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转移的尸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四章

    转移的尸体

    ——————————————————

    ......

    时间是中午十二点。

    日期没变。

    也就是说前后离开十天,共计也就一个小时左右误差。

    “这么短?”

    人皮路引上多出来那个奇怪的标记貌似就是他此行的证明。那奇怪的标记,像是某种字样。

    楔形文字?

    可是笔画与笔画之前充斥只有东海岸方才有的韵味。

    收起不能看懂的人皮路引,不远处多出来的刀匣更明确证明了陆安康这一趟战国之行是真实的。

    更加意外的是,陆安康打开刀匣时,里面还有一根竹简,应该是西门豹留下的,虽然看不懂、但多半是感谢自己的话语。接下来就是眼前这把所谓的刀.......

    乍一看,还以为那是一把汉代的环首刀,但想到它乃是西门豹相赠。再仔细一对比,只是这刀身与环首刀极其相似,窄身、直刃、环首长刀,简洁明了、纤长挺直。

    再加上结实锋利、剽悍实用,环首刀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近身冷兵器。

    而眼前这无名刀,通体暗色,明显不是普通精钢所炼制,甚至于还不属于青铜剑。

    刀身与刀柄之间有一道不明显云雀图纹,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会从里面飞出来一般。

    刀柄两侧有两只暗色翅膀,纹路清晰,栩栩如生,如同再扇动一般。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陆安康急忙把刀藏回到刀匣当中,塞到了墙角那里。

    脚步声临近,一道熟悉身影推开了门,惊奇的发现了里面陆安康:“康哥,你没走啊?”

    “我一直都在这儿啊?”

    陆安康看着门口站着的小张,此时此刻他的心神还沉浸在过去,一时间难以克制脸上神色。幸而只是被小张发现了,两三句话也就搪塞过去了。但他的心依旧被莫名的揪着,直至晚上他偷偷的将那刀匣带回到住所当中。

    虽然与父母同住在一个城市,但在两三年前,陆安康仿佛就脱离了他们家一般,确切的说是被父亲的冷厉给赶出了家门。他便在母亲的安排下住在了南郊。那里有一位过世的有钱叔叔买下的民国时期二层别墅,那位叔叔因没有后人,便将那民国别墅赠给了母亲。平日里极少去光顾,现今也只有陆安康一个住在那里。

    因为地处在南山附近的山林中,常被人误以为是鬼屋,不敢靠近。

    倒是清静了许多。

    陆安康将自己那辆二手的桑塔纳开进了车库后,便带着刀匣一路进入了二楼的书房。

    书房内摆满了从小到大陆安康父亲陆成逼迫陆安康背诵的书籍,虽然有大半他是没有背会的。但在陆成无声的安排下,这些书跟着他一起被赶到了这里。

    将刀匣放在书桌上,陆安康便趴在这些书当中寻找某样书籍,顺便打开了电脑。

    “我记得应该在这里的......找到了。”

    或许是自己独居久了,陆安康会经常自言自语,伴随着一本古书从书柜中抽出。

    从封面闪过的字样模糊的看出是一本名叫《古文奇见·兵器篇》的书籍。

    “浮屠七生、斩魄剑、犬神刀.....”

    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兵器图样闪过之后,陆安康依旧没有找到类似这把无名刀的样本。

    看着这暗色的刀,他沉思了许久之后,最终选择用手机拍下一张照片。同时还有人皮路引上的古怪文字也拍了一张。在网上搜索结果依旧是零。怪只怪东海岸历史上下五千年,太过悠久,想要查清一把无名刀的底细着实不容易。

    陆安康将无名刀放在了书房的一处架子上,便准备去休息了。虽然在现代只消失了一个消失,但在古代的七天里面,他连续忙碌,身子早已经有些乏累了。

    直至次日,电话铃声响起时,他方才意识到自己上班已经迟到了。

    电话那头是小张着急的声音:

    “康哥,赶紧过来,发现不得了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

    让这小家伙一惊一乍的!

    快速穿好了衣服,连洗簌都没有来及就赶回了南区分局停尸间,起初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结果到了才知道......

    “哥,你快看!是北区分局的人!”

    小张兴奋的指着城南市这个特殊部门,表面上他们和普通警察并没有什么两样:“这尸体已经被北区分局接手了!想想昨天那黑气,吓得我都做噩梦了!”

    那具烧焦的女尸被北区分局接走,并不稀奇。

    从她身上发现恶灵的气息开始就已经注定这样一个结果。

    可陆安康还有疑惑——

    那就是那人皮路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女人尸体里面。

    而想要知道这一切就得从这起案子开始调查。

    “老张呢?”

    陆安康在小张的带领下寻到了南区分局停尸间负责人老张,也是陆安康名义上的上司。

    “你说什么?”

    听到了陆安康的要求之后,老张惊讶的看着陆安康:“你要去案发现场?”

    陆安康能感觉到他的惊讶并非来自于自己的要求。

    很快,老张说道:“难怪北区分局那边说要尽快接手这个案子!”

    陆安康跟了他两三年,自然了解这个小子的脾气,他不轻易去案发现场,多数都是被动情况。这是他鲜少的一次主动请求去看一下案发现场。

    老张很想拒绝,因为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是他交给陆安康的。陆安康是没有做到,甚至于他都未必做得到。

    “下午三点,北区分局会正式接管案发现场!”

    老张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表:“你还有六个小时!”

    就在陆安康得到了老张的允许要出发的时候,老张顺带着补充了一句:“带着小张,这孩子缺少实战经验,更缺少你身上那股劲儿!”

    那破旧的桑塔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南区分局后,大概在半个小时后,抵达了案发现场。

    南区某处开发区。

    主动承担起陆安康助手工作的小张正念叨着现场资料:

    “这一片开发区是今年一月份初步完工,目前二次工程还没有开始!女子的尸体被发现是在昨天凌晨,看守工地的保安发现了五号楼十三层有动静,随后前去查看发现了这个被烧焦的女尸,但现场并没有任何烧灼过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