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漳河水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章

    漳河水深

    ————————————————————

    ......

    史书中记载的西门豹应该是不会相信鬼神存在的。

    可那是文字表现出来的意思。

    当一个活活生生西门豹站在陆安康跟前,面对着他那样一句“可相信鬼神的存在”而犹豫时。

    陆安康便已经知晓了答案。

    他没有逼着西门豹给自己一个答案,他拿出的人皮路引,先是给他看了安康君的文书,又给他瞧了瞧返乡文书。

    西门豹还在惊奇于这文书怎么变来变去的时候,陆安康将其收回告诉他:“大人,这世上有许多事是解释不清楚,也是不需要解释清楚的!”

    因为眼下,他们既然见了面,陆安康就得开始为几日后西门豹的危机事件做准备了。

    就在陆安康打算告诉西门豹关于几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时,西门豹忽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本大人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的存在!”

    为何突然变卦了?

    那西门豹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陆安康明白他话中含义:“本官不能相信这世上有鬼神的存在!”

    他第二次多加了一个‘能’字。

    ‘不相信’跟‘不能相信’是有区别的。

    他是一个要带领邺地走向繁荣的人,如果连他也去相信了,那么还何来打破一说。

    陆安康的问题对于西门豹来说是一个意外。

    因为太过突然,所以他搞不清楚眼前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但从他略有思考的样子来看,他好似正在做什么决定,而这决定似乎关系到自己......

    西门豹是一个聪明人。

    也是一个理性的人,理性的人极少去相信直觉。但眼下,他看着陆安康,这年轻人身陷囹圄、还能坐怀不乱的问出如此奇怪而又缜密的问题。

    西门豹不禁好奇:“你到底......”

    至于他想要问什么?

    陆安康再清楚不过,比起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又是换一句更简单的话更容易一些:“西门豹,投巫婆入水,破迷信于漳河。然七日后,漳河水寒,妖邪祸乱,西门豹身死。”

    西门豹听到那话自然是怔住的。

    这话的内容算是什么?

    诅咒自己七日后死掉吗?

    西门豹虽然未表现出愤怒,但脸色也并不好看。

    陆安康告诉西门豹:“这是我在昨天便得到的消息!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七日后,漳河水寒、妖邪祸乱......”

    就在西门豹一边喃喃着、一边思考着陆安康刚才所言时。

    牢房外,一卫士还未见其人,便听到他惊惶的声音了:

    “大人,不好了!漳河出事了!”

    这意外声响对于陆安康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西门豹下意识看了看陆安康,赶忙又将目光转向了来报信的卫兵身上:“出了何事?”

    那卫兵着急的说道:“鱼!漳河里面好多鱼都死了!”

    “鱼死了?”

    西门豹催促着那卫兵前面带路:“快带本官前去查看!

    忽然想到了身后的陆安康。

    就目前来看,眼前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暂且不明了。

    可西门豹依旧做出了一个不得不说是非常大胆的决定:“你可愿往?”

    让一个疑似诈骗犯的人一同去勘察现场,这是需要魄力的。

    陆安康笑道:“只要大人不害怕我逃了,我自然愿意!”

    他自然是去成了,却没有那么轻松,手脚皆是被捆了链子,避免逃跑的可能发生。

    .......

    漳河岸边。

    如那卫兵所言,此时此刻漳河河面上一片诡异的景象。

    上百条河鱼已然成为了尸体漂浮在上面,皆是鱼白朝天,远远看,就像是一张诡异的人脸一般。但是那人脸就给一颗石头打散了。

    西门豹扭头看了看那石头的源头——陆安康。

    陆安康戏谑的笑了笑:“我只是看看这些鱼是不是真的死了!”

    在卫兵的引领下,西门豹围着案发区域走了两圈。这里距离上一次祭祀河伯的地方不远,不免让人想起会不会和之前的事情有关。

    但这样猜测没有人敢直接说出来,尤其是西门豹等人更是不能说。

    西门豹身边一名亲兵言道:“莫非是有人在河中投毒?”

    其余亲兵也觉得大有可能,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鱼一下子都死了呢?

    而此刻的漳河岸边可不只是西门豹等人,闻讯赶来的附近村民在看到河面上死鱼景象后,当场面色一白,跪在地上。

    足有三十多人,冲着那河中死鱼不断叩首,祈求的同时,嘴边嚷嚷着:“定然是河伯发怒了!河伯发怒了!”

    随着嚷嚷声越来越大,河岸边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不胫而走。

    西门豹亲卫上前怒斥那些叩拜之人:“大胆刁民休得在此妖言惑众!”

    “大人啊!你自己得罪了河伯不要紧!可不要连累我们啊!”

    一老者冲着卫兵护卫下的西门豹恳求道:“我们这些老百姓还要靠着漳河水过活呢!”

    面对此番此景,西门豹依旧保持着冷静,挺直了腰板,此时此刻,他不能低头,他低了头,那么之前所作的一切也就前功尽弃了。

    西门豹语气冷静的说道:“此事必有蹊跷,本官会立刻差人查办的!”

    就在双方还有争执的时候。

    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双方的谈话。

    “投毒是不可能的啦!”

    在漳河边刚洗了一把脸的陆安康,挂着满脸湿漉走过来,他看似无意的洗脸动作就是给西门豹证明河中没有投毒。他走到西门豹跟前,指着漳河问道:“漳河这么大,得放多少毒药才能杀死这么多鱼呢?更何况......你看看河中不依旧有别的鱼好好活着吗?只是有一部分鱼比较倒霉碰到了什么东西而已!”

    西门豹问道:“碰到了什么?”

    陆安康指着西门豹身边两个亲兵交代道:“去河中捞一些死鱼上来!”

    两个亲兵在得到西门豹的允许后,便乘着筏子,划到了河中央,捞上了一网子死鱼,很快便回来了。

    从他们紧张的神态中,可以瞧出他们也似乎害怕这河中真的会有什么发怒的河伯。

    陆安康冷嘲道:“不用紧张,河伯生气了,要算帐也是找你家大人,也不会找你们的!”

    西门豹亲兵闻言,本欲教训陆安康,却给西门豹拦住。

    众人在一旁瞧着陆安康,从身上扯下来几块布料,将手包裹住之后,缓缓伸进渔网当中。在渔网中捞捞捡捡了半天后,捡出来一条鱼,指着鱼口位置,让西门豹等人来观察:“你瞧这是什么?”

    西门豹靠近瞅了瞅:“好像是皮.....”

    陆安康回答道:“是人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