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刺客与剑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章

    刺客与剑客

    ——————————————————

    ......

    陆安康尽力去逃了。

    他逃出了那个小院,穿过了后院,最终还是给堵在了墙边。

    一道青衣从黑夜中闪过,朦朦胧胧中,只瞧见他一手拿剑,一手持火把,朝着陆安康侧身就是一剑。

    那一剑来势汹汹,威力,通过那被剑锋破开的空气便能瞧出。

    仅凭这一下,陆安康已然清楚自己与青衣剑客实力上的差距相当于一个学徒和师父之别。

    既手无寸铁,又不是对手。

    唯一的办法就是躲。

    陆安康灵机一动,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从小到大修行的‘七星罡步’,一瞬间,身子已经在思维之前本能的七步踏出。

    这种本能多亏了自己父亲从小到大鞭策自己苦修此步法的功劳,若非是有这么多年的积累,就算是想到了,多半身子也跟不上思维的速度。更别说像眼前这样,完全是处于本能的爆发出来。

    脚下七步踏出,宛如一道流星,在空中留下了极似北斗七星的影子。

    那破空而来的长剑,也在惊奇当中没有刺中那身影的要害,从他的衣领边擦过,本欲转身再来一剑。奈何那身影再度使出那奇怪步伐,瞬间躲到了长剑无法触及的地方。

    陆安康瞧着连续两剑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青衣剑客,禁不住叹道:“好剑法!”

    那青衣剑客也是惊讶的看着陆安康:“好步法!”

    青衣剑客听出了那声音的主人,手中青芒收起,不再进攻,而那陆安康也没有趁机逃走。

    片刻后,后续赶来的家丁手持火把将陆安康团团围住。火把上照射来的火光足够让所有人瞧清楚被围困的这人正是白天刚和他们家大人见过面的陆安康。

    连廷掾大人也紧跟在后面追来了,只不过他捂着自己半张脸,似乎一副极其痛苦的样子,直至看到陆安康,剩下的半张脸展示的只有愤怒两字。

    见状,陆安康看似轻松的问道:“廷掾大人,白天刚见了面,现在就不记得本君侯了吗?”

    “哼!你个冒牌货!”廷掾大人怒哼一声:“来人,给我拿下!”

    “慢着!”

    当所有家丁准备动手的时候,让人意外的是出声阻止的竟然是那一位青衣剑客。

    廷掾依旧捂着半张脸不解的盯着青衣剑客:“你这是何意?”

    青衣剑客言道:“大人,我觉得此事有蹊跷?”

    那陆安康闻言,故意笑道:“还是你聪明!”

    廷掾不满的瞪了陆安康一眼,只有一只眼,因为他剩余半张脸还是在被捂着,生怕被人看到那里一般。

    廷掾问向青衣剑客:“哪里蹊跷?”

    “这位大人身手不错,若是刚才他有心想要刺杀您,恐怕,属下也拦不住......”青衣剑客言辞犹豫的说道,显然,对于一个保镖来说,不能保护主人那便是失职。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廷掾略有所思的看着青衣剑客:“他故意不杀我?”

    “杀了你对本君侯有何好处?”

    陆安康话音刚落,手中人皮路引化作的布锦直接扔到了廷掾手中,那廷掾一只手拿着那布锦,接着火光仔细查看了一番:“这是.....”

    此刻,那人皮路引已经再度变成了有关‘安康君’身份的文书。

    “好好看看!”陆安康冷声道:“不是谁都像你这般愚蠢,不做两手准备的!”

    廷掾再度看了看,肯定的说道:“没错,这印玺没错!”

    下一刻,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下官有眼无珠!”

    伴随着道歉的声音,廷掾当即跪在陆安康跟前:“望君侯恕罪!”

    连同着青衣剑客以及众家丁皆是如此。

    “起身吧!”

    陆安康挺直了身子站在那里,不慌不忙的挥了挥手:“西门豹行事多疑,所以往后我还是白天那个返乡的士兵,你可明白?”

    廷掾点点头:“属下明白君侯的良苦用心!”

    说着话,一只手将那布锦呈上,然而另一只手......

    陆安康的身份再度被廷掾深信,又怎么会忘记使用他身份给他带来的权力呢。

    他指着廷掾的另外半张脸:“你为何一直捂着脸?”

    那廷掾犹犹豫豫,在陆安康再次命令下,终于拿开了手。

    原来是那只眼不小心撞到了门框上,此刻一片淤青,所以那廷掾怕在手底下跟前丢人,便一直捂着。

    但不知为何,陆安康总觉得他的眼睛不是撞靑的那么简单。尤其是亲耳听到了他在那个房间和神秘人的对话之后。

    陆安康并没有当面追问这些,只是暗暗言明自己来此也是为了对付西门豹,至于原由......

    “你等下人,毋须知晓!”陆安康冷哼道:“若非是瞧见你与西门豹有间歇,本君侯连你家门都未必会进来!”

    那廷掾连连嘻嘻点头,掩饰自己脸上尴尬。

    “既然君侯大人也是来对付西门豹的......”

    廷掾笑了一阵后,立刻就问道:“那君侯可是已经有办法了?”

    毕竟光说‘寻仇’是没什么用,得有点实际行动证明才行。而廷掾自然不敢直接命令陆安康,只能说:“可需要下官帮忙?”

    陆安康面无表情的说道:“漳河!”

    “哦?”

    廷掾眼珠子转了转,毕竟刚才他刚听了神秘人说七日后,西门豹会死在漳河。眼下,陆安康也是如此说......这莫非是巧合,还是他刚才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陆安康瞧得出廷掾的心思,便故意说道:“七日后,漳河水有异变,将其引到河边,杀之!”

    廷掾更加怀疑陆安康听到了他与那神秘人的对话,但为何陆安康眼中如此自信呢?

    仿佛这计划并非是他们的,而是他陆安康的一般。

    廷掾便故意问道:“倘若没有异变呢?”

    陆安康冷声道:“有没有异变,是我说了算!”

    “君侯既然如此自信,那一切就按照君侯的意思来!需要下官的尽管吩咐!”

    廷掾拱了拱手:“那君侯可还有别的安排......”

    陆安康故意绕着廷掾走了一圈,走到他身后时、问道:“本君侯到此一趟,空手而归......不合适吧?”

    廷掾也不敢回头,只是点头回应:“下官明白,已经给君侯准备好了!”

    陆安康继续说道:“本君侯今天忙碌了一天,也累了,啧.....”

    廷掾回应道:“下官这就给君侯安排房间休息,顺便洗个热水澡!”

    “就这些?”

    陆安康重重的拍了拍那廷掾右边肩膀,他抽动了两下鼻子,廷掾身上那香粉气再度被陆安康嗅到,也自然就想到了刚刚在密会那神秘人之前,廷掾与小妾还有过一番激烈活动,看来这香粉气就是从那时留下的。

    那廷掾立刻会意:“下官家中的有几个姿色不错的歌姬......”

    陆安康随即又拍了拍廷掾左边肩膀:

    “廷掾大人还是挺聪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