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新案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三章

    新案子

    ————————————————

    ......

    “哥!你不知道那个偷马贼的什么刀匣好厉害啊!直接一把火就把那些蝇虫给全部烧光了!”

    躲在远处的苏小妹远远的看到苏东坡就扑了过来:“咦,你的面色好多了!”

    “因为已经活过来了!”苏东坡道。

    苏小妹随即寻找陆安康的方向,却发现这人已经不见了。

    苏东坡道:“和佛印说得没错,此人非同一般人......自然来无踪去无影!”

    苏小妹不屑道:“不过就是个区区六品校尉而已!”

    苏东坡摇摇头:“恐非是一个六品校尉那么简单,更何况之前你不还一直强调他是个六品校尉吗?怎的,现在就嫌弃了?”

    苏小妹:“我强调的意思是他官小,像他这种无脑的家伙,迟早会一头撞死在南山上的!”

    苏东坡又笑了笑:“我只知道,迟早我还会在遇到他的。至少他是很乐意去跟佛印见一面的!”

    “话说,他人到底去哪儿了......”苏小妹疑惑道。

    而苏东坡也自然没有告诉苏小妹,那个叫陆安康的家伙就那么凭空的消失在了他的跟前,因为这样的话说出来很难让人相信的。

    多半也只有他的好友佛印才会相信吧!

    ......

    陆家旧宅,书房内。

    陆安康滚到了书房的地板上。

    他躺在那冰冷上面,看着房顶上人皮路引慢慢飘落到他的身上,手中无名刀还闪烁着杀气。

    “就这样结束了吗......”

    陆安康盯着落到了他胸前的人皮路引:“你到底想干嘛?”

    电话铃声响起。

    陆安康心中忽有一丝不安,等到他接通了电话之后,果然这个不安再度被证实了。

    那是小张打来的电话:

    “康哥,又有案子了!跟上一次一样,外表烧焦了,里面却是好好的!而且......案发现场还发现了跟上一次你发现的十分相似的图案!”

    陆安康立刻翻到人皮路引的背面,那后面果然又多了一个奇怪的文字。

    难道随着自己的来回次数增多,这上面字数也会增多了吗?可是这些多出来的字跟现实中这些案子又有什么联系。

    只得强行把自己从苏东坡和苏小妹的事件当中抽身回来,他开着车着急的赶到了现场。

    这一次的案子明显已经受到了关注,因为等到陆安康到场的时候,那里已经被北区分局的特殊警察接管了。

    小张说是这边刚一发现,北区分局就立刻接手了。若非是老张有着法医的身份,多半已经被赶走了。而陆安康到场的时候,也一样和小张被拦在了外面,一时联系不到老张的两人只能在案发现场外面等待着。期间陆安康继续向小张了解案发现场的情况。

    他需要知道更多人皮路引的信息,首先就得知道这些案子和人皮路引到底有什么联系,方才能清楚这东西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根据小张提供的信息,陆安康只能初步知道案发时间应该就是在自己离开上一个案发现场的后脚,小张就接到了老张的电话,期间小张不断给陆安康联系,始终没有联系上。

    “康哥,你到底去哪里了?”小张好奇的问道:“怎么感觉你的状态如此的疲惫啊?”

    严格的意义上来讲,陆安康已经连续十三天没有休息,虽然在河底世界的时候没有太多感受,但现在回到了这个时间点。当真是有些疲惫......

    只是他内心深处的好奇支撑着他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想要搞清楚人皮路引的一切,同时他也在思考要不要把人皮路引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母。尤其是自己的父亲陆成.......

    但根据父亲陆成的行为习惯,必然会将这东西带走。

    可在这一刻,陆安康不得不承认他开始好奇这个人皮路引隐藏的秘密,就如同他好奇人皮路引接下来会把他带到哪里一样。

    ......

    西门豹、一个反对迷信的人,竟然遇到过鬼?

    苏东坡,是为了什么去那个河底世界?

    还有那个佛印到底是什么程度的禅师,竟然能算到这么多事情。

    陆安康想知道,渴望知道这些历史人物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

    在联系上老张之后,陆安康和小张终于得以进入了案发现场。

    和上一个案发现场的情况一样。

    一样的图案,一样的尸体。

    陆安康在看到这些之后,忽然很平静的离开了。

    他挺累的。

    回到家这一睡便是误了第二天的早班。

    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迟到。

    甚至惊动了他的父亲陆成直接通过他母亲陆离打电话通知陆安康:“你可以不用去上班了!”

    当然以陆安康母亲的话自然不是这样说的——但意思也大致就是那样了。

    “小康啊!你应该知道你爸不是这个意思......”母亲在电话里面说道:“他就是不希望你也干这一行而已......”

    “既然不愿意,为何让我从小就学习这些呢?”

    面对着陆安康的问题,陆离沉默了许久后,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也不希望你干这一行......”

    既然你们都不希望我干这一行,为什么要让我学这些?

    又为什么不把你们真正的本事交给我?

    为什么?

    陆安康压制着心头的怒火,狠狠捶打着床板。

    那床板自然经不起他的拳头,来那么几下,自然也就“咔嚓”一声裂开了。

    ......

    就这样,被父亲陆成托关系以极其微小的理由赶出了南区分局。

    这些年来的坚持瞬间被别人的一句话给否定了。

    换做谁,心中愤懑都是难以被平定的。

    书房内,陆安康盯着那摆在书桌上的人皮路引。

    他咬着牙,双眼紧盯着那东西。

    人在愤怒的时候会情绪失控,而失控可不仅仅只有情绪。

    陆安康手中抓着无名刀,盯着那人皮路引:“下一个,去哪儿?”

    人皮路引上冒出了一丝黑气。

    那黑气化作了一道道奇怪的弧度钻到了人皮路引的表层,很快,便形成了一道新的文字:

    “大唐!”

    大唐?

    那个历史上盛世朝代吗?

    就是不晓得会到大唐的哪一个阶段。

    陆安康紧紧的抓着无名刀,这是他必须要带着的装备,也是他目前唯一能依靠的东西......

    伴随着眼前的视线渐渐昏沉,直至黑暗。

    陆安康清楚,历史的诡异旅程再度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