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河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二章

    河伯?

    ——————————————————

    ......

    桃木剑驱邪专用。

    仅靠它的威力明显是不够的!

    剑身上早已被陆安康刻下了出自后世新生一派的驱邪符咒,这符咒不属于任何一派,却属于业内,所有力量的来源来自于使用者本身的法力。

    陆安康法力并不高强,尤其是在面对巫祝这半人半尸的时候。

    好在,他脑子好使,为了补足他法力不强的缺点,他做的准备可不是一点半点。

    七把桃木剑,便是他最大的准备!

    伴随着朱砂红焰包裹着桃木剑飞攻巫祝而去,陆安康身后,又是两个桃木剑被其抛出从两侧移动过去。

    三把桃木剑在陆安康的控制下,从三个方向将巫祝围住。

    那巫祝显然是第一次瞧见桃木剑这种东西,那上面传来的驱邪之力,使得他不敢轻易出手。这反倒是成为了陆安康又一个优势......

    在对方不了解自己实力的情况下,抢攻,占据先机。

    紧跟着,身后又是一把桃木剑抽出,被其拿在手中,脚踩七星罡步闪现到巫祝跟前,一剑狠狠朝着巫祝面门刺了过去。那巫祝反手去挡,桃木剑刺到了他的胳膊上,火辣辣刺痛瞬间传遍了他的整条臂膀。他用力一震,陆安康那瘦弱的身子被震退。

    巫祝趁机对不远处三十余名属下命令道:“立刻将那西门豹给我杀了!”

    那些人是看钱财的。

    这是这个乱世的规矩,只要给钱,哪怕对方不是人,他们也无所谓!

    所以,他们算不上是侠客,甚至连剑客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为了钱,能出卖灵魂的打手罢了。

    西门豹等人被团团包围,好在剩下的五个亲兵皆是魏文侯为西门豹千挑万选出来的高手,面对着三十余人的进攻。五人完全不怯,在缺少了亲兵长之后,摆出了新的剑阵,攻击的同时,守护着西门豹的安危。

    这一点,倒是给了陆安康足够心神去对付那半人半尸的巫祝。

    感受了那桃木剑的怪异威力后,巫祝开始闪躲,从速度到力量上,他远超过陆安康。

    陆安康的几番进攻都被其轻易躲过,那么再强大的攻击,击不中便没了作用。反倒是陆安康是不是会被巫祝的拳头给擦到,片刻的功夫,已经挂了好几处彩。

    他急忙退到了一旁。

    自知仅靠着桃木剑难以对付巫祝的他,不得不对着不远处一处陡坡后面喊道:“把刀拿来!”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背着一把长刀,往陆安康这里冲刺了一段距离,在瞧见巫祝那恐怖的面容后,果断停步。用力将长刀甩出,侥幸将那长刀甩到了陆安康附近。

    被围观的西门豹也注意到那少年,正是不久前在人群中主动发问,方才让自己有机会说出想法说服了那些百姓的少年。

    原来,这少年也是陆安康安排的!

    此子之谋当真了得,若他真的是我大魏的君侯,实乃是大魏之幸啊!

    然而他的感慨只能留在心里面了。

    一路被巫祝追着打的陆安康挂着满身鲜血冲到了那长刀前。

    长刀出鞘......

    一道淡黄色的光芒从刀鞘中跳出,狠狠的朝着完全没有防备的巫祝胳膊上砍去。那巫祝极力去闪躲,最终被那光芒咬住了左半边胳膊。

    长刀虽出自一无名铁匠,但仅凭那刀的锋利竟瞬间划断了巫祝左半边属于廷掾的胳膊。

    伴随着来自于廷掾痛苦的嗷嚎声。

    在众人看来,那刀很怪!

    笔直,近乎没有弧度,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只尺子,但肩头却给削出了一个倾斜刀尖。

    这是陆安康以唐横刀为原型找铁匠打造的,也是铁匠一开始拒绝原由。因为一般的技术很难将这把刀的优势打造出来,不过还好,刀出鞘后展示的锋利算是满足了陆安康现今的要求。

    除此之外,那刀上密密麻麻布下了符文,符文又铁匠所刻,威力自然不大但里面掺加了陆安康的鲜血以及朱砂等特殊镇邪材料的补充,不说是神兵,但也绝不是妖邪敢随意咬断的。

    提前的准备起到了作用,自己多年所学在这一刻也发挥出了功效。

    陆安康心中不免有些欣喜,只是这欣喜瞬间消失,因为失去了廷掾左边胳膊的巫祝不仅没有痛苦,反倒是越发狰狞:“你当真以为,你猜不到就只有一条吗?”

    话音落,他冲着那漳河怒喊了一声。

    “河伯!该你现身了?”

    河伯?

    伴随着整个漳河出现异动,一道道莫名涌起的浪头不断撞击着漳河岸边的河提,一个身形不高,但速度异常诡异的身影从河底下钻出之后,踩着那河面鬼魅一般的跑了过来。

    “真的有河伯?”

    在那些打手中应付着的亲兵们意识到更强的危机,依旧死死将西门豹护住:“保护大人!”

    西门豹提醒道:“都别慌!”

    他将目光投向了陆安康,此刻谁都能看出这陆安康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匪夷表现,恐怕眼前一切也只有他能够应付。

    “河伯?”

    陆安康盯着那只有半人高、面相丑陋的跟一条鱼人一样的身影披着之前巫婆的衣服迅敏的冲到了巫祝身边,像一条狗一样的蹲在他手边:“哼!当我眼瞎?拿河童来骗我?”

    伴随着河童的出现,那么之前消失的巫婆尸体也就解释清楚了。原来那巫婆不仅仅不是傀儡,竟是一个河中之妖。

    以此推断,多年来,廷掾、巫祝等人之所以能让邺地周边那么百姓深信这漳河有河伯的原因,多半就是因为这只河童在暗中捣鬼,他们又在岸上添油加醋。才使得这个愚昧的时代彻底的将思想陷入了愚蠢当中。

    从刚开掀起的浪头来看,那河童的妖气很强,丝毫不弱于巫祝。

    一个巫祝,陆安康方才有了一点制胜的把握,现在又多出了一个。

    而且那河童一上来,在巫祝身边停留片刻后,便往西门豹五人那里扑去了。

    这便是说,陆安康在应付巫祝的同时,还要保护西门豹!

    “天圆地方、敕令八方,吾令到此、天下吉祥!”

    口中法咒念出,七把桃木剑尽数被陆安康投到了西门豹与五位亲兵身边,将六人团团围住,护在其中。

    “护!所有人都在那剑圈当中,不要出来!”

    河童阴邪,见人血易冲动,这是本能。

    可是他在巫祝手下三十多个打手当中穿行竟然毫无动心,就算是巫祝把它训练再厉害,也不可能摆脱这嗜血的本能。

    那便是说......

    “各自取中指血抹在兵刃上!”

    按照陆安康的吩咐,一名亲兵率先照做,手持抹了中指血的长剑朝着一个打算破坏剑圈的打手刺过去。长剑极快,那打手来不及做出反应,剑直接刺穿了他的喉咙。他痛苦的倒在地上,吐出来的血却不是鲜红色,而是黑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