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茅山野道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十八章

    茅山野道

    ——————————————————

    ......

    离开了大牢之后,陆安康并未敢稍加停缓自己的脚步。

    从人皮路引发布的任务来看,狄怀英入狱之后,便会遭到毒害,可是时间呢?任何时间都有可能......

    这便是说这次的任务任何时候的滞缓都可能导致失败。

    可眼下离开了大牢之后,又该如何呢?

    那个小吏在哪?

    对这里极其陌生的陆安康不晓得此刻该从哪里下手。

    他在街上停顿了片刻,心想着:暂且先不管那个小吏是否与牛家村的案子有关,但是牛家村那场诡异的瘟疫是切实存在的。

    “因瘟疫而死,本是天灾!地府人员会前来押送入地狱。”

    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不晓得这些鬼魂是否已经被地府的鬼差给带走。但眼下,陆安康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那一处。

    深更半夜敲响了驿馆的门,取来一匹快马,按照驿馆小哥所指方向一路便往牛家村去了。

    赶至牛家村的时候,正是三更不足之时。天空中乌云散去,挂起了一弯斜月。

    陆安康取下从驿馆中要来泛黄的白灯笼,马儿栓在了村口的一颗杨树上,借着微弱的灯火。陆安康便往牛家村里面去了。

    因刚遭了一场瘟疫之故,那死亡的气息依旧漂浮在牛家村的各个角落里面。一般人是不敢进来的,也不能进来,因死气太足,常人经受不得。轻则发疯,重则身死。而陆安康是一个常年驻守在停尸间的存在,所以这种死气,他早就习惯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死气最大的影响就是给人造成见鬼的幻象。即使这里的鬼早已经投胎。

    但牛家村的鬼是否投胎了,陆安康不晓得。

    因为当他的双脚踏进牛家村当中的时候,他便感受到来自于鬼魂的怨气。而且很浓......

    难道没有投胎?

    按道理来说,这些鬼魂应该在头七前就该被接走的。

    怎的会还有怨气在?

    而且这怨气相当浓郁,并且集中在一个点上面。陆安康不断的拱动着鼻子、顺着那怨气一路寻到了村中心的井边。

    在井底?

    陆安康靠近井边,灯笼的光芒不足以照到井底,用一颗石子投入,换来得是清脆的入水声。陆安康将灯笼插在了井边的井轱辘上面。这么晚的天,他自然是不敢入水的,即便他的水下功夫已经突破了一个极限。在底下未明之前,他选择一些保守的方式。

    刀匣内黄纸黄符分别取出,贴在那井边,一根红绳牵引着盘住了井边一圈。伴随着一张黄符落地,红绳也停在那里。

    “苦命冤魂,可有冤屈速速来报!”

    一般会死在水中的都是一些倒霉的家伙,前有水鬼拉人,后有人凶作案。一旦入了水,因水而死就得按照水的规矩来寻找替身方才能进行下一世的轮回。

    所以,它们是冤屈的。

    陆安康的分析落点是在境内的怨气颇深,多半不止一个魂魄,因为若是一个鬼魂的怨气有这么深,陆安康自知自己此时过来骚扰他无意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倘若不止一个鬼魂的话,一口井里面会死这么多人,疑点自然也就出来了。

    伴随着几张招魂符的牵引,井内的怨气也有了动静。

    几道半透明的鬼魂从井底慢慢升起,钻到了井上,跟着漂浮在井口那里。眼神飘忽不定的望着陆安康......

    “本道路径此地,见着你们怨愤未平!一时善心,助你们一把,若有冤屈,速速向本道报来!”

    面对鬼魂最不能少的就气场,只要气场足够,就算是一般人,鬼魂也不敢近身。所以鬼怕恶人一说的根由就是恶人身上气场浓烈,以至于那些鬼不敢轻易靠近。

    几个从井中出现的鬼魂飘忽不定的游荡在井口上,却迟迟不作答复。

    陆安康眉毛下意识的拧了一下,心道:莫非是自己的架子摆的太高,这些鬼魂不稀得自己?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轰隆隆的声音滚滚而来。

    陆安康本能的闪开,只看见一辆装载着各种杂物的板车直接撞到了井口上,将那些鬼魂撞回到了井中,而杂物则是将井口迅速的封住。

    陆安康瞬间拔出唐横刀,警觉的望向板车出发的源头。又是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梁柱朝着陆安康冲了过来。已经有所准备的陆安康一张黄符直接贴着手中唐横刀的刀面抹了一遍之后,那唐横刀上随即冒出了火光。

    这是一种借助符咒法力增强自己武力值的办法,也算是一种取巧的办法。

    而偏偏又是陆安康的父亲陆成最不喜欢的。

    他觉得这种取巧的方式是对那些武术人的侮辱。

    他觉得只有纯粹的武术方才是正统。

    这一点,陆安康一直认为是这是一种死板,不知变通,却一直尊崇着他的要求,不这样使用。

    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

    可就是这样一个父亲彻底的毁掉了自己的前程。

    愤怒,让他再也不想去顾及昔日的尊崇。

    火属性符咒的加持下,唐横刀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自然也就增强了不少。

    那撞击力极强的梁柱在加速冲来的情况下,依旧被那唐横刀给从中心直接劈成了两半。

    陆安康瞪大眼睛看着那被劈断的梁柱,这梁柱从那么远的位置陪抛过来,所需要的力气着实不小。

    莫非是遇到了大力士?

    可是袭击自己的理由呢?

    陆安康望着那个方向:“何人?”

    黑暗中,那身影诡异的闪动了两下,便到了一个房顶上面。

    牛家村没有生人的气息,即便是眼前这身影也是。

    但却是不同的......

    邪恶的气息和死气是有区别的。

    只瞧见那身影站在那房顶上,双掌快速的掐着手印......在那手印刚刚出现的瞬间,陆安康便认出那正是茅山术当中手印的方式。

    此人竟然是茅山道士?

    伴随着脚下的地面涌动了两下,十几只血淋淋的手从土壤中破出来,分别抓在了陆安康膝盖一下,小腿所有能被抓住的部位。

    他们锋利的指甲,不断的掐入陆安康的血肉当中......

    “原来是一个野道士!!!”

    陆安康手中还被火属性包围着的唐横刀一刀横斩出去,刀气伴随着火焰朝着脚下的手飞砍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