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小吏?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三十九章

    小吏?

    ————————————————————

    ......

    “你也是茅山的人?”

    那身影终于在见识到陆安康那火符加成刀气的手段后,发出的声音。

    “也?你这些手段......”陆安康冷声道:“入得了茅山的门吗?”

    “世间道法三千万,门派也有成千上百!”黑影道:“难道只有茅山的人才能自称是茅山吗?”

    陆安康白了他一眼,即使他压根就看不到那眼神。

    这样语病的句子真不晓得这家伙是怎么想出来的。

    陆安康手中唐横刀再度出击,在火符威力消失之前,他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攻击的机会。没了父亲言语的束缚,又有了无名刀客的无名刀法。陆安康的实力如若大增,冲到那茅山野道的跟前,刀锋一阵,逼得那茅山野道不得不转身躲避。

    再度催动法力朝着反击了过去。只瞧见那茅山野道,双手掐印,一扇门直接从农户家的门框上给拽出来,朝着陆安康飞来。

    陆安康手起刀落,那门瞬间被劈成了两半,而茅山野道的投掷攻击却依旧在继续。陆安康一路砍了过去,手中刀朝着茅山野道的身子毫不犹豫的砍了下去。

    瞬间将那茅山野道的身子化成了两半,伴随着嘭的一阵青烟。

    那茅山野道的身子竟然瞬间化成了两截被砍断的木头。

    “替身术?”

    身后刀意传来,陆安康瞬间转身一挡。

    那茅山野道的力道着实不小。

    两人的兵器皆是唐横刀,以一种僵持的状况碰撞在一起,许久不见撤手。

    陆安康眼神一冷,张口一吸,那唐横刀上的火焰瞬间被他吸入了口中。四周的一切再度进入黑暗当中,让那茅山野道更加想不到的是伴随着陆安康再度张口,那一口火焰竟然从他的喉咙中喷发出来。

    瞬间将那茅山野道的整张脸都被烧着了。

    茅山野道胡乱的挥舞着手中唐横刀,阻止陆安康靠近,连连退后了数步,伸手一扯,将整张脸皮连同着一起被扯下来。

    “竟然是一张假脸!”

    昏暗当中,陆安康瞧不清楚那茅山野道的样貌。手中又是一张火符,伴随着一口法力吐出。一束火焰冲着茅山野道的面庞喷了过去。有了之前经历的茅山野道这次有了准备。双手掐印,双掌瞬间探出,一道寒冰之气瞬间撞到了火焰上。

    虽然只有那一个瞬间,陆安康依旧是瞧见了那茅山野道假脸下的面庞。

    那张脸——

    陆安康见到过。

    就在今天傍晚的时候,在那教坊的时候。

    那个女扮男装去**的女人。

    竟然是她?

    陆安康本能的觉得这个茅山野道应该是那个小吏,前提实在狄怀英没有猜错的情况下,小吏谷玉应该就是一个懂得茅山野道的存在。

    可是怎么会是一个女人?

    难道是一个女官?

    貌似在武则天之前,女官的范围还达不到这种地步。

    ......

    貌似因为面容被曝光,那茅山野道转身欲走,陆安康当即飞出手中最后几张火符。火符圈出了一个圈,跟随着陆安康一声:“令出如山!燃!”

    火符燃起,瞬间将茅山野道困在了那火圈当中。

    陆安康提着唐横刀,跳入火圈当中。

    一刀从高处落下,接着俯冲下去的力道,重重的劈到了那茅山野道的唐横刀上。

    只是在两把刀碰撞的瞬间,对方的刀瞬间没了力气。

    伴随着茅山野道的刀和她的衣服落到地面上。

    陆安康知道自己再度砍中了茅山野道的替身——

    他急忙朝着四周看去,再度寻找那茅山野道的身影时,她光着身子,昏暗的灯火下,那惹人欲火的身材就暴露在那里。

    她狞笑着看着陆安康,转身的瞬间,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原地。

    陆安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鼻息处,一缕黏糊糊的血液流出,经不住摇头道:“好厉害的媚术!”

    使劲的搓了几下,方才将鼻血给擦干净。

    陆安康转过身,望着脚下的战场。

    从那些残存的战斗痕迹当中,他能看出,对手没有尽全力,甚至于都不准备使出全力,即使陆安康也是如此。

    但面对一个不知实力深浅,还和自己都拥有着茅山术的对手。陆安康并没有那么的安心。

    最重要的是——

    “她到底是谁呢?”

    陆安康走到她剩下的那一堆衣服旁边,圆领袍,头巾,还有唐横刀......翻找了一圈之后,他找到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东西。

    一个官府的令牌。

    这令牌是身份的象征,正面是汴州府衙的印记,反面则是个人讯息。

    “从吏谷玉......”

    陆安康紧紧的抓着那令牌:“她竟然真的是谷玉!!!”

    皱了皱眉头。

    谷玉会茅山术,他能接受,但怎么会是一个女人呢?

    狄怀英竟然折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面。

    最重要的是她一个女人、又仅仅只是一个小吏,是靠什么手段陷害狄怀英呢?又使得崔大人说此事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

    “茅山术?”

    这或许是一种可能。

    陆安康看着四周人口已经死绝的牛家村:“如果这女人靠茅山术掌握了这么大的势力,那么眼下牛家村的这个案子会不会和这女人的茅山术有关呢?”

    带着这个疑惑,陆安康冲回到了井边。

    刀匣中无名刀拔出,朝着那井口狂砍了几下。

    石头,木桩尽数被无名刀砍成了碎片。陆安康扒拉开所有的杂物之后,井口再度露出来。

    陆安康冲着井底下喊道:“里面的家伙马上给老子出来,否则,我埋了这井,让你们这辈子都没办法投胎!”

    ......

    伴随着陆安康的要挟,几道鬼魂身影从井底下快速的飘出来之后,纷纷跪在了陆安康的跟前。

    “求道长为我等做主!”

    陆安康盯着那些虽然来自于井底,却没有一丝水气的鬼魂们:“你们不是水鬼?你们不是被淹死的?”

    一鬼魂声泪俱下的说道:

    “草民们不是被淹死的是被人活活打死后,扔到了这井底下的!”

    活活被打死?

    扔到了井底下?

    “是谁?”陆安康蹲下身瞧着这些鬼魂:“是谁这么残忍,连一个孩子都要打死?”

    陆安康盯着鬼魂当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惊异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