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欲归先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章

    欲归、先留!

    ——————————————————

    ......

    春,临近末了。

    那漳河水表面虽然温凉,但越往下,河水终究是刺骨的。

    一个穿着奇葩、打扮怪异的七十岁老妪被几个官府卫士倒头投入那漳河水中。她本是当地的巫婆,本是受到一方尊敬之人,只是他偏偏遇到了一个叫西门豹的官员。

    老妪在河面上扑腾了几下就沉下去了。

    等了一会儿,一个身着官袍的男人对身边一位衣着华贵的官绅头子说:“巫婆怎么还不回来,劳烦你去催一催吧。”

    说完,又叫卫士把官绅头子投进了漳河。

    这官员名叫西门豹。

    一个被后世写进了语文课本的男人。

    西门豹面对着漳河站了很久。

    那些官绅都提心吊胆,连气也不敢出,西门豹回过头来,看着他们说:“怎么还不回来,请你们去催催吧!”

    说着又要叫卫士把他们扔下漳河去。

    官绅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跪下来磕头求饶,把头都磕破了,直淌血。西门豹说:“好吧,再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起来吧。看样子是河伯把他们留下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百姓都明白了,巫婆和官绅都是骗钱害人的。从此,谁也不敢再提给河伯娶媳妇,漳河也没有发大水。

    西门豹发动老百姓开凿了十二条渠道,把漳河的水引到田里。庄稼得到了灌溉,年年都得到了好收成。

    故事本该就这样结束了。

    ......

    时间再度回到西门豹将巫婆扔到河中的那一刻开始。

    西门豹没有发现,在围观的百姓当中,一个异样的眼光正瞧着他所作的一切。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那双眼的主人依旧停留在河面,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河面。

    这是一位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个子不高,身子有些偏瘦。两腮的骨头有一种被削过的感觉,显得那里格外的分明。

    他名叫陆安康,来自千百年后,被一张诡异的黄纸路引带到了这里。

    隐匿在人群中的他,观察着四周人的言行。

    没有演员能够把活生生的古人演绎得如此完美。

    唯一的解释就是——烂俗的穿越!

    陆安康瞧着手中的黄纸路引,皱眉思索着:“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起初,陆安康以为这是一个路引。

    “西门豹,投巫婆入水,破迷信于漳河。然七日后,漳河水寒,妖邪祸乱,西门豹身死。”

    但伴随着这新一行字的出现,他意识到这可不仅仅是一个路引这么简单。

    西门豹死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西门豹在此之后,应该还有一番作为,怎么会在七天之后就死了吗?

    疑惑让陆安康忽略了身处在战国时期世界的紧张和慌乱。

    他是一个聪明人。

    从他站在河边,亲眼目睹了这段发生在小学课本中的故事时,他就清楚路引将他带到此地,又给出的这些文字是要他做什么了。

    就在陆安康沉思之时,那黄纸路引上再度出现了一句:

    “欲归,先留!”

    留下来做什么?

    仿佛是被人算计了一般,被牢牢套在这个局里面。

    陆安康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他此时又想不出多余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惑。尤其是在自己身处西门豹所在的战国时期。

    陆安康下意识往河边湿地那里走过去两步、望着那突然刮起了阴风的漳河水,自言自语道:“课本里面可没有交代那个巫婆在死前竟然给西门豹下了诅咒!!!”

    这诅咒,西门豹当然不会在意、正是因为不在意,所以他未曾看到。

    但在停尸间看管了多年尸体的陆安康却是清楚那诅咒会带来什么?

    他算不上是专业人士,但他在这多年看守工作中总结出了不少的个人经验。

    他伸出一根手指插到漳河水中,他感觉到河水温度有了明显的降低趋势:“如果计算不错的话,晚上这条河的温度将会降到零度左右!”

    眼下这个春夏即将交替的时节,水温降到零度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要么就是倒寒、要么就是有异变。

    而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最让陆安康侧目的一件事情是——巫婆死前的双眼。

    虽然隔了一段较远的距离。

    但陆安康能清晰从那双眼睛里面感受到一股怨毒。

    那怨毒是泛滥的。

    从西门豹身边,泛滥到与之相关的所有人身上。

    “殃及池鱼吗?”

    陆安康望着那漳河河面冷笑道:“生前没未百姓谋过福,死后倒是折腾起来了。你这种人到了地府可是要遭罪的!”

    嘭的一声。

    河面上掀起了一道浪,狠狠撞击到河面上,似乎是对陆安康言语的一点回应。

    见状,陆安康似乎一瞬间想明白那黄纸路引让自己留下的目的极有可能就是这个阻止即将要变成怨鬼的巫婆杀害西门豹!

    至少这个想法比‘帮助变成怨鬼的巫婆杀了西门豹’要合理多了。

    尤其是西门豹一死,势必会引起历史改变的问题。

    陆安康自然是不晓得历史改变了会有什么后果。他只清楚,对付鬼,他是有办法的!

    他虽然年轻、却没少跟鬼怪打过交道。

    即使他仅仅只是一个停尸楼里面的看守员。

    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也没什么大本事。

    但对付一个水鬼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他收起这张黄纸路引,对于它的来历只能等到解决了西门豹和巫婆的恩怨,回到未来后,再去调查了。

    眼下,第一要紧的事情,就是得尽快去补足一下装备。

    根据黄纸路引上所写,七天后,也正是巫婆死后头七的日子,变成怨鬼的巫婆会现身作乱。

    在这样一个陌生而又遥远的年代,陆安康不晓得会遇到什么意外,所以还是提前先准备为妙。

    他沿着祭祀人离开时留下的脚印,很快便寻到了回城的道路。路是土路,不算宽,从道路上的马蹄印来看,足够四匹马并驾齐驱了。

    在出发之前,陆安康在漳河边,借着河面当镜子时,已经发现自己换了一身农装,连头发也长到了披肩的位置。

    长发?

    陆安康甩弄了两下,若非是这长发束起,当真觉得碍事。

    事实上,古人也并非一辈子不剪头发,不打理胡须。

    只是出于对父母的尊敬,不会没有来由的乱修建罢了。所以,陆安康二十三岁的年纪头发长度只到了肩头,也属于合理的长度。

    走了差不多半小时的路程,终于寻到了西门豹治邺中提及到了邺地,属于战国七雄中魏国的领土。河伯娶妻这个典故发生的时期,西门豹正在此地为邺令。

    眼下这城,便是整个邺地的行政中心。

    城门口,左右两侧各有十名兵士守在那里,盘查来往路人。因为没有身份证之故,一些身份不明的外地人会被误认为他国间谍之类的。毕竟此刻属于七国共存,国与国之间大战小战从未停歇过。

    所以,守门兵士一般都要强行记住城内的主要居民长相,着重调查陌生面孔。陆安康自然也就成了着重调查的目标之一。

    一连三番搜查,顿时觉得有身份证还是方便的。

    而历史记载最早的身份证是商鞅在变法时发明的照身帖。距离现在还有一代人的时间之久.......

    但陆安康明白若真有了照身帖的存在,对自己才是麻烦。

    ......

    “这是什么?”

    在接受第三道搜查的时候,陆安康身上的黄纸路引最终是给搜了出来。离开漳河边之前,陆安康就已经用从衣服上扯掉一块布料将那黄纸路引给保住。毕竟被人发现,随身携带了一块黄纸,免不了会被认为是跟巫婆一样的妖邪之众呢!

    眼下,这黄纸路引就要被打开。

    陆安康下意识的瞧着四周二十个兵士,心中无法估量以自己的身手,面对二十个古代士兵会是怎样的局面,多半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只能去思考怎么解释这黄纸路引的来由。

    就在他脑海中还因为黄纸路引思索运转的时候......

    “拜见、大人!”

    一个士兵长官模样的人走到陆安康跟前,躬身行礼道。

    一个恍惚的功夫,陆安康注意到这士兵长官所持的一个做工精细的布锦。

    士兵长官低头、恭敬的将那布锦呈到了陆安康跟前,陆安康犹豫着将那布锦收回,塞入到袖口中。

    他没敢当场就去查看布锦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清楚就是这东西,那士兵长官对自己的态度才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收回布锦,陆安康未多言,冲着那士兵长官点了点头,便故作沉静的穿过了城门。期间,不曾再有人阻拦,更不用说搜查了。

    待进了城之后,他钻到了一个没人的胡同角落。将那布锦取出来,惊奇的发现那竟然是一份身份证明文书——

    “安康君......奉魏文侯之命,巡视邺地?”

    陆安康立刻意识到这是黄纸路引给他伪造的身份。

    原来——

    这路引还有这功能......变化成文书?

    有了这个身份的话,那么阻止巫婆害死西门豹一事,也就好办多了!

    只是.....

    陆安康手中揣着那黄纸路引所化成的文书,自言自语道:“这东西......能得到西门豹的信任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