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身份?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一章

    河伯?

    ————————————————————

    .......

    廷掾的出现在西门豹的预料当中。

    西门豹言道:“从你用衙役的死换了我手下亲兵长性命时,我就知道你已经迫不及待要对我动手!”

    “可你明知道这里是陷阱依旧来了?”廷掾不断的抽动着脖子:“岂不是故意来送死?”

    “只有这样,方才能找到真相,揭露你的真正面目,将你的党羽一网打尽!”

    西门豹看着四周的那些身手不错的杀手:“没想到你小小一个廷掾竟然在这么些年里面利用收刮来的民脂民膏收买了这么多高手!你是想把邺地据为己有吗?”

    “如你所言!我的目的就是这些!但不止这些!”

    廷掾言道:“你本可以跟我一起,我不介意分你一杯羹!可惜你这么不老实,你上任就杀了我四个心腹,你说这仇该怎么算?”

    “算账之前,最好先把帐捋清楚!”

    那漳河边,陆安康扯掉手中面具,将其扔到了河底,任由他沉入漳河,如同河伯的身份至此消失一般。

    他走过来时,廷掾并没有好奇,相反很高兴:“就知道刚才那个河伯是你,你果然和这西门豹是一伙的!”

    “明知道我们是一伙的,还敢让我住在你家里面!”

    陆安康言道:“不晓得是你不愿意,还是他愿意呢!”

    她?

    是谁?

    西门豹等人不清楚,因为他们是旁观者之外的旁观者,甚至于到了那个层次,只有懂得阴阳两界道道的人方才知晓。

    这一点,身为当局之一的廷掾的表情变化已经说明了一切。

    陆安康继续说道:“利用特质的香粉遮挡你身上狐臭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你是用来遮挡你身上腐肉味道!”

    “腐肉?”

    西门豹疑惑道:“他身上怎么会有腐肉?”

    “因为他的身子右半边是死的!”

    陆安康指着廷掾的右脸肯定的说道:“证据就在他右边脸那里!”

    在西门豹示意下,一名亲兵手持长剑当即朝着廷掾右脸刺了过去。那廷掾身形闪动,长剑三次攻势皆被化解。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时候,当那亲兵手中第四剑侥幸刺中那廷掾面门时,那剑尖竟然被廷掾直接用嘴给咬住。那牙齿就像是钢铁一般,‘咯嘣’一声,剑尖瞬间折断,廷掾挥手一掌打在那亲兵胸前,那亲兵险些昏死过去,幸而被同伴救下。

    “不用你们动手!”

    廷掾伸手一扯,半张右脸的脸皮直接被扯掉,露出了一张腐烂的完全不属于廷掾的右半脸:“你要看得是不是这些?”

    “你到底是什么妖孽?”西门豹惊声道。

    廷掾狞笑道:“我好歹有一半是人,你怎么能矢口认定我是妖孽呢?”

    “他的确有一半是人,而且必须是人!”

    陆安康继续解释道:“因为只有用活人血肉之躯,并且需要用媾和的方式不断吸食阴性元气方才能维持他另一半死人的躯体。我说得没错吧!巫祝大人!”

    “巫祝?”西门豹问道:“巫祝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了的那个只是傀儡,真正巫祝一直都活在廷掾这半截身子上面!”陆安康解释道:“这是一种强大的邪术,就算是在后世也几乎没有谁能够如此完美的将活人和死人的躯体嫁接的如此契合!若非我常年和尸体打交道,恐怕再给了一百年都未必能看出来!”

    廷掾冷笑道:“用你之前夸奖我的话来形容你就是——你也很聪明!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并没有和我的那些妾侍发生关系,只是靠近他们,想从她们身上找到突破口,来解开我的秘密对吗?”

    “不然,你以为呢?”

    陆安康道:“若非是发现你在她们体内留下邪液,我根本就无法确定你竟然是半人半尸!”

    “然后呢?”廷掾故意给陆安康提醒道:“整个过程应该有你想不到的地方......”

    “的确有!那就是我想不通你应该早就发现了我漏洞,但为什么不动手?”

    陆安康强调道:“是你为什么不动手!不是廷掾,他有一部分时间应该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然以一个正常小人形象,不可能完全忽视自己妾侍跟别的男人上床的,即便那个人是一个君侯!”

    “这个问题你得问你自己?”廷掾那右半张脸阴冷的笑着。

    “问自己?自己......”

    为什么会是自己呢?

    廷掾那属于真正的巫祝大人的右半张脸不断狞笑着。笑容之阴邪,让人后背脊骨发凉。

    到底忽略了哪里?

    这家伙一直不动手杀自己是为了什么?

    价值?

    难道是自己身上有什么可让他利用价值吗?

    陆安康盯着属于廷掾的左半边身子,那身子死寂站在那里,即使他活着却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陆安康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就在给我下套?”

    “不然我为什么费这么大周章,让你一步步查出我呢?”

    巫祝那右半张脸继续狞笑着:“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没错!你有君侯身份,远比一个廷掾能带给我的价值更大!最主要的是你很聪明,这一点让我很欣赏!”

    一亲兵紧张又疑惑的看了看一旁唯一能听到明白两人对话西门豹:“大人,这妖孽的话是什么意思?”

    西门豹言道:“他的意思是想占据安康君侯的身份,从此能对我们整个魏地黎民百姓下手!”

    陆安康冷哼一声,在廷掾另一半巫祝大人吐露了他将自己留到至今的目的后,他又多了一个问题:

    “如果我没有掺合到这件事情当中,你要占据的新身体应该是西门豹大人对吗?”

    巫祝那半张脸轻轻的点点头:“可惜你出现了.....”

    他对于面前这个来历不明,却十分睿智的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陆安康将手背到身后,他掌心冒出了冷汗,狠狠的在裤子上搓了搓。

    这并非是他第一次面对灵异事件,他在停尸间这么些年,见到过的尸体多了,闹鬼的尸体也多了。

    可眼前这个家伙已经不能用之前所见到的那些尸体来形容——

    他有智慧,智慧超人一等。

    最主要的是他还有着让人恐惧的能力。

    陆安康能想象如果自己输了,被占据一半身体成为他新的傀儡是怎样的画面。

    他得承认,这一刻,他是害怕的。

    可越是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中越是会想到自己的父亲。

    他是一个严厉的人,严厉到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是一个蠢货,更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是一个胆小鬼。

    陆安康本该在城南市北区分局业内最有名的停尸楼工作,可就是因为第一次见尸体时给吓昏了过去,从此被自己的父亲发配到了南区分局的一间停尸间当看守。

    这一看就是这么多年。

    他父亲似乎完全忘记了他这个儿子,即使他怎么努力证明......都永远无法弥补他第一次的失误。

    “胆怯只会害了你,害了你身边所有人!”

    陆成教育过他:“你要么就别聪明,因为人一旦聪明就会自作聪明,自作聪明就会去作死!我不希望有一天看到你的尸体也被人给抬到北区分局的停尸楼!所以,做一个胆小鬼吧......这辈子都不要再有出息了!”

    一把红芒闪过!

    那画了朱砂的桃木剑从陆安康身后愤怒的飞出,朝着巫祝那右半张脸刺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