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少了一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章

    少了一具

    ————————————————————

    ......

    “人皮?”

    亲兵们惊疑道:“这些鱼吃了人?”

    “若这一块人皮不足够证明这些鱼吃了人,那这个就足够了!”

    陆安康紧跟着拨开了另一条鱼的肚子,露出了半块已经泡的发白的手指甲:

    “手指甲!”

    众人皆惊:“这鱼竟然真的吃了人肉!”

    陆安康反问西门豹:“漳河之中能让这些鱼啃食的人肉会从哪里来的呢?”

    “莫非是......”

    西门豹恍然,对着身边人立即吩咐道:“来人!立刻派人下水查探!”

    “不用别人了!”

    陆安康主动请缨道:“去找四根结实的绳索!我亲自下去!”

    “你下去.....”

    见西门豹犹豫不定,陆安康故意提醒道:“下面吉凶未卜,大人应该不希望再有人死掉吧!”

    西门豹自然晓得陆安康的意思是底下可能不只是尸体那么简单,让一般人下去,多半会有去无回。而像他这般,明知道不一般还敢上的,就代表着他有着某些特殊的本事。

    片刻,西门豹随即对身边亲兵们下令:

    “来人,去给他准备四根绳索!”

    不多时,绳索便找来。

    陆安康的身上拷链自然也已经接开了,待到他检查了一下四个绳索的结实程度之后,转身对西门豹嘱咐道:“西门大人,请算好时间,如果一炷香之内,我没有上来,劳烦您替我收尸!”

    他故意把话硕重,意在强调水下的危险,让西门豹不至于突然反悔。

    伴随着“嗖”的一声,陆安康便像是一条剑鱼一般,迅敏的钻进了水中,眨眼间消失在所有人视线当中。

    “此人水性好生厉害啊.....”

    一个识货的亲兵忍不住赞叹道:“难怪他敢自己下去!”

    事实上,陆安康的水性并非生下来就这么好的。确切的说,他打小的时候水性极差,甚至都有恐水症,奈何他的父亲是不会允许这种心理病症出现在自己儿子身上。

    不知道被父亲那冷酷的双手推进水中多少次,陆安康也差点被淹死了多少次,方才练就今日这般能在水中随意呆上几分钟的时间。

    可就是这样,他的父亲依旧不嫌够。

    说陆安康还差得太远!

    或许这世上的严父都是如此吧!

    ......

    此刻,伴随着逐渐深入到漳河河底,视线开始渐渐发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好在那些许的光亮还能辨认出底下的大致情况。

    在河底,最让人难受的不是视线,而是来自于四周无止尽的压迫感。越往深处,这种压迫感越深。可以说这是物理现象,也可以说这是某种非自然情况......曾有人将这形容某种交替。

    如果说生死是阴阳的交替,那么这种压迫感就是陆地与水境交替的一段缓冲。

    陆安康依靠着记忆,先是往祭祀台那里,他并没有直接游过去。他之前已经测试过巫婆和三老被扔下水时的水温,以及水流情况,根据计算他们的尸体应该到了下游七百米的位置。这还是在期间不发生特殊情况的前提下......

    他游到了那里,抬头往上看了看,河面上清晰可见的死鱼证明他的计算没错。那么回到原点的他只需要往河底游去,应该很快就能发现尸体在哪!

    随着渐渐深入河底,光线越来越暗了,河底杂乱水草还有淤泥经不起晃动。顷刻间,便浑浊了视线,陆安康小心翼翼的游开,他注意到四周那些活着的鱼......

    那些鱼四下觅食,血肉是最吸引他们的东西。即使被泡了两天一夜。陆安康追寻着大多数鱼的路线缓缓贴着河底游到了一处低洼处,那里有几堆凌乱的石头,石头并不光滑。所以陆安康靠着双腿夹在一块石头上暂时稳定住身子,一边思索着,一边寻找着,终于在石头的背面找到了第一具尸体,跟着是第二具,然后是第三具。

    昏暗的光线下,三具尸体早已经被啃食得不成样子。他的血肉是黑色的,凡是触碰过他们的鱼顷刻间便没了性命。

    可见毒性之强......使得陆安康不得不小心翼翼隔着一段距离将绳索打了一个圈,套在了他的身子上。就在三具尸体分别被套好了之后,他开始寻找第四具也就是那位巫婆的尸体时......

    一股鬼祟的涌动被他察觉,因为常年被逼泡在水中,陆安康对水敏感度极高。毕竟不同于空气,水流稍有动静是很容易被感应到的,这一点也是鱼儿们的本能。陆安康也稍微有了一些.....

    有人?

    他扭头看向四周,异常空荡的河底,并没有多余的身影。

    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不能在继续呆在下面,危险这种东西往往都是在一瞬间降临的。他最后瞄了一眼河底,未发现巫婆的尸体,便立刻开始往上游。也如他自己所言,危险是瞬间降临的。三只手,三只被啃食得露出了阴森白骨的手死死抓住了他的脚踝。

    那一刻,陆安康晓得是河底下闹了水鬼。

    遇到这种事情,对于常年呆在停尸间里面的他是第一次。

    之前,他只是听一些老前辈说到过遇到闹水鬼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尤其是在水里面的时候。即便是身手不错的法师在水底下遇到了诈活过来的水鬼都得避开,更何况底下这三个水鬼还是挨着尸体的。那便已经不是简单的闹水鬼......

    尸体的冰冷,加上鬼魂阴邪此刻都附着在那三只手上面,力道之大,毋须想象。陆安康尽力去游了......但身子就像是拖着一条舟船一般,身体沉重正渐渐压垮他剩余的意识!

    该怎么办?

    几乎在他完全失去了抵抗意志的时候,他怀中人皮路引忽然发出了一声阴厉的吼声。在水底下,是很难听到声音的。

    但那是人皮路引,来路不明,神秘存在。

    那人皮路引从陆安康怀中飞出,迅速的朝着水底下游了过去。

    等到陆安康回头去看时,身上沉重感也已经消失,而那三只手也早已经松开,落回到了河底。

    至于那人皮路引做了什么?

    陆安康没有来及瞧见,他在游回水面的时候,那人皮路引也再度游回到他身边,被他抓住藏到了怀中。

    “收绳!”

    终于回到了河面上的陆安康冲着不远处岸边的西门豹喊道。

    西门豹立刻命令亲兵们收绳子,而陆安康则是再度钻回到水底。

    等到三根绳子收上来,三具被啃食得已经千疮百孔的尸体也被捞了上来,但就是不见陆安康的踪影再从河底下露出来了......

    这一刻,西门豹知道陆安康十有**是已经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