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少年剑客
    ,精彩小说免费!

    第四十八章

    少年剑客

    ————————————————————

    ......

    开元七年。

    狄怀英过世已经有十九个年头。

    后人应该常有来拜访者,他的墓碑前始终是干净整洁的。

    许是这盛世给了他死后一个安宁的居所,逢到了乱世,或许这里只是一堆枯冢罢了。

    ......

    陆安康站在狄怀英的墓碑前,如同来祭拜他的所有一般,都会在那里默默站立许多。不过他们是祈祷,陆安康只是怀旧罢了。

    “没想到再见面,已是阴阳两隔......”

    心中的滋味不复杂,只是突然间觉得人皮路引带给他的生死离别远不会少于新奇。

    即使他明知道这些人始终会过世在历史的长河中,陆安康依旧忍不住朝着狄怀英的墓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离开了狄怀英墓前后。

    他再度陷入了人皮路引给出的一段空白期当中,大唐不缺少陆安康需要的装备和驱邪的材料。

    准备妥当之后,他自然打算往传闻中的神都洛阳走一遭。

    一路南下,或是行船,或是骑马。他不着急到哪里......能不能遇到任务相关人是缘分。

    同时,他想散散心,尤其是和父亲陆成闹到了这般田地之后,他心中的感觉挺是复杂的。

    至于那一怒之下,血祭的人皮路引除了变成了红色之后,陆安康便再没有觉察到别的情况。他很安静,甚至于,当陆安康要往洛阳去的时候,它还主动的规划出了一条去洛阳的捷径路线。这是它第一次出现除了文字意外的内容......好像从血祭之后,它更加清楚陆安康需要什么了。

    至于陆安康彼时的身份则是——一位刚从地方升任去大理寺的大理寺丞。

    这也是陆安康为什么率先先往洛阳而去的缘故。

    根据人皮路引的尿性——

    虽然不会给出明确的目标,但通过身份,以及人皮路引上提供的时间线索,大致也能分析出一点范围。

    “就洛阳了......”

    陆安康在一家驿站里面换了一匹新的马匹,准备趁着夜色未至,赶到下一个驿馆。

    同出驿馆的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只瞧见那少年郎执剑跨马,虽然个头不高,却身姿不凡,眉宇间英气十足。看了一眼陆安康礼貌又洒脱的朝着陆安康拱了拱手。随后驾马快速而行。

    不知是哪里起了兴趣,又加上前方路途平坦,二人竟然在一条没有人烟的官道上,赛起了马儿。

    陆安康马术不精,但好在他借助着自己的身份换来的是一匹快马,远比那少年郎买的劣马要快得多。但少年郎凭借着骑术完全和陆安康并驾齐驱的一路前行。

    二人从上一个驿馆一路冲到了下一个驿馆。

    正巧赶到了傍晚,饭点的时候。

    “喝杯酒如何?”

    陆安康主动的冲着那执剑少年邀请道。人皮路引给他准备的包裹里面可有不少的银两,甚至于还有一壶他不晓得滋味如何,却装满了酒的酒壶。

    执剑少年也不推辞,爽快的答应道:“有酒不饮、那是对酒的不尊重,亦是对我自己的不尊重。”

    这种话,若是方才后世,这个年龄说出来。多半会家长给活活揍得屁股开花的。

    然而这是古代,故人的成熟远超过后人。十八岁已然是一个大人模样,更别说像他这般执剑走天涯的剑客了。

    尤其是当他见到陆安康从包裹中取出来那个酒壶的时候,更是露出的一副馋酒的酒鬼模样。

    “好香的酒!隔着这么远都都能嗅到酒香......”

    陆安康将酒壶丢过去,少年剑客接过酒壶,迅速的打开壶口嗅了一下,那酒香瞬间渗透了他的全身,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好酒!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陆安康笑了笑,看着眼前的驿馆,坐落在一个野湖的旁边。湖边有不少的过路客钓鱼,这傍晚时刻,倒还算是闲逸。

    陆安康过去,驿馆小哥主动牵走了马。

    又听驿馆小哥可在湖中钓鱼,钓完鱼之后,交由后厨料理。

    陆安康与执剑少年有了兴趣,向驿馆小哥那里取来了两根钓具和一些鱼饵搬着两个竹椅到了那野湖旁边一处荫凉下,甩起了鱼竿。不多时,几条活蹦乱跳的鱼入了钩,最后入了锅。驿馆小哥替两人在湖边摆了桌椅,两人就着鱼肉,喝着酒,赏着湖边的野景。吃得倒甚是欢喜......

    那少年剑客趁着酒劲,举起酒杯在那酒桌边唱饮道: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好诗!”

    陆安康嘴上称赞道,但心中却是疑惑:这首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那执剑少年指了指陆安康的酒杯,双眼微红的说道:“来一首?”

    “我?”

    陆安康怔在那里。

    他可没什么文学天赋。

    让他作诗?

    一个连历史都还没有搞清楚的家伙怎么作诗呢?

    陆安康愣了半天,看着执剑少年一副执意的样子:“你气度不凡,应该是一个官家,怎的连一首酒后诗都做不出来吗?”

    第一次见到有人在酒后逼着人作诗的。

    难道古人都是如此吗?

    好在陆安康是后来人,举起手中杯,冲着执剑少年一敬,跟着一饮而尽:“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遥知湖上一樽酒,能忆天涯万里人。”

    这一首来自于宋朝欧阳修的诗词,想来在这个世上还无人知晓。

    无人知晓,那便是说陆安康可以占为己用了......

    呵呵!

    陆安康菜懒得去管什么著作权,他只关心那执剑少年的反应。

    那执剑少年虽然有点微醉,却在听到这首诗之后,双眼放光,饶有兴趣的盯着陆安康:

    “深藏不漏啊!来!再喝一杯,咱俩再对一首诗!”

    陆安康瞬间就头疼了,一首诗已经是他的极限,再来一首,他可真心想不出来。急忙劝阻,那执剑少年忽然拔出他的佩剑,跳到那丛林间,手中长剑轻舞,嘴边酒水饮入,伴随着那一招一式,又是一首诗传入了陆安康的耳中:

    “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穷通与修短,造化夙所禀。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醉后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

    ......

    等等!为什么这诗还是这么耳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