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小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章

    小院

    ——————————————————

    ......

    瞧着西门豹查看布锦时的神情,陆安康可以确定自己猜测的没错。

    这人皮路引当中可以根据自己的所处情况来变化所需要的身份。

    这对于一个没有身份证、没有网络、没有电话的世界来说,恐怕是最强悍的伪装了。

    “印玺没错!”

    西门豹将布锦还给陆安康:“原来是吴起将军帐下军士......是下官误会了!”

    “是小人没有解释清楚,就给这位廷掾大人当作什么君侯给请来了!在此向这位大人道歉!”

    陆安康躬身向那廷掾致歉道。

    此举,那廷掾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本意正如陆安康猜测一般,借此举使得西门豹和安康君生出矛盾,然后煽风点火,最终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想法被陆安康一眼识破,并且立刻拿出了一份文书来证明自己身份。

    “这不可能!”

    那廷掾不顾礼节一把将西门豹准备还给陆安康的文书夺下,瞪大眼看了看,果然是一个返乡文书。

    可为什么?

    他属下的搞错也就算了!

    但在刚才,陆安康明明也承认自己乃是魏文侯安排下来巡视的君侯了。

    现在却......

    陆安康不慌不忙的将那文书从吃惊的廷掾手中收回,言道:“此间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二位大人若是没事,那小人就先告辞了!”

    西门豹也没多留,几句含沙射影的话教育了廷掾一顿,也就离开了。

    但这些,陆安康十分清楚是对这个死性不改的廷掾没有效果的!

    “来人!”

    在西门豹和陆安康前脚刚离开,那青衣剑客便再度出现在廷掾跟前:“大人,有何吩咐?”

    廷掾冷声说道:“跟上那小子,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都给我跟紧了!”

    “是!大人!”

    青衣剑客未有多言,便快步朝门外跟了出去。

    ......

    在前脚刚踏出廷掾家大门时,陆安康便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这廷掾家毫升气派啊!多半比令君的府衙还要气派吧......”

    西门豹尴尬的笑了笑:“小兄弟此番返乡不宜,这邺地多风雨,还是各自走好各自的路吧!”

    他的话自然是在提醒陆安康不要掺合到此间矛盾当中。

    这也是陆安康原本的意思,只是现在看来,他不掺合都不太可能了。

    “一个小小的廷掾竟然懂得障眼法?”

    这一点疑问,陆安康怎么会不注意。

    只是这一切太过意外......

    陆安康猜测这廷掾之所以会障眼法莫非和那个被投入漳河而死的巫婆有关联?

    或者只是一个巧合?

    眼下,这一切都是猜测。

    带着这些猜测,离开了廷掾家的陆安康走出去没多久就发觉身后那青衣剑客的踪影。并非是那青衣剑客身手差,而是陆安康敏锐远超他人,尤其是对于危险的感知。

    他转进了一个胡同,那青衣剑客也跟着他进了胡同当中。

    只是却不见了陆安康的踪影,青衣剑客也不着急,毕竟邺县也就那么大,找到一个外地人不难。

    而已经躲起来的陆安康也在思索接下来该如何?

    以自己的身手解决青衣剑客完全是未知之数,虽然他有信心在一般匪徒手中有防身能力,可跟踪自己的是一个古代剑客。

    即使在后世,武术已经没落,但现今的冷兵器时代,武术可是杀人技。在没有真正接触这些杀人技之前,陆安康不敢贸然出手。

    他在那一片县城外的桃树林一直等到了夜晚的降临,方才再度行动。期间,他将剩余的四把桃木剑完成之后,将前后的七把桃木剑藏在了桃树林的一颗树底下。

    便顺着他记下的路线,趁着夜色再度溜回到了廷掾家中。

    恐怕连廷掾本人都想不到,那白天刚走的陆安康竟然又折返回来了。

    毕竟这里有着那么大的一个秘密需要他来解决,陆安康不会就这样一走了之的。

    廷掾家不算大得离谱,但找到廷掾房间也花费了差不多几分钟的时间。这还得多亏了伺候廷掾就寝的小妾发出的呻吟声足够穿过窗户让陆安康听到。

    陆安康藏在那房间的窗户后面,原本想等到廷掾完事后,进屋子里面瞧一瞧。伴随着喷射的过程结束,那廷掾便披着衣服快步的离开了。只留下床上那满脸怨念的小妾发出不满足的声音。

    ......

    “这么晚了?正事不做,他要去做什么?”

    陆安康自然继续偷偷跟在那廷掾身后,一直到后院往后的一个小院里偏僻房间跟前。确切的说,这间院子都是偏僻的!

    陆安康瞧着院子里面的落叶,转身再瞧瞧身后那些干净的院落,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感觉。

    为什么这个院子不打扫?

    答案应该是不能打扫。

    瞧着廷掾一路鬼祟,深怕被人发现的身影,这动作便是说这里不能被打扫的原因是藏着什么秘密。

    会是什么秘密呢?

    陆安康小心的踩在落叶与落叶之间的空隙上,以极度缓慢的声音爬到了廷掾钻进的房间里面。房里没有开灯,只有细微的声音。

    陆安康趴在窗户边,小心翼翼的听着里面的动静,貌似是两个人的对话。但不知道为何,陆安康只能听清了其中一个人的声音,那声音也正是廷掾本人的。

    “大人吶......巫婆、三老都死了,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杀了西门豹?他现在可是邺地令,杀了他,恐怕事情会闹大的!”

    “不是我来杀?那会是谁?”

    “七天?还要等这么久?”

    听到这里的时候,陆安康终于稍微听清楚了一点另一个人的声音:

    “没错!七天后,自然会有东西要了他的性命!”

    那声音是沙哑的,却又在每隔几个字的点上时不时发出尖细的声音,甚是怪异。

    最主要的是他话的意思——

    七天?又强调的是东西而不是人?

    那指的可不就是被淹死在漳河里面的巫婆吗?

    那里面这人又会是谁?

    廷掾为何会听从他的命令?

    老天没有给陆安康在这里太多思索的时间。

    伴随着一声惊呼:

    “刺客!”

    陆安康紧张的看向远门那里,几道火把闪过。

    他当即起身,朝着远门疾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