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人皮路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章

    人皮路引

    ——————————————————

    ......

    事件:河伯娶亲。

    相关人员:西门豹、巫婆。

    时间:战国魏文侯在位时期。

    ......

    ————————————————————《河伯娶亲》

    ......

    早八点。

    事发三小时前。

    ......

    东海岸地区、城南市、南分局停尸间看守员陆安康一如既往的踩着点到了城南市南区分局的停尸间那里,开始他这一天本该无聊的工作。

    刚刚二十三岁的他,从事着一般年轻人都不会选择的职业,那就是停尸间看守员。

    表面上看,他对此并不在意。他似乎对任何事都保持着不在意的态度。

    久而久之,自然就给别人误认为是冷漠。

    甚至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渐渐远离了人群,成了一个孤独行走在这座城市的路人。

    冰冷的路人。

    即使晨曦的阳光用温暖包裹了他,他依旧是冰冷的。

    ......

    不迟不早,准时的踩着八点钟声结束前,他到了南区分局停尸间的门口。

    “女性,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

    还没推开停尸间的房门的,陆安康便听到南区分局的法医老张跟小张对停尸间里面一具新客下了初步检测结果。

    “有新货了?”

    陆安康瞄了一眼二张跟前的停尸床,以及停尸床上躺着的那具烧焦的尸体、他冰冷面孔两侧的肌肉忽然跳动了两下。

    “正好你来了,快过来瞧瞧!”

    老张招呼陆安康过来:“这尸体好像有点问题,可我怎么查都查不出来!”

    陆安康顺手从门边的挂钩上扯下白大褂穿上,口罩,手套也已经戴上。他走到了那具烧焦的尸体旁边,基本情况和老张检测的没错。

    但有些特殊的情况,可不是简单的检测就能查出来的......

    “有些东西不需要细致的检查,动动脑子,足够你在短时间内分析出问题。”

    陆安康的双眼在那具烧焦的女尸身上环视了一圈后,说道。

    一旁的小张好奇的问道:“什么问题?”

    陆安康言道:“刚经历了一场火灾......却依旧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小张分析道:“证明尸体很早之前就死了!”

    老张当即扇了完全没有过脑子的小张一下:“错啦!就算是腐肉烤焦了之后,腐烂的味道也会在短时间内消失!”

    小张捂着被扇疼的胳膊,依旧一脸疑惑:“那为什么......”

    “恶灵!”

    陆安康观察着尸体,笃定的说道:“腐肉是恶灵的气味!”

    忽然间,他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安排小张将窗户打开。

    但小张犹犹豫豫:“按咱们这里的规矩,停尸房里面有尸体的时候是不能开窗户的!”

    “按规矩,停尸房里连窗户都不应该有!”陆安康喝斥道:“不要让我那条例来命令你们!打开!”

    连老张都有点好奇陆安康此举为何:“你这是干嘛?”

    “光线不能太强!否则会直接导致里面的东西烟消云散!”

    陆安康从停尸间角落的一处工具箱里面取出了几面不常用的镜子,连老张都好奇这里怎么会放有镜子。但从陆安康轻车熟路的状态来看,显然这镜子放在那里已经许久了。

    会有什么用呢?

    陆安康将镜子围绕着尸体摆放一圈,仔细的调整好了角度、将一缕缕阳光照到了焦尸上面后:“要把它逼出来就调整到刚刚合适的光线强度!想要抓住它,就得在逼它现身的同时,给它留一条退路。”

    而唯一退路,就是那些镜子的中心!

    任何邪气本能的朝着那里躲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陆安康刚把镜子摆放好的瞬间,烧焦的尸体各个角落都冒出了一丝丝不明显的黑气。在黑气接触到阳光的瞬间,立刻朝着反方向躲过去。

    看到此情此景的小张,惊惶的喊道:“师傅,黑气!黑气!这尸体烧焦了!”

    老张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片刻后,便辨认出:“不是烧焦!是尸气!”

    “看来你这个老家伙还是有点经验的!”

    陆安康随即吩咐小张:“给我那个试管,有塞子的那一种!”

    不多时,小张便拿来一根试管。陆安康小心翼翼将那聚集到一点的黑气收入试管后,然后用塞子塞上。

    中指早已经被拇指指甲掐破,一点鲜血像是印章一样盖在了塞子上。那试管里面黑气也当即安分了下来。

    “真的是恶灵?”

    盯着那试管中已经安分的黑气,初次接触到这些的小张紧张的问道。

    陆安康将试管收起,回答道:“只是恶灵留在这身体上一点残余气息!”

    ......

    事情本该就这么结束了。

    试管暂由陆安康来保管。

    忙碌了一早上的老张和小张相继离开停尸间。

    小张是新人,不由的好奇:“师父,阿康哥这么厉害,为什么只是一个看尸体的呢?”

    老张下意识的扭头瞧了瞧并没有注意到他们陆安康,小声警告小张:“这事儿,以后不许问!”

    不许问是什么意思?

    小张不明白。

    但听到了他们谈话的陆安康却比谁都清楚这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自己是那个人的儿子。

    “早晚有一天,我会证明你的决定是错误的!”

    呲呲呲。

    不知道哪里响起的声音,在陆安康自言自语结束的瞬间响起,像是给他的一点回应。

    陆安康立刻注意到呢停尸间里面的那具烧焦的女尸。

    是她发出的声音吗?

    难道还有邪气潜伏在这具尸体里面?

    陆安康走过去,好奇心促使他想要再度查探一下这具尸体。

    虽然对父亲有所怨念,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身的本事大多数都来自于他的父亲。

    他老人家是一位警察,却从事者与正常警察工作大相径庭的工作。

    正常警察接触的罪犯是人。

    而陆安康的父亲则是和那些在人间犯了罪的鬼魂打交道。

    他的名字叫陆成,是城南市北区分局的现任局长。

    而他所在的北区分局则完全是处理鬼魂犯案的相关机构。

    从小耳目渲染的陆安康自然也精通此间的道道。

    所以.....

    他不是法医,能懂的知识、他大多都懂。

    他不是道士,该会的方法,他大多都会。

    他不是警察,该有的能力,他大多都有。

    ......

    面对着停尸间的每一具尸体,陆安康总有一种兴奋感。这种感觉最初的表现都是在他抽动的肌肉上面。

    他笃信这些尸体背后肯定藏着什么秘密。

    而这秘密便是他好奇心的来源。

    可越是如此,他的父亲就越是杜绝陆安康走这条路。

    ......

    陆安康走到烧焦的女尸旁边,打开了停尸床边的聚光灯。灯光照在那尸体的腹部。

    他捏起一把手术刀,动作自然是打算继续解剖这具尸体。

    “告诉我,你身上的邪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他冲着那烧焦女尸喃喃问道,即使他明知道那女尸并不会回答他。

    伴随着刀刃划破了尸体腹部的皮肤,里面血腥紧跟着暴露出来。

    浓郁的腐肉味不断钻进陆安康的鼻息之间,他皱着眉头,并未是因为腐肉的气味太过难闻。而是因为他发现这尸体腹部竟然——

    没有一点被烧灼过的痕迹。

    表层达到了近乎被烧焦的程度。

    里面的血肉不可能会在这火势当中幸免。

    可是眼前这五脏六腑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甚至......当陆安康手中的刀不小心划开了胃部的时候,鲜血直接滋了出来,鲜血溅到陆安康的眼睛上。

    他快速的躲开两步,再度回来,确认的看着那鲜活的五脏六腑。若非是见到的奇事多了,陆安康恐怕早已因为眼前这情景给吓跑了。

    “外表被烧焦,而内脏却还是活得?”

    看来这尸体里面当真藏着什么秘密。

    聚光灯的灯光再度调大,将血红的五脏六腑照的更加透亮。

    接近两个小时的检查,当手术刀切开了胃部之后,这尸体里隐藏的东西也终于被陆安康给挖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的将那满是鲜血和胃酸的东西取出来,会是什么东西被吞到了胃里之后,竟然没有被胃酸给融化呢?

    从那柔软的程度来看,可不像是金属。

    难道是塑料,当那一团东西被陆安康小心翼翼清理干净,并且在工作台上平摊好之后。

    陆安康发现——竟然是一张人皮。

    人皮怎么可能会在胃液当中保存这么久没有腐烂?难道是死者在临死前吞进肚子里面?所以,胃液还来不及达到效果?

    那么又会是什么东西?

    会让死者在临死前不去想着如何自救,而是先把它吞到肚子里面呢?

    灯光照在那不算太方正的人皮上面。

    那上面隐隐约约有两行字:

    “兹有娑婆世界,南瞻部州......”

    阴府路引?

    通晓阴阳两界规矩的陆安康一眼便识出、这人皮竟是一张路引。

    人皮做的路引?

    一种未曾感受到的恐惧感瞬间占据了江河大脑。

    空气中一股奇怪的味道从人皮路引上飘出,迅敏的钻进了他的鼻息之间。

    仿佛被某只无形的手死死摁住的脑袋,额头不断往下下沉。伴随着下沉的动作,眼前的一切开始眩晕,晕感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到了大脑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