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小吏?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十七章

    小吏?

    ——————————————————

    ......

    “汴州判佐狄仁杰遭小吏陷害入狱,后被毒杀于牢中。”

    陆安康脑海中立即冒出来的就是人皮路引发布的任务信息。

    狄怀英遭到小吏陷害入狱?

    若这一次就是任务中提到的那次,那么这个小吏会是用了什么办法栽赃谨慎如此的狄怀英呢?

    但即便是如此,也应该搞出这么大的声势吧?

    瞧这架势得是一个衙门的人员都出动了。

    仅仅只是抓一个涉嫌贪污的判佐?从七品官员?

    ......

    陆安康的怀疑集中在两个方面:

    第一、小吏的身份不简单。

    第二、也是崔大人间接透露出来的,这次狄怀英被冤案的案子里面涉嫌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吏。

    这两个假设无论哪一个成立,最终都是麻烦的。

    陆安康一路跟着那队衙门的衙役一路到了衙门大牢那里。狄怀英被关在了最里间,沉重锁链冰冷的将他与外面的世界隔开了。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个看似与自己露水相逢的年轻人陆安康竟然会为了自己出现在大牢当中。明显,他是偷偷溜进来的。

    不说手段,这番胆量也是令人敬佩。

    那么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冒着危险闯进大牢里面呢?

    “是不是很感动?”

    陆安康冲着牢门里面的狄怀英笑道:“我这样一个露水相逢的人竟然会冒死进入大牢当中来救你......我想你此刻一定在琢磨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安康的话提醒狄怀英,面前这个神秘年轻人是一个直截了当的聪明人。

    陆安康从背上刀匣当中取出无名刀,回答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关在这里很危险,我是专程来救你出去的!”

    就在那无名刀已经准备好砍断那锁链的时候,狄怀英自然是出声制止了。他明白陆安康这样做,能最大保证他的安危,可是比起他的安危,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坚守。

    “倘若我离开了,我的罪名就坐实了!”狄怀英道:“而且还会加上逃狱的罪名!”

    “可据我所知,你不离开,陷害你的那些人肯定会想办法把你在牢里面直接搞死的!”陆安康挥了挥手中无名刀,再度对准锁链:“所以还是听我的,先逃出去再说!”

    “帮我去查一个人!”

    狄怀英的话使得陆安康不得不停下手中那把刀:“查谁?”

    “衙门中的一个小吏,名叫谷玉!”

    “谷玉?”陆安康问道:“查他做什么?”

    即使他明知道狄怀英口中这个名叫谷玉的小吏应该就是历史上陷害狄仁杰的那人。但他还是得问一下,免得解释起来更多麻烦。

    狄怀英道:“我也不知道要查什么?”

    陆安康怔了一下:“这可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应该说的话......”

    “我说得是真的!”狄怀英肯定的说道:“我确定是这个人在害我,可是我总觉得我找不到证据,事实上我的确一点线索都没有。”

    “你不知道凭直觉判案,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忌吗?”陆安康问道。

    狄怀英回答:“我知道......可我总觉得这家伙身上有些东西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尤其是.......等等......你刚才说我们这一行?”

    陆安康已经将自己的路引身份亮出:“吾乃大理寺六品寺丞、此次前来汴州,是秘密调查一些事情。想来你这么聪明,应该猜到了......”

    狄怀英:“你是来调查牛家村一案的?”

    陆安康没有直接回答:“把你了解到的牛家村的情况给我讲述一遍,这样我能省去不少的时间。”

    “半月前......牛家村突然遭了瘟疫。”

    狄怀英没有犹豫的开始转述他已经调查出的线索。

    案件的内容大致意思就是牛家村突然遭到了一场奇怪的瘟疫,几乎是三天的时间,村内半数的人都染上了瘟疫并且病发。整个汴州的医官和大夫都赶到了,可最终没能阻止这场瘟疫。

    在半月后,牛家村男女老少一百三十七户人家尽数死亡。

    这件事被衙门定义为天谴。

    说是牛家村惹怒了他们守护神,所以糟了报应。

    可是根据狄怀英的调查......

    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

    狄怀英说道:“在瘟疫爆发的第三天,我便和崔大人一同前去了牛家村!亲眼见到那瘟疫似乎只传染给牛家村的人,而外人丝毫无恙。所以我猜想瘟疫的源头应该跟牛家村有着密切的联系。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我发现......牛家村的人常年服用一种壮骨草有关!”

    “壮骨草?”陆安康疑惑的看着狄怀英,狄怀英回答:“根据一个医官所言,这种草能起到看似强筋健骨的作用,但只是一时的......而且副作用很大,而且那所谓强筋健骨只是表面现象,他就像是某种药草一般,使人精神亢奋,而产生了这种表面现象。”

    “可查到他们为什么要服用这种壮骨草?”陆安康问道。

    狄怀英摇摇头:“线索在这里就断了,我还来不及去查证这些,牛家村一百三十七户人都死绝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所以,那个壮骨草就是你唯一查到的线索?”陆安康继续问道,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线索。

    “别的线索,倒还有......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大人一个问题。”狄怀英突然郑重的看着陆安康:“大人可是懂得什么方术?”

    自然是陆安康出手相助狄怀英的时候,用火符照亮那些刺客时,他注意到了。

    陆安康也没有隐瞒的点点头。

    狄怀英也下意识的点点头:“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始终找不到线索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因为这个?

    陆安康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你是说这个案子跟方术有关?”

    狄怀英点点头:“在下虽然对方术不了解,但还是能分辨出一些的......”

    陆安康沉思了片刻:“那么这件事情跟你口中说得那个小吏又有什么关系呢?”

    狄怀英道:“因为谷玉应该也是一名方术师......”

    “应该是什么意思?”

    陆安康追着问道:“我需要一个详细一点的解释......”

    狄怀英示意陆安康附耳过来,两人一阵低语后,陆安康点头,带着狄怀英的嘱托,偷偷溜出了大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