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第 28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陆日晞挪开视线:“没有。”

    于是对方将银盘里的酒瓶逐一放在了台几上, 然后将托盘放置到一旁, 从抽屉中取出了开瓶器,递给了宋明航。

    宋明航一脸茫然地接过。他显然不常来酒吧这类的地方,拿着开瓶器,半天也没有动作。

    少女露出了一个略带腼腆的笑容:“需要我帮您开吗?”

    不等宋明航回答, 她便自主地俯身向前,白皙修长的手指灵巧地从宋明航手上取过开瓶器,随后竟一屁股坐到了宋明航的身边,身体几乎快贴到了手足无措的宋明航身上,右手环在他身前,似乎是要拥抱住他。

    宋明航一边向里侧挪动,一边结结巴巴:“我我我我们没叫陪酒的服务……”

    “您误会了。”少女说的手指勾住了瓶口,“我只是拿下酒瓶。”

    宋明航定睛一看, 才注意到对方方才伸出的手只是想要够着摆放在他前面的酒瓶。

    她直回了身子,将开瓶器的挂钩扣在了香槟的拉环上,轻轻一撬。

    起泡酒释放的二氧化碳终于冲破了有限的空间, 只听“砰”的一声, 黄色澈亮的酒水和白色的泡沫竟从窄小的瓶口内喷涌而出。

    手持着酒瓶的少女似乎慌了神,下意识地将瓶口对准了除了自己外的方向。

    结果离她最近的宋明航遭了秧,一身西服和摆在腿上的真皮公文包猝不及防接受了一场酒水浴。

    “对不起!”少女当即从桌上的抽纸盒中取出一沓纸巾, 贴到宋明航身前,手忙脚乱地想将他身上还未渗入衣服里的酒水擦干。

    宋明航自认倒霉, 却安慰道:“没事没事……”他伸出一只手格挡在两人之间, “我自己来就好。”

    “够了。”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陆日晞突然厉声呵斥住了两个人, 她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宋明航那边的卡座前。

    “对不起,对不起。”少女只是一味地道歉。

    从开场便一直保持着礼貌的陆日晞此刻却略带粗鲁地抓住了少女的手臂:“你跟我来一下。”

    “陆小姐?”宋明航不知陆日晞哪来的火气,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陆日晞和他今天才算是正式认识,宋明航断不可能自恋地将原因归咎到自己身上,但是被酒洒了一身的人也并非是她,他实在是不能理解她为何突然严厉起来。

    陆日晞解释道:“我要带她去找经理投诉。”

    “会不会太过了?”宋明航不忍道。他自然也看得出这个不称职的“陪酒女郎”年纪不大,这年纪就要出来讨生活必定是家境不易,这种状况就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

    “恕我先失陪一下。”陆日晞却只是摇摇头,然后强硬地将女孩半拖半拽地从大厅拉走。

    ***

    通往厕所的走道中。

    那几乎捏着别人心脏一同跳动的节拍终于安静了一些,令人窒息的烟臭味也不再环绕在身边。陆日晞长长地吸了口气,被那些外因干扰而混沌的脑子随之清醒了不少。

    “客、客人?”被陆日晞拽到了这里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开口。

    陆日晞转身,踩着中跟鞋的她足足比少女高出一个头。她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女孩,活似一个抓到学生作弊的教导主任;“自己交出来。”

    而少女显然是决定打死也不承认的惯犯:“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藏在你裙子里的钱包。”陆日晞直接道破。

    陆日晞早在女孩试图靠近宋明航时便觉得有些不对。这种稍微高端一些的夜总会里,陪酒女郎都是自持身价,没有付钱哪来这种福利服务?女孩的目的也许的确是为了取酒,但是她大可不必做出那么多亲密挑逗的动作。

    香槟就更奇怪了,静置的香槟哪来那么多气泡?必定是有人先前摇过它,而这种专业提供酒水服务的地方又怎么会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

    宋明航被一连串小意外弄得昏了头,但一直在另一侧暗自观察的陆日晞却看见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她看见了女孩从他身上勾走了钱包,藏在了黑裙后面。

    女孩兴许是想仗着迷眼的频闪灯和昏暗的环境作案,但是偏偏全部都落进了陆日晞的眼中。

    事情败露,少女站在原地,低着头,不吱声。

    陆日晞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有些不忍:“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女孩的声音细若蚊吟。

    陆日晞温和地笑了:“骗人。”

    这孩子看起来撑死不过十五岁,也许化妆技术能欺骗外面那些不识女人的男人们,但绝对骗不了她。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以后别干这种工作了,你这种年纪就该好好上学。”陆日晞的笑容被肃穆取代。她掏出了手机,按下三个数字,手指悬停在拨通的图标上,“把钱包给我,不然我就报警了。”

    其实她只是装模作样地威胁对方,实际上心里没有报警的打算。她若是想要给眼前的女孩难堪,大可当时便在外面直接揭发,何必大费周折把对方拉到这里?

    偷窃已经构成犯罪,若是报警必定会在对方的人生履历上留下抹不去的污点,陆日晞并不想对面前这个尚且年幼的孩子太过残酷。

    那只好让这场犯罪变成尚未完成时了。

    只要对方现在老实承认,交出钱包,陆日晞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但是少女却会错了意。陆日晞拨下的那三个按键音瞬间让一直装傻充愣的她猛地抬头,用来伪装自己的柔弱无辜已经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仇视和狠厉。

    那困兽一样的目光有那么一刻让陆日晞感到头皮发麻,呼吸也仿佛堵住了一样,她稍微愣神了一下,少女竟然大力地挣脱了她的禁锢,拔腿就想往外跑。

    “你!”陆日晞想拦住对方,刚踏出一步,一股失力感却席卷了全身。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

    陆日晞内心暗骂,试图依靠在墙上,却不可抵抗地重重跪倒在了地上。

    她跌倒时制造出的响声却制止住了想要逃跑的女孩,她站在走廊那端回头,遥望着因为痛苦而将胸前衬衫抓得皱成一团的陆日晞,似乎在踌躇什么。

    糟糕,不能呼吸了。

    陆日晞甚至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缺氧使得五感逐渐失常,眼前一片模糊,萦绕在耳畔的嘈杂声也逐渐离她远去。

    她艰难地朝少女的方向伸出了手,最后却无力垂下,紧接着,她仿佛被抽掉了脊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倒在了地上。

    世界也逐渐被黑暗和寂静淹没。

    在意识残存的最后几秒内,她感觉自己被谁翻了个身,有双温暖的手在她的胸口上不停地按压,象征着生命之源的空气源源不断地从口中灌入肺部。

    ***

    警车和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在夜店门口。

    还没被疏散的客人们好奇地朝被警察拦住的通道里望,只看见了被救护人员簇拥的担架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担架旁边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

    “借过一下!借过一下!”郑蕊花容失色地拨开人群,想冲到救护车前面,却被警察拦住。

    “那个人是我朋友!”郑蕊急冲冲地说,随后赶来的顾泽赶忙向被围里面的宋明航挥了挥手。

    宋明航迎上,和警察解释了一番,两人才终于被放行。

    三个人随着医生一同上了救护车。

    “她怎么了?”郑蕊担忧地凝视着昏迷不醒的陆日晞。

    “休克。”

    “怎么突然就休克了?!”郑蕊拔高音量,朝一旁坐着的宋明航大喊,“你不是陪在她身边吗?”

    宋明航一脸愧疚:“对不起,我是后来才发现的。”

    “那你早先干嘛去了?!”

    “rui!你别那么大声……”顾泽搂住了了郑蕊,安抚道。

    “陆小姐因为一些问题中途离场了。”宋明航回忆道,“我等了半天也没见她回来,后来因为别人告知,我才知道她晕倒在了走廊里。”

    “谁?”

    宋明航有些难以启齿:“店里的小姐。”

    “也是她报的警。”

    他最后补充了一句。

    陆日晞回视着陆朝,两个人的目光交汇了很久,谁也没有挪开。

    最后,陆日晞伸手将钱从他手上拿走,发出了一声嗤笑:“你觉得这点钱够么?”

    陆朝又垂下了头,低声说:“剩下的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想办法?荒废掉学业现在着急着去打工赚钱吗?那未来呢?”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太过刺耳,陆日晞尝试着放柔自己的声音。

    换来的却是对方不领情的拒之千里:“这和你没有关系。”

    真是个完全无法沟通的死小鬼。

    “关系大得很,如果你想按照这种方法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现在就是你最大的债主,我有权知道你要怎么还我钱,什么时候能还我钱。”陆日晞强忍着没爆发,话语又急促起来,像是逐渐膨胀的气球一样,“难道你一辈子都想干最底层的工作,赚最基本的薪资,然后拿那些钱来还给我吗?那你要还多久?还一辈子吗?”

    “……”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阿姨醒来后会怎么想?你觉得她真的会让你这样的小孩来还钱么?还是说你又想像上次那样瞒着她离家出走自己去赚钱?”

    她的声音越来越高昂,但是膨胀到极致的气球在爆炸之前泄气了,她像是对陆朝说,又像是对自己喃喃自语:“这么做除了害爱你的人担心之外,还能达成什么?”

    “你不想想你阿姨究竟是怎么进医院的?急性心肌梗死究竟是什么,你到底有没有点概念?”陆日晞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变调,“就算现在恢复了,要是再恢复原本的操劳,不出半个月,你信不信她就会因为并发症再次心力衰竭?人是很脆弱的,很容易就会从你的人生中彻底消失的……”

    明明陆日晞在直视着他,陆朝却觉得她的目光落在了更远的地方,她仿佛在透过他看着谁的幻影一样,脸上莫名浮现着他看不懂的神情,仿佛在怀念谁,又仿佛在悔恨什么。

    但是他还没看清楚,陆日晞又将头扭回了前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公路。

    良久,她伸出手指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缓缓开口:“对不起,我有些失态。”

    陆朝没有说话。

    “如果心里有负担。”于是陆日晞又踩上了油门,将汽车驶回了公路,“就按照你之前说的,把这个当做是一个闲的发慌的人心血来潮的报恩游戏,帮助你对于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理解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