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无名之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三章

    无名之人

    ————————————————————

    ......

    “他们......”

    陆安康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三十多个人!

    巫祝冷笑道:“你当真以为我会相信活人吗?”

    不是活人?

    这一次,换来了陆安康的冷笑。

    若是活人,他或许没有办法。

    倘若是死人.....

    他短暂的跳出了与巫祝战斗圈,双手迅速的掐着手印,几乎在一瞬间便将这从小到大练习的手印完成,伴随着一声:“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

    法印不强,不足以应对巫祝之流,但在那法印之下,三十多个不算是完整活人的打手却吃不消了。

    他们体内黑色的鲜血像是燃烧了一般,尽数折腾着他们傀儡一般躯壳。

    熟悉间,三十多人在抽搐当中倒下。

    “你用了什么妖术?”

    巫祝自然也给眼前画面惊住。

    “不过是驱走了他们体内的邪气罢了!”

    陆安康冷眼瞥了一眼那三十多人:“看来是用力过度,这些人多半是废了!”

    毕竟强行将邪气从体内拔出,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全身功力丧失。

    陆安康只道这是他们这些人自己的恶果,与自己无由。

    手中长刀再度挥舞着奔向巫祝。

    而西门豹等人没了三十多个打手的威胁,又有了剑圈的保护自然就安全了。几次进攻桃木剑圈无果的河童选择转身去偷袭陆安康。

    陆安康此刻正专心于巫祝的战斗,不敢分神,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河童瞬间伸长了十几倍的手臂已经朝着他的双脚抓了过去。

    几乎在那手臂要缠住陆安康双腿的时候,一道青芒突然从三十多个打手当中跳出。

    那青芒极快,快到看不到剑影,快到那河童根本就完全意识不到。

    伴随着那青色长剑,还有剑上抹着中指血,河童的头颅已然被削掉。

    甚至连巫祝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他那一刻的恍惚,给了陆安康手中唐横刀直接劈向他身子的机会。

    青色的身影步伐极快的冲到了陆安康身后,在他整个人和刀因下劈的动作弯下身的瞬间,他手中青色的长剑划过了巫祝的脖子。

    黑色淤血溅洒在空中......

    这个半人半尸的家伙,在这意外的反转当中倒下了。

    七把桃木剑狠狠插在了他身上各个角落,亲兵们放了一把火,将巫祝与河童的尸体在岸边火化。

    至于那位青色身影,正是一直跟随在廷掾身边的青衣剑客。

    “在下受君上之命,前来此地暗中保护大人!”

    那青衣剑客站在西门豹跟前,做了一个抱拳礼,向那西门豹解释道:

    “君上早知此处有妖邪作乱,生怕大人暗遭不测,所以派我提前到此潜伏在邺地势力内,于何时的时机出手保护大人安危!”

    “感谢君上良苦用心,感谢剑士出手相助!”西门豹激动的先朝着天边鞠了一个躬,那应该是给魏文侯的,随后又给那青衣剑客鞠了一个躬,毕竟救命之恩如同再造。

    青衣剑客没有拒绝、这是他所能承受的,也只有这一次。

    他收起剑,说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自当该离开了。

    他的离开代表着邺地旧势力的瓦解。

    他所做的贡献却无人得知,甚至于连他的名字都没有清楚。

    “这便是这个时代的剑客吗?”

    陆安康确认巫祝和河童彻底归了无常之后,望着那离开的青衣剑客,感慨一声后,又想到了背后布局的魏文侯。

    这位战国七雄魏国百年霸业的开创者。

    能有后来的成就,看来不单单是史书记载的那么简单。

    就像是眼前这件事,若非是亲眼见证,谁又能晓得这背后还有这样一段波折,谁又能晓得连魏文侯都出了手呢?

    对于这些问题的深思,陆安康越发开始好奇身上那个人皮路引。

    它到底出自何处?

    将自己带到这里,仅仅只是目睹这一段不简单的历史吗?

    还是它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到那日在漳河底下,自己被河中诡异的力量所困,那力量应该就是河童,也可能是三老的。但人皮路引出手,只是一下便解决了,那么它深处到底潜藏着多大的力量?

    恍神之际,亲兵们早已经将现场的一切收拾干净。

    西门豹走到陆安康身边,依旧还是那个一个问题。

    对此,陆安康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并非他不想解释,而是这件事情有很多疑问,他也是解释不通的。

    亲兵们将陆安康断掉的唐横刀拿了过来,铁匠的水平终究没有达到后世大唐炼制唐横刀的水平。这把刀在竖劈了巫祝后,就折断了。

    西门豹说可以将这刀的模版留下,因为他发现这兵器似乎比一般长剑好用很多。

    但陆安康却将它远远抛到了漳河河底,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西门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对方不愿意将此刀公之于众,他自然也不好强求。

    临了,陆安康再度问西门豹:“在此之前,你当真不相信鬼神的存在?”

    西门豹的回答依旧是:“不能相信!”

    陆安康笑了笑:“那就不能吧!就跟我,跟那位青衣剑客一样......我们的名字也不该出现在这里。”

    “为何?”

    西门豹应该是觉得他们事迹应该被记下,毕竟他们所作所为直接影响着邺地的未来。

    陆安康没有给他答案。

    三日后、陆安康休整完毕。

    西门豹因见着陆安康的刀在之前战斗中损坏,便亲自送来了另外一把刀。

    “此刀乃是我无意中得到,算是感谢阁下救命之恩!”

    刀藏于刀匣中,呈给了陆安康。

    陆安康犹豫着要不要接下,他并非是不想要,而是他不确定自己接下来了之后,这刀是否能带回去。

    甚至于......

    他都不晓得自己要怎么回去。

    ‘欲归先留’

    如今事了,应该可以回去了。

    但那人皮路引为何还是没有动静呢?

    “多谢大人相赠,就是不晓得这东西我能不能带......”

    陆安康接下那刀匣,正欲感谢时、在他的目光从刀匣抬回到西门豹身上的时候,四周的一切早就已经变了。

    停尸间?

    他人便在这悄无声息当中‘回来了’.....

    呼!

    全身的劲力像是给瞬间卸光了一般。

    陆安康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停尸间、怔在那里许久后,自言自语的说着:“就这么回来了吗?好歹......”

    让自己跟西门豹打一声招呼,毕竟相识一场。

    等到陆安康回过神,他赶紧寻找身上的人皮路引。

    它还在,只是这人皮路引的背面却出现了一个古怪的字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