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 29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她看上去大概在四十岁左右, 身材干瘪,脑袋很小,年轻的时候也许还是个美人,但操劳在那张脸上留下了太多痕迹, 深凹的双颊让她看上去像是一具木乃伊, 只剩下闪烁着泪光的双眼给这具活尸一丝生气。

    陆日晞和杨澜适时地给对方让了道。

    女人走到陆朝面前, 终于无法压抑内心的情绪,扬起手往陆朝的脸上就是一巴掌,所有的怒火和担忧歇斯底里地如同降雨一样落下。

    “你这几天又跑哪去了!”女人嘶吼道。

    陆朝的脸被打偏到了一侧, 却也不躲, 只是重复道:“抱歉……”

    “你要是出什么事!”她又吼了一句,但是吼到了一半,雷阵雨般的怒火却已经随着先前的那一掌迅速消退了, 剩下的只有心悸,声音也变成了细微的啜泣, “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姐姐交代……”

    她捂着脸站在少年面前, 竟然开始低声哭泣起来。

    ***

    当一个空间太过逼仄时, 任凭其主人再怎么打扫收拾, 也只会看上去一片凌乱。

    比起人住的居室,杨澜更偏向把这个房间当作监狱:同款的生锈铁栅栏,同款的铁板床, 同款的霉臭味。

    其实连监狱都不如, 这里甚至没有一块落脚的的地方, 除了铁板床和老旧的家具外,一侧还有一个露着内芯和弹簧的床垫,就像是给宠物的睡垫。

    窗户被一个巨大的衣柜挡住了半边,有限的阳光透着已经发白的窗帘落入室内,在发霉的床垫上落下了黄色的光圈。

    仿佛是上个世纪的老电影才会出现的场景。

    这样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塞下五个人实在是太过勉强,无法忍耐那股阴冷潮湿之气的杨澜便站在了门外,没有进去。

    更何况准确来说是六个人。

    唯一的床上坐着一个大约八、九岁的男孩,已经不是幼儿的年纪了,却流着口水,痴痴地盯着天花板,见家里来人了,也只是反射性地扫了他们一眼,傻笑了几声。

    杨澜看见男孩时皱了皱眉,脑海中下意识闪过了几个相关病症的单词。又摇摇头,不再多想,反正这一切跟她毫无关系。

    男孩的身边摆着一碗已经凉透的米粥,显然原先喂养他的人喂到了一半就被什么事情打断了。陆朝看见后,便坐到了他旁边,拿起了碗,一小勺一小勺地往男孩的嘴里送着粥,权当家里来的外人不存在。

    “我是陆朝的小姨,林曼霜。”林曼霜总算是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神,才想起来向陌生的来客道谢,她握住了陆日晞的手,不停地点头哈腰道,“谢谢您将他送回来,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陆日晞半搀着眼前这个几乎要把身子躬到了地上的女人,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曼霜观察着陆日晞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他在外面是不是又惹什么麻烦了?”

    这下陆日晞彻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道谢就不用了。”一直倚在门框上的杨澜突然走了进来,她把陆日晞拨到了一旁,“你出去一下,我跟她把事情讲清楚。”

    ……

    被赶到了出去的陆日晞靠在墙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的确,这种情况交给杨澜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

    陆日晞摇了摇头。

    说到底还是自己惹出来的麻烦,杨澜愿意帮一头乱麻的她迅速一刀切完解决完所有事件她就应该毫无怨言了。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您是?”

    陆日晞猛地抬起了头。

    问话的是方才的中年男人,他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看上去有一定年纪了,穿着却很得体,腰间的皮带上挂着一串车钥匙。自打她和杨澜出现后,就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既没有离开,也没有说话。

    “我是陆朝的老师,张志铭。”中年男性朝她礼貌性地伸出了手。

    陆日晞回握,“你好,我叫陆日晞。”

    张志铭刚才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林曼霜和陆日晞的对话。她们两人应该只是陌不相识的路人,况且眼前女人虽然只是穿着一套灰色的棉运动服,但外套上袖上却有四道白杠,这是年轻人都钟爱的牌子,单是她这一身估计就已经上万,怎么看也不是林曼霜能够攀上的关系。

    但是张志铭却忍不住像是抓到一块浮木一样地继续道:“陆小姐,您要是愿意的话,请一定得帮我劝劝林女士。”

    “啊?”陆日晞有些莫名其妙,心中却燃起了一丝好奇心,“您说?”

    ***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解释完前因后果的杨澜从挎包里翻找出了钱夹,手指粗略地拨了一下,最后干脆懒得继续清点了,直接将所有现金取出,一股脑塞到了女人的手上:“这里起码有两万块,就当你外甥救了我朋友的报酬,你明天去警局那边说一声,就算没立案,应该也做了记录,警察那边要是问起来,就说是认识的人,不清楚流程,所以闹了岔子。”

    “这钱……”林曼霜拿着杨澜给的钱,不知如何是好,“这钱我怎么好意思要,如果不是这孩子先犯了事情……”

    “你别误会了”杨澜神情冰冷地打断了林曼霜。

    “这钱的意思是请你以后不要再去找陆小姐的麻烦。”面对憔悴的女人,杨澜的话语也异常刻薄,她瞥了一眼放在床头的瓶罐,“洛伦佐油?你的儿子患了ald?花费不小吧?”

    林曼霜瞬间煞白了脸。

    “姨,收着吧。”已经喂完了男孩的陆朝淡淡地说,“弟弟看病也需要钱。”

    “就这样吧,再见。”杨澜点点头。

    杨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了。楼道尽头唯一的窗户破了很久,碎玻璃渣撒了满地,却久久没有管理人来收拾,使得风也能随夕阳一起窜入楼中。

    陆日晞在外面等着她。原先一同在外等候的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应该已经离去。

    沐浴在夕阳之下的陆日晞并没有注意到杨澜已经出来,只是抿着嘴唇,咬着拇指的指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发丝被风吹得乱糟糟的。

    “走了。”杨澜走到她身边,开口提醒道。

    陆日晞条件反射地:“啊,好……”

    然后便低着头跟在了杨澜身后往楼下走。

    杨澜蹙了蹙眉,她和陆日晞相识接近十年,自然知道陆日晞这个状态是还没从思考模式中回到现实。

    她就是这种人,不知道整天都在想什么,总是能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和决定,说是随性,也太过随性了一些。

    杨澜领着陆日晞离开了筒子楼,直到坐上了车,车子驶出了老城区,陆日晞才逐渐回过神。

    “唉—————”

    陆日晞趴在车窗上,遥望着已经远去的旧建筑,发出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会在车上?!”她又立刻转过身,朝主驾上的杨澜大喊,“澜澜你怎么直接带我走了?”

    杨澜一脸受不了:“我多久之前跟你说过我讨厌那个恶心的称呼?”

    “我还有事情没做。”陆日晞揉着太阳穴,她刚刚在思考张志铭跟她说的事情,想得太入神,结果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已经被杨澜绑着离开了。

    “谢礼和人都送到了,你还要干什么?”杨澜竟然接着她的话茬问。

    陆日晞正为杨澜的行为气恼,有些赌气道:“不告诉你。”

    “嗯?”

    杨澜把车停到了一边,刚想让陆日晞把话讲清楚,挎包内的手机却响起了铃声。

    杨澜抛给陆日晞一个眼刀,然后接起了电话。

    “喂?这里是杨澜。”

    “嗯,我是陆日晞的朋友。”

    “……”

    “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杨澜断掉了通话,再度启动汽车,一个u型转弯,竟然开始原路返回。

    “怎么了?”见杨澜脸色不对,陆日晞小心问道.

    杨澜:“刚刚小区物业给我打电话。”

    “嗯?”

    “警察刚刚来了。”

    “……”

    “找你。”

    “……”

    “所以现在我们回去把他们接上,然后去派出所解释。”

    “哦……”

    红灯出现,跑车停下。

    杨澜盯着陆日晞。

    “这下你满意了吧?”

    “这怎么能忘记带呢?你这样一弄,所里的人忙活了多久耽误了多少事情,我到现在都没吃晚饭。”

    陆日晞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真的是太对不起了。”

    “你们也有问题吧。”杨澜扶了扶眼镜,“她本来就不熟悉流程,谁知道一定是得是亲属才能带走?说到底,不是因为你们的擅自决断才导致现在的结果吗?”

    中年警察被杨澜这话噎了一下,半晌也憋不出一个字,最后只能辩解道:“那我问她是不是陆朝姐姐时她也没反驳……”

    “抱歉,抱歉,这都怪我。”林曼霜连忙按照杨澜先前吩咐她的说法补充道,“是我让陆小姐去接那孩子的。”

    比起尖锐的杨澜,显然是林曼霜这棵软柿子好拿捏。中年警察当即放弃继续批/斗陆日晞,转而向旁边这个一直唯唯诺诺的中年女人呵斥道:“你这个当小姨的也是,到底怎么管教自己家里的孩子的?竟然让那么小的孩子去那种地方工作……”

    还不清楚所有状况的林曼霜茫然地重复了一遍警察的话:“那种地方?哪种地方?”

    一直乖巧站在林曼霜身后的陆朝咬了咬嘴唇。

    他脸上的这个微小的变化落入了陆日晞眼中,她这才想起来,陆朝之所以一直拒绝告知警方自己的监护人信息,应该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小姨知道自己非法在夜店打工。

    不仅非法工作,还偷窃了客人的钱包。

    当然,后面的事自始至终也只有陆日晞知道了。

    正当中年警察想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时候,陆日晞开口打断了它:“既然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我们可以走了没有?”

    这接受教育的态度不端正!

    中年警察还想爆发一顿,陆日晞却突然强硬起来:“就这么算了,可以么?早上是我没弄清楚情况,但你也没有要我出示户口本,这也不符合程序,不是么?”

    这又是把责任转嫁回了派出所办事不严谨上了。

    中年警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心中却也不禁担忧起要是继续深究下去,自己也难逃其咎,便装摸做样地摇头叹气,颇有一种感慨现在的人遵纪守法观念越来越淡薄的无奈感,又仿佛是显摆自己宽宏大量的胸襟,摆了摆手,示意让她们离开。

    来回折腾来折腾去,离开派出所已经是晚上八点的事情了。

    杨澜准备驱车将林曼霜和陆朝两人送回旧城区,陆日晞却开始在副驾上喊饿。

    “那就忍着。”杨澜冷硬道。

    “是真的饿。”陆日晞回过头看后座上的两人,亲切道,“林阿姨,你也还没吃晚饭吧?”

    林曼霜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诚实地点点头。

    陆日晞趁机说:“那就一起吃个晚饭再回去吧?”

    杨澜舌头发出了“啧”声。

    林曼霜听见后,立即摇摇头:“我们还是算了……”

    “不不不,耽误了您一整天,就一起吃个晚饭。”陆日晞继续劝说道。

    一旁一直盯着窗外沉默不言的陆朝突然开口:“姨,小征还在李叔那里等我们呢。”

    陆日晞:“小征?”

    “对对,我差点给忘了。”林曼霜立刻接着这话茬继续说:“我儿子,林征,还托着邻居看着呢,再晚点回去就给实在是太别人添麻烦了。”

    “这样啊……”陆日晞知道这是用来拒绝她的借口,有些失落地转回了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倒也没纠缠下去。

    杨澜见状,抿了抿嘴唇。

    跑车一个变道,换行到了左转车道。

    导航立刻发出了“重新计算路径”的提醒声。

    杨澜嫌烦,干脆直接把导航关掉。

    陆日晞疑惑地喊了声她的名字:“杨澜?”

    “去餐厅。”杨澜声音毫无起伏,“一起先吃个饭吧,我不想空着肚子开车。”

    陆日晞眉眼上染上了欣喜的意思,她没说什么,只是扯了扯杨澜的衣袖,安静地表达了自己感激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