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第 33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这位陆女士, 你以后可千万别这么做了。”中年警察揉着额头对面前的年轻女人训斥道,“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你这能不让人多想吗?”

    “对不起, 我手机留在家里忘记带了……”

    “这怎么能忘记带呢?你这样一弄,所里的人忙活了多久耽误了多少事情, 我到现在都没吃晚饭。”

    陆日晞不停地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真的是太对不起了。”

    “你们也有问题吧。”杨澜扶了扶眼镜,“她本来就不熟悉流程,谁知道一定是得是亲属才能带走?说到底, 不是因为你们的擅自决断才导致现在的结果吗?”

    中年警察被杨澜这话噎了一下,半晌也憋不出一个字,最后只能辩解道:“那我问她是不是陆朝姐姐时她也没反驳……”

    “抱歉,抱歉,这都怪我。”林曼霜连忙按照杨澜先前吩咐她的说法补充道,“是我让陆小姐去接那孩子的。”

    比起尖锐的杨澜,显然是林曼霜这棵软柿子好拿捏。中年警察当即放弃继续批/斗陆日晞, 转而向旁边这个一直唯唯诺诺的中年女人呵斥道:“你这个当小姨的也是,到底怎么管教自己家里的孩子的?竟然让那么小的孩子去那种地方工作……”

    还不清楚所有状况的林曼霜茫然地重复了一遍警察的话:“那种地方?哪种地方?”

    一直乖巧站在林曼霜身后的陆朝咬了咬嘴唇。

    他脸上的这个微小的变化落入了陆日晞眼中, 她这才想起来, 陆朝之所以一直拒绝告知警方自己的监护人信息,应该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小姨知道自己非法在夜店打工。

    不仅非法工作, 还偷窃了客人的钱包。

    当然, 后面的事自始至终也只有陆日晞知道了。

    正当中年警察想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时候, 陆日晞开口打断了它:“既然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我们可以走了没有?”

    这接受教育的态度不端正!

    中年警察还想爆发一顿,陆日晞却突然强硬起来:“就这么算了,可以么?早上是我没弄清楚情况,但你也没有要我出示户口本,这也不符合程序,不是么?”

    这又是把责任转嫁回了派出所办事不严谨上了。

    中年警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心中却也不禁担忧起要是继续深究下去,自己也难逃其咎,便装摸做样地摇头叹气,颇有一种感慨现在的人遵纪守法观念越来越淡薄的无奈感,又仿佛是显摆自己宽宏大量的胸襟,摆了摆手,示意让她们离开。

    来回折腾来折腾去,离开派出所已经是晚上八点的事情了。

    杨澜准备驱车将林曼霜和陆朝两人送回旧城区,陆日晞却开始在副驾上喊饿。

    “那就忍着。”杨澜冷硬道。

    “是真的饿。”陆日晞回过头看后座上的两人,亲切道,“林阿姨,你也还没吃晚饭吧?”

    林曼霜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诚实地点点头。

    陆日晞趁机说:“那就一起吃个晚饭再回去吧?”

    杨澜舌头发出了“啧”声。

    林曼霜听见后,立即摇摇头:“我们还是算了……”

    “不不不,耽误了您一整天,就一起吃个晚饭。”陆日晞继续劝说道。

    一旁一直盯着窗外沉默不言的陆朝突然开口:“姨,小征还在李叔那里等我们呢。”

    陆日晞:“小征?”

    “对对,我差点给忘了。”林曼霜立刻接着这话茬继续说:“我儿子,林征,还托着邻居看着呢,再晚点回去就给实在是太别人添麻烦了。”

    “这样啊……”陆日晞知道这是用来拒绝她的借口,有些失落地转回了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倒也没纠缠下去。

    杨澜见状,抿了抿嘴唇。

    跑车一个变道,换行到了左转车道。

    导航立刻发出了“重新计算路径”的提醒声。

    杨澜嫌烦,干脆直接把导航关掉。

    陆日晞疑惑地喊了声她的名字:“杨澜?”

    “去餐厅。”杨澜声音毫无起伏,“一起先吃个饭吧,我不想空着肚子开车。”

    陆日晞眉眼上染上了欣喜的意思,她没说什么,只是扯了扯杨澜的衣袖,安静地表达了自己感激的意思。

    杨澜皱起了眉。

    ***

    杨澜找了家平日里常去的粤菜馆落座,陆日晞拿起菜单,一连点了八菜一汤,也不怕四个人吃不下。

    林曼霜不好意思地劝阻了一次,陆日晞却反劝,说吃不完可以打包回去给家里的孩子吃。

    盛情难却,林曼霜只好拉着陆朝,四个人坐在圆桌上等着服务员上菜。

    杨澜自始至终都是一张别人欠了我钱的臭脸,不过她这扑克脸从头摆到了尾,反倒让别人已经习惯了。只是陆朝竟也一脸不情愿,林曼霜在台下掐了好几次他的手臂,示意让他在别人面前礼貌一些。

    脆皮烧鹅,白切鸡,清蒸鲈鱼……

    一道菜接一道菜地上了桌,杨澜没有动筷,林曼霜不敢动筷,陆日晞便率先拿起了公筷,夹起一块烧鹅就往陆朝碗里放。

    “怎么都不吃啊?”陆日晞接着便往自己盘子里扒了块鱼肉,“再盯着菜就要凉了。”

    陆朝抬眼看向了微笑着活跃气氛的陆日晞,没有动作。

    “快谢谢陆小姐。”林曼霜按着陆朝的头,催促道。

    陆日晞有些尴尬:“别那么客气。”

    这时候,杨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放下了刚拿起来的筷子,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脸色一变。

    连电话都还没接,杨澜就做出了判断:“医院那边有事找我。”接着从包里拿出了车钥匙,丢给了陆日晞,“我的车给你开,你待会送他们回去,我先打出租车去医院。”

    “嗯,好。”

    陆日晞接过钥匙,一声“路上小心”还没出口,杨澜就一边接起了电话,一边风风火火地披上外套离开了餐厅。

    待杨澜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陆日晞才朝林曼霜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她平日里就是这性子,没有恶意的。”

    “没事没事……”林曼霜匆忙地摇头道。

    杨澜一走,餐桌上的气氛显然缓和了不少,林曼霜不再那么拘谨了,陆朝也开始动了筷子。

    只是……

    陆日晞偷偷打量着陆朝,后者的进食速度跟中午时的他判若两人。

    她特地点了八个菜,就是怕成长期的男孩吃不饱,没想到他却只是吃了点饭,菜都没怎么动。

    “怎么不吃菜?不合口味吗?”陆日晞忍不住问道。

    陆朝没理她,安静地干吃着白米饭。

    “回陆小姐的话。”林曼霜拍了拍陆朝的背。

    陆朝口中的饭还没咽下,被林曼霜这一拍,米粒差点呛到了气管里,整个人伏在桌旁,痛苦地干咳起来。

    陆日晞见他咳得难受,连忙端起手旁的茶杯,递给了他。

    这次陆朝没有拒绝,接过杯子一口气将所有茶水灌进了肚子里,直到喝完才反应过来,陆日晞情急之下递给他的竟然是她自己的茶杯。

    陆日晞有些尴尬,挥了一下手,又把服务员叫来,要了一个干净的被子,添上了茶。

    末了突然又想通了什么似的,拿起菜单又补点了几个菜。

    林曼霜忍不住插嘴道:“陆小姐,别点了,这么多,哪能吃得下?”

    “补点的都打包。”陆日晞跟服务员吩咐完,才笑着跟林曼霜解释道,“那些都是让您带回去的,您家里不是还有小孩吗?要是实在太多,也可以分给邻居吃。”

    林曼霜愈发地不好意思起来:“太让您破费了……”

    陆日晞只是微笑,余光满意地看见了陆朝开始将筷子伸向了白切鸡。

    心中却也同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这大男孩什么好,只是因为饭前她随口一句“剩下的打包回去给小孩吃”,就真的自己憋着一口不动,也不知道该说是笨,还是懂事过头了。

    饭吃到了一半,桌面上的菜已经被陆朝解决得七七八八了。

    陆日晞终于忍不住切入了自己强留林曼霜一起吃饭的正题:“林阿姨,听说陆朝他以前在市里舞蹈学院的附中上学?”

    林曼霜点头:“是,您听谁说的?”

    “啊,我今天在门外跟张老师谈了会话。”陆日晞解释道,“他跟我说陆朝去年辍学了。”

    “没错。”林曼霜叹了口气。

    “发生了什么吗?”陆日晞乘胜追击,“张老师跟我说陆朝在学校里表现一直很好,也拿了很多比赛的奖项,他不希望陆朝就这样放弃这条路。”

    陆日晞顿了顿,朝林曼霜说出了她曾经对陆朝说过的同样的话:“陆朝这孩子对我有恩,如果有什么需要帮……”

    结果没等陆日晞将剩下的半句话说完,陆朝就腾地站了起来。

    “够了吗?”

    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日晞,漆黑的双眼中是一片化不开的冰原。

    “你又不是我的谁,这些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