陆日晞还想装鸵鸟,就知道她肯定又违背了自己的嘱咐了。

    她目光暗了下来,走到陆日晞的床头柜前,不顾陆日晞的阻挠直接拉开了它。

    柜子里摆放着一本陆日晞用来当睡前读物的工具书,旁边是五个药瓶,其中四个已经空了,最后一瓶也拆了封,杨澜拿起来晃了晃,大概还剩下一半。

    “我要你从小剂量开始服用。”杨澜蹲在床头柜前,声音隐约有些怒意,“再这样下去我每星期只给你开一瓶。”

    “最近事情有点多,太忙了,所以就……”

    “所以呢?”杨澜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日晞,“别人的问题比你自己的身体更重要吗?我说的话你能不能稍微放在心上一些?!还是说你想让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

    “杨澜。”

    陆日晞喊了声她的名字,这声呼唤让杨澜略微冷静了一些。

    陆日晞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这件事先别告诉阿姨,好吗?”

    杨澜盯着陆日晞的脸,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似乎在考虑着她这句承诺的份量。

    陆日晞也仰起头回视着她。

    “随你。”

    杨澜冷冰冰地抛下了这句话后,连道别也没有,直接摔门离开了。

    ***

    第二天是星期天,陆日晞难得地在午餐时间前起了床。

    她刚从卧室里出来,正巧看见了陆朝在……在擦窗户。

    见她起床了,陆朝立刻停下了动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是在紧张什么。

    陆日晞打了个哈欠:“中午好,想吃什么东西吗?”

    “都可以。”少年低着头说。

    “那点外卖吧。”陆日晞当即做出了决定,“跟以前一样吃香橙鸡和西蓝花牛肉可以么?”

    陆朝握了握拳头,终于忍耐不了日复一日吃同一家餐厅的诡异料理了,“能不能去一趟超市?”

    “唉?”

    陆日晞先是一愣,紧接着一阵欣喜席卷了她的大脑。

    陆朝见对方没有立刻答应,急促地补充道:“如果麻烦就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没没没!”陆日晞连忙摇头,“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她生怕他反悔,直奔玄关率先穿好鞋子,打开了门:“我先下楼把车子开出来,你也快点下来哦?”

    停车场里,陆日晞哼着歌点燃了引擎。这是陆朝第一次对她的决定提出了异议,但是为什么她会那么高兴?

    她将车开到了楼下门口,陆朝刚刚出来了,她连忙闭上嘴,强忍住继续哼歌的**,把自己过分上扬的嘴角往下扯了一点,保持着一个自认为稳重成熟的微笑,等着陆朝上车。

    陆朝刚上车,映入眼帘的就是陆日晞抿着嘴忍笑的扭曲表情,他多瞥了两眼,决定还是配合对方,装作没有看见。

    去往超市的路上,陆日晞问:“是有什么想吃的么?”

    “嗯。”

    “零食?”

    陆朝摇了摇头:“我想买菜。”

    “菜?什么菜?”

    连这个都需要解释么?陆朝只好说明白一些:“做饭用的菜。”

    陆日晞一脸震惊:“你会做饭?”

    “嗯。”

    陆日晞意识到了自己表现得太过大惊小怪了,她咳嗽了两声:“是、是这样啊。”

    车已行至超市前的停车场,陆日晞停好车,带着陆朝进了超市。

    陆朝原本想要直接在门口提个篮子,篮子刚拿起来,他发现那边的陆日晞已经推着购物车进去了。

    他只好默默地把篮子放回了原位。

    两个人一路逛下来,还没逛到生鲜区,陆日晞已经往购物车里扔了一堆方便面,薯片,汽水,饼干,和功能饮料,全部都是垃圾食品。

    她每拿一样之前,还要例行公事一般地问问他想不想吃,仿佛是在给他买的一样,而他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根本摇不了头。

    也不知道谁才是小孩。

    总算是逛到了生鲜区,来到主场的陆朝领着陆日晞轻车熟路走到了特价货柜前,跻身进了人群之中开始扫荡。

    收完一次战利品就回到她身前,把东西放进了篮子里。

    不用抢特价,买贵一点的也没关系。陆日晞原本想这样提醒陆朝,可一看对方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又闭上了嘴。

    从超市回来后,两个人心情都相当不错。

    陆朝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拘谨,自己从柜子里取出厨具后直接开始烹饪两个人的午饭。

    陆日晞原本还想帮忙,在她连把两个鸡蛋磕破在案台上后,陆朝终于忍不住把陆日晞请出了厨房。

    “太浪费了。”陆朝对她说出这句话时几乎隐藏不住眼底的嫌弃了。

    公寓的厨房是开放式的,旁边就是餐桌,陆日晞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少年。仅仅只是忙碌了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已经从厨房里端出了蒜蓉炒豆苗和萝卜丝炒肉了,现在正在忙碌最后一道苦瓜炒蛋。

    “你经常做饭吗?”耐不住无聊的陆日晞问。

    “嗯。”陆朝应了声,翻炒的动作没有一丝停顿,“姨很忙,我做好饭带去厂里给她吃,厂里的员工餐很贵。”

    他说完,关火起锅,将最后一道菜盛进了盘子里,摆到了餐桌上。

    陆日晞,你又把天聊死了。她一边在心中暗骂自己不会讲话,一边打开电饭煲给两人的碗盛饭,以表自己还有点作用。

    一碗饭刚盛了两勺,左手突然抖了一下,饭碗就这么从手中滑落,打翻在了餐桌上。

    而陆朝在她拾起碗前率先伸手挡住了她的动作,他用眼神示意陆日晞坐下,自己将打翻在桌子上的的饭清理干净,然后回来重新为两人装好了饭。

    陆日晞第一次从眼前一直唯唯诺诺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你别再添乱了”的气场,只好乖乖坐着了。

    这彻底地把她作为成年人的自尊心完全击碎了。

    陆日晞的失落持续到了第一口蒜蓉炒豆苗入口,在那股熟悉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的时候,她几乎要感动到落泪了。

    陆朝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原本只是偷偷观察她的表情,想判断自己做的东西是否合她口味,就目前看起来,她应该是觉得很好吃的,可这也有点太夸张了一些。

    他尝了尝那道蒜蓉炒豆苗,正常水准的家常菜,再怎么样也不会好吃到快哭出来的地步。

    陆日晞脸上的表情却又不像是在作假。

    “我已经好久没吃过这个了。”见他盯着自己,陆日晞随便抹了一把眼睛,仿佛刚刚眼角的晶莹只是陆朝的错觉,“小时候经常吃,有些怀念。”

    她说完,开始埋头奋战,一餐饭下来,竟然再也没有主动说过话了。

    按理来说,她不主动跟自己攀谈,他应该松一口气才对,因为应付她各种奇怪的对话实在太费神了。

    然而直到收拾碗筷,陆日晞都没有想要开口的迹象,在他主动接过她的碗筷帮她洗碗的时候,也只是道了声谢,就起身一副准备回房的样子。

    他莫名有些惶恐:是因为自己一直不搭理她么?是因为自己态度太冷淡了么?

    “等等。”在陆日晞回房之前,陆朝开口叫住了她。

    陆日晞回头:“嗯?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么?”

    她说这话时面上一派正常,仿佛他内心的不安毫无必要。

    没什么事。他想那么说,可不知怎么的,神使鬼差地说了另一番话:“关于昨天晚上……”

    昨天?

    陆日晞回想了一下,安抚地朝陆朝笑了笑:“你是指杨澜?”

    “嗯。”陆朝点头。他本来不想问的,毕竟自己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质问这些事情,可不承认的话,就不能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叫住她了,而他不想暴露自己内心的忐忑。

    “没事,她就是那性子,没有针对你,别担心。”陆日晞说。

    她语气里满是对杨澜这个人的熟稔,这让陆朝又忍不住继续问道:“你们是……恋人吗?”

    “为什么这么问?”陆日晞被他这个问题弄得二丈摸不着头脑,满脸诧异,“当然不是……”

    那怎么能亲密到进入到卧室里呢?陆朝想这样问,却已经意识到自己逾越了。

    陆日晞恍然大悟,她摆了摆手:“不是不是,非得说的话,杨澜是我的的妹妹。”

    “没有血缘关系。”她坦荡地补充道,“我是被她妈妈收养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