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第 34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陆朝没有动。

    要是牵扯太多的话, 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他在心中纠结了很久, 最后咬了咬牙, 逼迫自己别去理会女人恳求的目光, 转身就想推门而出。

    门一开, 他却猛地跟谁迎面撞上了。

    ……

    杨澜扶了扶差点被撞歪的眼镜, 面如冰霜地看着眼前揉着鼻头的少年。

    她在短短的一瞬间打量了对方的全身,他穿着一件卫衣,上面印了三个字母, 那是陆日晞曾经的母校的简写。

    但她可不知道陆日晞什么时候有了一个亲密到可以穿着她的衣服, 在她家乱逛的远方亲戚。

    “你是谁?”

    杨澜问完这句话后便看见了倒在客厅抱着膝盖的陆日晞。她瞳孔一缩,立刻单手抓住了想要绕过她逃跑的少年的手腕, 一个反手将其手臂拧在了身后, 另一只手同时掐上了对方的后脖, 直接将少年整个人压制在了墙上。

    少年的手被她压成了一扭曲的姿势。杨澜却挑挑眉:“柔韧性不错。”

    面部毫无防备地撞到了墙上,陆朝只觉得鼻梁火辣辣的疼, 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杨澜!”陆日晞见状赶忙叫停,“别!”

    ***

    “这就是你往家里弄来了这么一个大活人的理由?”

    听完前因后果的杨澜拧着眉间掐了一把陆日晞的膝盖,掐得对方直喊疼。

    “没有脱臼骨折, 只是有点淤青,你真是越来越娇弱了。”杨澜检查完后,冰封的脸上恢复了一丝温度,她又目光如刀地剜了一眼不安分的陆朝, “小子, 别想着乱跑, 否则我就卸了你的关节。”

    陆日晞轻轻地拍了拍杨澜的手背:“别那么严厉,你吓到他了。”

    杨澜刀割般的目光转而落到了陆日晞身上,她讥讽道:“陆小姐,你不过脑的行为也吓到我了。”

    陆日晞噤声,杨澜阴阳怪气叫她“陆小姐”的时候,往往怒气值已经积攒到了满槽。

    “不过谢谢你救了我的病人。”杨澜突然又对陆朝道谢,“但是……”她话音又是一转,看回了陆日晞,“陆小姐,你现在又打算怎么办呢?”

    “送,送他回家?”陆日晞不确定道。

    这个女人根本什么都没想就“冲动作案”了么?杨澜深深地叹了口气:“那你最好赶紧送他回家。”

    “警察是不是给你拍了照?”杨澜向陆朝问道。

    原想一直沉默下去的陆朝在杨澜的威压下,点了点头。

    “身份不明的人被收押后都会通过户政管理处的内网进行人口核对,通知家属认领。”杨澜淡淡地,“陆小姐,你不仅欺警,你还诱拐了一个未成年进入了你的家里,以上行为均对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

    陆日晞:“……有那么严重吗?”

    “呵。”

    “对不起。”陆日晞低下头。

    “你领人的时候是不是还出示了证件?”杨澜又问。

    陆日晞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留了姓名和居住地址?”

    “……”沉默即承认。

    “陆小姐,你真的是……一个成年人么?”杨澜扶住了额头,“到底脑袋里都装了什么才能想出这种操作……”

    陆日晞努力回忆着郑蕊平日里跟她道歉的姿态,最后朝杨澜双手合十:“我错了。”

    “呵。”

    杨澜又是一声冷笑。她站了起来,顺带把陆日晞也从沙发上拽起。

    膝盖并无大碍的陆日晞踉跄了一下,倒也不觉得疼:“怎么了?”

    “帮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情。”杨澜拽着她往外走,经过陆朝时瞥了他一眼,“小子,跟上来,你给她惹大麻烦了。”

    杨澜跟老鹰一样把一大一小拉到了楼下停车场。

    她打开了跑车门,连前面的椅背都没放下,就直接像扔小狗一样把瘦弱的少年塞进了后座。

    将陆日晞安顿在了副驾后,自己也坐进了驾驶位上,启动了汽车。

    挂上空挡,踩上油门,4.4升v8双涡轮增压发动机发出嘹亮的轰鸣。杨澜扭头看向陆朝:“小子,把家里地址报上来。”

    陆朝没说话。

    “现在告诉我。”杨澜调着导航,见陆朝不配合,果断地切出了派出所的位置,“不然我就直接把你送回警局。”

    陆朝睁大了眼。

    “你是想自己回家,还是回到警局里被领走?”杨澜嘴角勾出一个没有温度的弧度,“这两个选项是什么性质,不用我明说吧?”

    陆朝见无路可逃,握了握拳,说出了个地名。

    “老城区是吧。”杨澜的手飞速地转弄着控制器,瞬间便选好了地址。

    陆日晞小声说:“你真的是很严格呢……”

    “你就闭嘴吧。”

    杨澜恶声恶气地回到,一手切到了d档,被绳索拴住许久的野马终于如离弦之箭一般,甩着尾巴疾驰上路。

    ***

    已经临近下午。

    陆朝报的地址是城市的旧城区。一路驶来,放眼望去的建筑都是小半个世纪前的产物,在那个时代也许还曾是这个地方最风光繁华的地方,现在却只是美玉上的一块污秽,只等政府拆迁重建。

    路上的小道坑坑洼洼,淤积的泥水因为老建筑太过密集,得不到阳光的照射,便越积越脏,这小道周围挤满了果蔬摊子和肉贩,飞舞在空中的苍蝇,也不知是从污水中孵出的,还是从果肉中孕育的。

    杨澜自开进这块地方后,紧紧皱着的眉头就没舒展过。这里连个像样的停车场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偏僻的地方停泊,下车便看见了自己的车门上已经被秽物飞溅了半壁。

    低头一看,自己的真皮高跟鞋底也沾染上了不知是泥还是粪的粘稠物。

    她四处环顾了一方,发现这个偏僻的穷乡僻壤除了他们以外,竟然在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

    不过杨澜没有过多深思,她本身就有些洁癖,周围的气味也让她不能忍耐,这一切就像是往怒火上灌浇的木柴,让她内心压抑的烦躁越烧越旺。

    “真亏导航能找到这个鬼地方。”杨澜自言自语,然后恶狠狠地朝罪魁祸首掷出了两个字,“带路。”

    少年似乎被她脸上毫不遮掩的嫌弃刺痛到了,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身慢慢地向附近的一栋筒子楼走去。

    一同跟着下了车的陆日晞倒是面色未变,似乎习以为常,运动鞋一脚踩进了水沟里也只是低呼了一声,却也不是因为厌恶。

    陆朝把她俩带到了一个红砖造的筒子楼下。窄小的楼梯间连盏白炽灯都没有,采光极差,楼道中的墙上贴满了广告,一层未掉,新的一层又覆盖上去,层层叠叠,硬是给原本裸露的石墙刷上了一层纸做的水泥。

    两人随着陆朝上楼。走到一半的时候,陆日晞开始气喘吁吁,也难为她这个平日里趴在电脑前的码农能蠕到三楼了。

    杨澜见状,只好走到了陆日晞的身后,半扶半推地撑着她往上走。

    走了没几阶,最前面的陆朝突然停下了步伐。

    跟在他身后的陆日晞差点撞上了少年的后背。

    不知发生了什么,陆朝脸色一变,突然转身就想往楼下跑。

    逼仄的楼梯勉强才能容下两人并排,他巨大的动作不免碰到了身后的陆日晞。

    后者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往身后栽去。

    电光火石之间,杨澜眯了眯眼,稳住步伐,一手捞住陆日晞,同时身体微侧,挡在了少年逃跑的路上。

    “你想干什么?”杨澜目光冰冷。

    “等等。”倚靠在她怀里的陆日晞抬起了头,“嘘,上面有声音。”

    杨澜的眉间几乎皱出了一个大峡谷,却也没说什么,一边把陆日晞扶稳,一边用眼神威慑着陆朝,示意让他别再作妖。

    这筒子楼什么都糟,唯独传音效果拔群,楼上的交谈声随着她们安静下来,变得愈发明晰。

    ……

    “林女士,你一定得再考虑一下,帮我这个忙。”

    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中年男性。

    “那孩子是难得的好料子,这么久以来的成绩也有目共睹,未来一定会成为界内最拔尖的人才,学费的问题我会想办法帮他解决,你不能让我眼睁睁看着那么块金子被埋没掉啊。”

    接着一道略显沧桑的声音响起。

    “张老师,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跟他谈过很多遍,也劝了他很久,他就是不愿意回去,我也没办法。”

    女人的声音开始有些哽咽。

    “阿朝他从小就不听我话,大前天又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这还着急着他人在哪呢,我又该怎么办才好……”

    ……

    杨澜和陆日晞面面相觑,同时确认了彼此内心中的猜想。

    陆日晞当即抬步继续前进,杨澜制住了挣扎着想要离开的陆朝,生拖硬拽地把他一同拉往了楼上。

    陆朝又垂下了头,低声说:“剩下的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想办法?荒废掉学业现在着急着去打工赚钱吗?那未来呢?”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太过刺耳,陆日晞尝试着放柔自己的声音。

    换来的却是对方不领情的拒之千里:“这和你没有关系。”

    真是个完全无法沟通的死小鬼。

    “关系大得很,如果你想按照这种方法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现在就是你最大的债主,我有权知道你要怎么还我钱,什么时候能还我钱。”陆日晞强忍着没爆发,话语又急促起来,像是逐渐膨胀的气球一样,“难道你一辈子都想干最底层的工作,赚最基本的薪资,然后拿那些钱来还给我吗?那你要还多久?还一辈子吗?”

    “……”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阿姨醒来后会怎么想?你觉得她真的会让你这样的小孩来还钱么?还是说你又想像上次那样瞒着她离家出走自己去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