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黜陟使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十二章

    黜陟使

    ————————————————

    ......

    爆炸符轰开牢墙的声响自然引来了大牢里面那些狱卒的注意。

    他们瞧见即便墙被炸开依旧没有逃走的狄怀英,完全没有意外。

    因为这个傻子宁愿在这里等死也不愿意成为一个逃犯的。

    这便是狄怀英。

    汴州之地有名的傻子。

    所以,他们完全没去顾及这个傻子,直接朝着负伤逃走的陆安康追了过去。

    ......

    逃狱的时间自然是选在了晚上。

    这个没有电灯的世界,没有光源成为了陆安康躲避那些狱卒最好的优势。再加上陆安康肩头伤口的血已经止住,没有留下太多痕迹的他很快便躲过了那些狱卒的追捕。

    只是出城却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汴州还有着宵禁的规定。

    第一次感受到宵禁的陆安康方才晓得古代宵禁后的街道到底是多么的静,满满的一大条长街上只有自己一个身影。陆安康能确定只有稍有一个狱卒经过这里,就会立刻发现,并且大喊几声召集来其余的狱卒。

    所幸——

    狄怀英给他指得这条路并非是孤身一人,没有协助的。

    陆安康耳边传来一阵马嘶声。他抬眼望去,两匹马,一个人从黑夜中走出来。

    那人的出现在意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这个崔判官再度证明了他身份的复杂。

    他将一件黑衣扔到了陆安康怀中,一根马缰绳也丢了过去。陆安康接过这些之后,便跟着那一声不吭的崔判官往城外去了。顺利的通过了城门的关卡之后,崔判官指着一条路说道:“黜陟使阎尚书经过的方向就在那里,运气好的话,你应该会碰见,运气再好一些的话,你能在狄怀英死之前找到援助!”

    “我有点不明白......”

    两人立马在城外的十里亭那里,瑟瑟凉风中。

    陆安康问道:“崔大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不想当一个好人!”

    崔判官刀:“但我也不想当一个坏人!这世上有很多我这样的人,明哲保身,你应该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至于狄怀英那样的人......太少了。偶尔帮助一下,算是给自己积点阴德吧!”

    说完,崔判官纵马离开。

    陆安康朝着崔判官离开的方向,拱了拱手。这样的人,让人讨厌,却也让人尊重。

    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却偶尔不忘了做出普通人不敢做出的事情。这世间有太多这样的人,他们不敢一辈子做好人,自然也因为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不愿意一辈子做坏人。

    陆安康骑着马,在城外的河边找回了他藏在河岸边的刀匣和他一切身份证明,包括官服以及大理寺丞配置的唐横刀。

    顺着崔判官所指的方向陆安康一夜不停的朝着那里赶过去。

    时间是紧迫的。

    他能想象,在自己逃出牢狱后,狄怀英的情况将会更加危险。他能算出,这次任务给自己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马不停蹄的赶路维持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

    陆安康终于在一路询问的情况下,追上了黜陟使阎立本的车队。

    这个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提及过的人物,就在自己的眼前了......不算精通历史的陆安康对他的了解也仅仅之局限于这部电影中提到他是狄怀英的伯乐。在狄怀英在汴州出狱之后,第一时间就举荐他去大理寺,随后有了神都龙王一案。虽然历史跟电影是联系不再一起的。

    但有一点,陆安康能感觉到这个人真的会是扭转狄怀英命运的关键。

    尤其是他评价狄怀英:“东南之遗宝、河曲之明珠。”

    有如此见解的人,不会错的。

    ......

    阎立本毕竟是一个黜陟使,类似于巡视各地的钦差大臣,领着皇命,四周自然也有不少高手侍卫保护。

    其中出现在陆安康眼中最惹眼的便是领头的一位角色,此人威武不凡,隔着老远便能感受到他身上强大的气息。

    他也同时发现了驾马加速冲来的陆安康,瞪着眼望过去:“什么人?见到黜陟使车队,还不停下!”

    那一刻并非是陆安康不想停下,陆安康毕竟是一个未来现代人。那个时代的坐骑可不是马屁,所以陆安康虽然会骑马却不是精通马术。那马儿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就惊了。一个劲儿加速朝着阎立本的车队中撞了过去。

    那领头高手,见着情势不对当即拔出手中一把较长的唐横刀。刀划出去的瞬间,陆安康跨下那马的四肢瞬间就给削离了身子。

    鲜血溅了一地。陆安康整个人从马上摔了下来。

    领头高手刀指着陆安康:“来人,将此人拿下!”

    陆安康来不及反应,四周已经一群人扑了上来。显然他们把自己这个用马撞过来的人当成了刺客,又加上陆安康本能的拔出了自己唐横刀。四个护卫瞬间亮出招式,一个回合,陆安康便觉察到这四个护卫功力不浅。当即亮出的无名刀法,那刀法精妙补足了陆安康在功力上的缺失。也是看出了陆安康那刀法利害,那领头高手当即出手。刀背猝不及防的拍在了陆安康的手背上......

    只是那一下,陆安康的整条胳膊像是给震断了一样。

    从这人身上爆发出来压迫感,陆安康经历过,那便是在河底世界的时候,那名无名刀客给他的压迫感。虽然这位高手还不足那无名刀客,但看他年纪也就才十几岁的样子,迟早能达到甚至超过那位无名刀客的......

    可惜两人是两个时代的人,见面是不可能了。

    唯一的交集便是这位年轻高手通过陆安康见识到了那位无名刀客的刀法,并惊赞道:“好厉害的刀法!”

    将陆安康制伏之后,那年轻高手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刺杀我家尚书大人?”

    陆安康跪在那里,冲着虽然经历了一阵波折却依旧平稳如山马车。那里面应该就坐着那位阎尚书......

    陆安康当即冲着那里喊道:“在下陆安康,大理寺辖内寺丞,前往此处调查一件密案。因马忽然受到惊吓,冲撞了大人,望大人见谅!”

    年轻高手虽然派人搜身,将陆安康身上信件拿在手中看了两眼,随即递交到马车当中。

    片刻后,马车内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

    “竟然是大理寺丞,便是误会了!给陆大人松绑!”

    陆安康起身后,再度单膝跪下:“大理寺陆安康见过黜陟使大人,因有要事在身,有失礼节请大人见谅!”

    阎尚书的声音再度传来:“无妨!不知道陆大人急匆匆驾马要赶往何处啊?”

    陆安康答道:“卑职是专门从汴州赶来向大人求助的!”

    阎尚书语气中透露着疑惑:“哦?从汴州而来?那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