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祭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章

    祭祀

    ——————————————————

    ......

    “大人,我已经把西门豹身边最厉害那个亲兵长给解决了......”

    小院,那个神秘房间里面再度传来廷掾低下奉承的声音:“这样,您明天的计划就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很好!”

    那神秘的声音第一次发出比较大一些声响:“等解决了西门豹之后,这邺地依旧是你的!”

    “属下谢过大人!”

    叩头的声音如此之重,听上去连地板都快要给磕碎了。

    不久后,那神秘声音再度发问:“那个安康君可有消息了?”

    “属下已经打听到......”

    廷掾回答:“他被西门豹以假扮君侯的罪名抓走,随后被扔到漳河里面捞尸体,被活活淹死了!”

    “把他的尸体找过来!”

    神秘声音言道:“那小子样貌不错,我要了!”

    廷掾犹豫了一下,最终点头:“是!大人!”

    ......

    次日。

    已经是第七天了。

    和七天前一样,漳河边又围了一群人,他们在祭祀。

    张灯结彩的摆好了祭祀台,摆好了猪头水果,摆好了他们手中能拿出来一切食物。

    和七天前不一样的是......少了负责祭祀的巫婆和三老等人。

    这一次祭祀,是这些百姓们自发的。

    原因自然是因为河中打捞上来的被鱼儿啃食过的三老尸体,以及不见了巫婆尸体等消息不胫而走。

    这些人深信河伯发怒了!

    他们把七天前已经选好的那名少女再度推到了漳河岸边,任由那少女无助哭喊,他们双手都是如此决绝,冷酷。先是将她的父母拦住,跟着便将她狠狠的推下了漳河......

    “快去救人!”

    听闻休息急忙赶至的西门豹立刻吩咐一名亲兵去河中救那少女。

    只是当他的声音刚刚发出的时候,那群祭祀的百姓就突然间围了上来。几十个人瞬间围成了一个圈,将西门豹和他剩余的五名亲兵团团围在当中,阻止他们去救那一名少女。

    这些人好似疯了一般,哪怕这些亲兵已经亮出的兵器,他们依旧死死将西门豹等人围住。

    “扑通”一声巨响,好似有谁掉进了河里面。

    不多时,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年轻人拉着一个已经昏阙的少女游回了岸边。少女的父母急忙从人群中挤出来扑到了少女跟前,将其护住。

    “多谢!多谢!”

    那少女的父母来不及看那人到底是什么样貌就连连磕了几个响头。等到他们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妖怪!妖怪啊......”

    他们方才注意到,跟前这哪里是人,分明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妖怪!

    伴随着哈哈笑声,那父母裹着少女就要逃走。

    那妖怪大喊了一声:“都给我站住!我便是本地河伯!你们不是要祭祀我吗?为何见了本神,还不跪下!”

    那声音将字字句句喊得十分清晰,巴不得每一个人都听见一般。

    所有人在那言语后,都怔住了。

    甚至于连西门豹也愣在那里......他愣住的时间不长,当他注意到那个自称河伯的身影做了一个竖中指动作的时候,他明白了,瞬间就明白了。

    立刻吩咐周边亲兵:“还不跪下叩见河伯!”

    身边亲兵一愣,但西门豹命令如此,五人只得照办。

    这一跪瞬间影响了周边那些笃信河伯存在的愚民们......伴随着一个接着一个跪下,只余下西门豹一人依旧站在那人群当中。

    看上去十分尴尬,而这尴尬很快就给河伯的一句话给化解了:

    “西门大人毋须多礼,你乃上天赐福此地之文曲星,他日造福百姓还有劳西门大人了!”

    西门豹立刻会意:“河伯大人赞誉了!不知道河伯大人对这些百姓心意可还满意?”

    “满意?”河伯怒道:“你们可知,我们神灵的规矩?我们神是造福一方福泽的,你们将这少女投入我这河中是何意思?今日得亏我救了她,你们可知道她若是淹死在本神这里,本神可是要被上天惩罚的!”

    愚民们低头,个个不敢吱声。

    河伯继续言道:“本神因你们已经触犯了天条,今后,你们就自生自灭吧!西门大人,本神要回天宫受罚,他日有缘,你我天宫相见!”

    河伯转身,跳入那漳河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

    只留下那一帮愚民在那里目光呆滞的望着漳河的方向。

    人群中忽然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转身跪倒西门豹身边:“求西门大人,救救我们!”

    愚民们方才恍惚过来,纷纷跪在西门豹跟前。

    西门豹许久菜缓过神,望着漳河的方向,他知道能做的那个家伙已经帮自己做好了,接下来就是他起到作用的时候了。

    “乡亲们......”

    西门豹站在人群中朗声说道:“方才河伯所言大家也都听到了!用活人祭祀为上天所不允,今后如何生活,还是得靠我们自己!”

    “大人乃是文曲星神下凡!”那少年冲着西门豹说道:“求大人为我们邺地百姓出谋划策!”

    “本官早已经想好了法子!”西门豹面带喜色的说道:“邺地多旱!我们应在此开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田皆溉。这样就能解决连年干旱的问题了!”

    只是他的法子终究不像祈求神明那法子来得简单方面。

    不少愚民脸上不愿神情自然被西门豹看在了眼中,西门豹当即说道:

    “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

    一番言语,终于说动了不少百姓,他们纷纷起身,各自结伴离开漳河边。

    但依旧有一部分百姓留在那里,西门豹身边一亲兵上前问道:“你们为何还在此,不离开?”

    话音刚落,一农户手中一把长刀拔出,快速的朝着那亲兵身上砍去。

    那亲兵乃是魏文侯所养,武艺了得,转身一剑便刺穿了那农户的喉咙:“有刺客!保护大人!”

    五名亲兵立刻围在了西门豹身边,将其紧紧护在其中。

    而眼前那些滞留在这里农户,纷纷撤去了身上伪装,一把把长刀长剑亮出。

    前后左右共有三十多人,情势明显于西门豹不利。

    即便刀剑逼近,西门豹站在亲兵当中,临危不惧的冲着周围喊道: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廷掾大人还不打算现身吗?”

    “哈哈哈!西门大人啊......”

    那廷掾声音从漳河边一处陡坡后面传来:“我们本该不用走到这一步啊!奈何你破了我的财路,咱就得算算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