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小吏自杀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十五章

    小吏自杀

    ————————————————————

    ......

    面对着虎敬暉这样一个出招凌厉并且迅速的高手,再加上崔判官这个身怀不漏的武者同时攻击之下。

    即使精通寒冰茅山术的小吏谷玉最终也是倒下了。

    “小兄弟,身手好生厉害!”

    崔判官看着整个战斗结束后,没有一点气息起伏的虎敬暉:“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本事,前途不可限量啊!”

    虎敬暉只是礼貌的笑了笑。

    随即走到陆安康身边:“陆大人没事吧!”

    陆安康摇摇手:“一点小伤!”

    那崔判官也离开拱手:“没想到陆兄竟然是大理寺丞,之前失礼,还望见谅!”

    “把这厮先押入大牢!”

    几人中官职最高的陆安康自然担起了发布命令的人。

    ......

    伴随着黜陟使阎尚书的到来,案子的审理开始,牛家村的始末,以及汴州的混乱官场终于被剖白了。

    只是有一点,陆安康不清楚——

    调查的结果是牛家村被打死的人是因为得罪了李家公子,而牛家村的瘟疫则是由小吏谷玉人为引发,说是做实验,以后用来控制更多的地区。

    但是牛家村长期服用壮骨草这一事怎么说呢?

    没有结果,成为了解释不通的疑惑。

    为此,陆安康亲自跑了一趟牢房。那牢房里面被他布置了足够困住小吏谷玉的阵纹,耗费精力不少,时间也是不少。

    陆安康看着关在牢房里面的谷玉,她依旧是女儿身。

    “第一个问题,还是老问题。”

    陆安康没说完,小吏谷玉便笑了笑:“我还是那样的回答......你希望我是男人,我就是男人。你希望我是女人,我就是女人!”

    “那么第二个问题......”

    陆安康与小吏谷玉面对面坐着:“壮骨草是怎么回事?”

    小吏谷玉一脸坏笑的盯着陆安康:“你这么聪明,自己去想好了!”

    “可惜我还是不够聪明!”陆安康言道:“这一点我得承认!”

    “那你得去问狄怀英了......”

    小吏谷玉笑道:“这家伙聪明到可是会把自己都当作诱饵来家伙!”

    从头到尾,一切都在狄怀英计划当中。

    即便陆安康的出现产生了变故。但他依旧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阎尚书原本就在犹豫要不要拐到汴州这里......狄怀英让自己入狱,然后以入狱官员申冤的行动,彻底加重了阎尚书的决定,让他来到汴州。这样汴州的真实状况也就被揭露了......”

    如此算计,即便是陆安康的突然出现也没有将这计划打乱。

    甚至于陆安康的出现,加速了狄怀英的计划。

    “你说他是一个不懂得变通的人吗?”

    小吏谷玉冷笑道:“那家伙虽然不老,却足够奸猾......这世上应该没有几个能跟他比脑子的!”

    ......

    狄怀英——东方历史当中赫赫有名的名侦探。

    自然是没有几个人能够跟他比智力的。

    但陆安康想要的答案不是关于狄怀英的评价,牛家村背后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这一切,伴随着陆安康的离开,伴随着隔日后小吏谷玉自杀的消息也中断了。

    因小吏谷玉一案受到牵连的,汴州城内的大小官员不下二十位。阎尚书比谁都清楚,一旦这些人被撤掉之后,整个汴州城将面连瘫痪的地步。在处理方面,他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

    “涉案官员降职一级,罚俸禄一年。主要关联着,官降两级,罚俸三年......”

    对于这样的审判,狄怀英是有异议的。

    只是他没能左右阎尚书的决定,但也因此得到了阎尚书的赏识。

    “孔子曰:‘观过知仁矣。’你真可以说是沧海遗珠啊。留在这汴州当一个小小判佐可惜了.....先去并州做一段时间的功曹吧!等我巡视各地结束,便举荐你去大理寺......”

    狄怀英感谢道:“多谢大人抬爱,然汴州事未了。学生以为......”

    “不急!你可以缓一些时日去,毕竟这汴州的天刚刚换了!”

    就这样狄怀英和阎尚书的轶事正式和历史接上了轨。狄怀英说他上报的奏折中说到此次的汴州一案有妖人作乱。可历史上却只是在狄怀英身上添了一句话,并没有提到过那个所谓的妖人,更别说那个至今都没有留下名字的崔判官了。

    在阎尚书离开之后,狄怀英继续处理着汴州后续的事情,而陆安康则是闲逛了几日。

    人皮路引没有带自己启程回去之前,他也不着急离开,尤其是在大唐这种民风开阔的世界。

    他是一个正常男人,早早的就破了处男之身的他晓得男女间那股感觉是怎样让人心动。

    教坊,妓馆成了他接下来几日大唐之旅的主要光顾地点。

    直至半月后,狄怀英将汴州的事情处理了大概之后。他方才起身,打算护送狄怀英离开......

    但在离开之前......狄怀英和陆安康竟然一致的往牛家村拐了一趟。

    “我终究是没有搞清楚牛家村的人和壮骨草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狄怀英的疑惑,也正是陆安康的疑惑。

    他们看着这个因为人为瘟疫导致断子绝孙的村子......

    陆安康不觉得小吏谷玉是因为做试验把这个村子里面的人都搞死了。

    背后肯定还另有隐情,但会是什么呢?

    当晚,两人留在了牛家村。

    这个死寂的村子里面,两个人聚在火堆旁边。

    陆安康不惧怕四周死气是因为他习惯了。但狄怀英呢?

    他一脸平淡的坐在那里......

    “狄兄,不怕这里突然冒出来一个鬼魂吗?”

    陆安康问道。狄怀英随意的笑了笑:“人和鬼在我眼里区别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有没有冤情而已。这牛家村肯定是有的......可惜,会是什么呢?”

    狄怀英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沉思着。

    这两个人的直觉一致的觉得,牛家村还藏着什么秘密,却又不知道什么。所以,他们能做得只有等待。

    夜声是寂静的,偶尔传来“噼啪”声是干柴烧裂时爆炸声。陆安康和狄怀英躺在火堆边,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要等待什么......

    直至陆安康等来了一个,他完全不着头脑的声音......

    “相公!相公!”

    谁?

    相公?

    陆安康起身,看了看身边还闭着眼的狄怀英,轻轻拿起刀,朝着那声音的源头,慢慢的摸索过去:

    “相公!小心!”

    伴随着那一声提醒,陆安康来不及做出反应,脚下已经悬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